当前位置:首页 > 正文
刘宝厚:中西医结合贵在创新
2019-06-18 17:31:51 来源: 甘肃日报

  在兰州大学第二医院,88岁的全国名中医刘宝厚依然忙碌在临床一线。一周三次门诊、一次查房,一年超过8000人次的门诊量,刘宝厚保持着良好的工作状态。

  在兰大二院所在的萃英门,有一座至公堂,这里是清代甘肃贡院遗址。100多年前,刘宝厚的父亲、甘肃著名学者刘尔炘就是在这里考中举人、又中进士,踏上了推动甘肃文化、教育发展之路。

  多年后,同在萃英门,刘宝厚悬壶济世、治病救人,用自己所学医术,为甘肃群众的健康服务。

  刘宝厚出生在兰州,他对中医的感情,比他的行医路要长。

  在幼年时,刘宝厚家里有人病了,都是请中医大夫来诊治。14岁那年,刘宝厚高烧不退,家人请来了著名中医大夫柯与参为他治疗。十多天后,虽然烧退了,但他的身体依然很虚弱,柯与参又对他进行了中药调理,半年后刘宝厚完全康复。这一次的经历,让他对中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成为他日后学医的重要原因。他与柯与参的渊源,就此结下。

  1957年,刘宝厚从西安医学院毕业,分配到原兰州医学院工作。两年后,甘肃省卫生厅开办了第一届西医学习中医班,医院派刘宝厚参加,他说,“这正圆了我渴望学习中医的梦。”

  三年的系统学习,刘宝厚对中医有了全新的认知。他说,中医药学有一整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和独特的诊疗方法,中医药对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刘宝厚学习非常刻苦,潜心研读中医经典著作,他说:“那时我能够通篇背诵经典著作《伤寒论》。”三年后,刘宝厚因成绩优秀,获得卫生部颁发的“继承发扬祖国医药学”一等奖,他的毕业论文“中医肺肾相关理论是指导防止阻塞性肺病的理论依据”一文,也得到了高度的评价。

  毕业后,刘宝厚回到兰大二院,成为了一名中医大夫。他的中医学习之路并没有就此停止。刘宝厚拜曾为他治病的著名中医柯与参为师,每周1至2次跟师学习。“我的老师说过,学习中医要有‘虎穴探子’的精神,择其精华学习”,柯与参非常重视中西医相结合诊治疾病,在跟随柯与参学习的三年时间里,刘宝厚收获颇丰。在老师的带领下,他走上了中西医结合之路。

  刘宝厚在中西医结合的道路上,充满了创新精神。

  1969年,他被抽调从事慢性气管炎的防治工作,“当时我们发现紫花杜鹃有止咳祛痰的作用,就专程到兴隆山采集回来进行研究。”

  刘宝厚创新性地对慢性支气管炎进行辨证分型研究,并以紫花杜鹃为基础,根据中医辨证研制出了针对寒、热、痰湿等类型气管炎的不同中药制剂,疗效很好。他的这一辨证分型方法获得了广泛认可,后来成为国家治疗此类疾病的全国实行方案。

  上世纪70年代末,刘宝厚开始从事肾脏病专业研究,在肾脏病治疗上如何进行中西医结合一直是他研究的课题。

  经过20多年的反复探索,在临床医学中,刘宝厚逐步形成了“中西医双重诊断,中西药有机结合”的诊疗思路和模式。

  刘宝厚认为,中西医结合的关键在于找准“结合点”,标准是能否提高疗效。例如,慢性肾炎的治疗西医除对症治疗外,尚无有效的治疗药物和方法,中医中药有一定的优势,但首先必须要把慢性肾炎辨证论治的规律规范化,才能提高操作性。

  刘宝厚通过对130例慢性肾炎的临床观察,结合13项实验室指标,对其中医辨证分型规律作了深入的探讨,提出四个本证(肺肾气虚、脾肾阳虚、肝肾阴虚、气阴两虚)五个标证(风邪、水湿、湿热、血瘀、湿浊)相结合的分型方案。

  1985年南京第二次全国中医肾病学术会议将此方案采纳修订为全国试行方案,并由卫生部收入《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并获得了卫生部科技进步奖。

  他还在国内率先将血液流变学检测用于肾小球疾病血瘀证的诊断、鉴别诊断和疗效评价上,创立了肾小球疾病血瘀证的微观指标,开拓了微观辨证的思路。

  24年前,刘宝厚从工作岗位上退休。但退休之后的他依然很忙碌,“退休之后杂事少了,反倒可以更好地投入到工作中。”

  这20多年,刘宝厚一直在治病救人、带徒授课。

  赵敏是刘宝厚的徒弟,她经常跟随老师上门诊。“刘老师尽量不让门诊限号,他觉得病人来一趟不容易。”正常挂号,大夫一上午最多看五六十位病人,刘宝厚的门诊号经常一加就加到八九十号,一看就看到中午一两点。“老师一上午都在不停看病、问症状,从来不会因为病人多而有半点懈怠,对每一位病人都是那么认真。这样的工作量我们年轻人都觉得很大,何况一位80多岁的老人。”

  在临床诊疗的同时,刘宝厚还将自己的心得凝结成了一部部专著。多年来,他撰写出版了《内科诊断与治疗》《刘宝厚诊治肾脏病经验》《我的中西医结合之路》《杏林耕耘拾珍——病位病性辨证精要》《病位病性辨治心法——内科常见病症诊治经验》等7部专著。

  丁建文是刘宝厚带过的第一位研究生。有着15年国外行医经历的丁建文,2013年又回到了老师的工作室,如今他在帮助老师整理一些经验和验方。

  在他看来,老师的研究一直都在传承与创新,“刘老师通过对中医传统八种辨证方法的剖析、研究和反复临床验证,提出的‘病位病性辨证法’,既体现了中医学理论体系的基本特点,又涵盖了中医传统八种辨证方法的核心内容,达到了提纲挈领、标准规范、一种方法、临床通用、易于掌握、便于交流的目的,是中医诊断学的一大创新与发展。”

  有很多人问起刘宝厚的长寿秘诀,这时他都会笑着说:“我的长寿秘诀就是事业。我每天都在打算着明天要做些什么事,把信仰放在事业上,这样我才能每天保持积极的状态。 ”(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李欣瑶)

  (《甘肃日报》 2019年6月14日 08版甘肃新闻)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639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