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首页 >> 抵制邪教陇原在行动专栏 >> 正文
“中功”真是害人的有害气功组织
2018年08月15日 18:10:14
来源: 飞天阳光网
【字号: 】【打印

  “每当回想起习练‘中功’的这些年,我就特别恨自己,恨不得有个地缝能够钻进去。自从不慎被别人诱骗迷恋有害气功“中功”后,我先后3次被送进天水市精神病医院治疗了好几次,并险些丢了性命。‘中功’真是害人不浅,我就是要站出来揭发它,让那些不慎误入邪教的人都能够悬崖勒马,好好工作和生活。珍惜家庭、珍惜自己。”今年53岁、已退休在家的王丽萍说起这些,气就不打一处来。

  采访王丽萍,是在鲜花绚丽的6月12日。那天,王丽萍在位于酒泉城区玉门油田生活基地园区自家的住宅楼内等候笔者的到来。这是一套110平方米的住宅,室内摆放的几盆鲜花沁人心脾,整个房间打扫得干净整洁,从中折射出主人公远离邪教‘中功’后,家庭生活及精神面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故事还得从20年前说起。

  女儿患病习练有害气功“中功”不可自拔

  6岁丧母、8岁丧父的王丽萍自小由哥嫂抚养长大,原是中石油玉门油田分公司的一名员工,和徐明婚后育有一名叫多多的女孩。

  女儿多多的出生,为这个原本幸福温馨的家庭增添了更多欢乐的色彩。但是,祸从天降。经常感冒的多多,在3岁时被医生确诊患有先天性眼疾。突如其来的打击,给这个3口之家蒙上了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整天想着为女儿治病的王丽萍更是病急乱投医。

  这一切被多年习练有害气功‘中功’的同事马娟看在眼里,她不失时机地对王丽萍进行洗脑,灌输习练‘中功’不仅能替家人祈福,还能够功到病除,并可保佑一家人平安。

  就这样,王丽萍在懵懂中被诱骗进了“中功”有害气功组织中不可自拔。

  “我至今都记忆犹新,马娟说习练‘中功’,心里想啥好事都会不请自来,如果想拥有很多钱,房间里的任何一个角落就会堆满了钱。如果想师傅了,他就会穿越时空站到你的面前,只是你看不到对方而已。对于这些歪理邪说,我居然深信不疑。接下来的事情就是马娟让我花很多钱购买磁带、书籍及所谓的内部资料,每天让我想入非非习练‘中功’发展下线,我是一发而不可收拾,工作干得一塌糊涂,对于正在上学的女儿更是置若罔闻,不管不顾。徐明及哥嫂的苦苦规劝我仍无动于衷痴迷于‘中功’,徐明带着女儿选择了和我离婚,那一年,女儿10岁,上小学5年级,我35岁。”王丽萍说。

  离婚那天,丈夫和女儿泪流满面劝她脱离“中功”,但王丽萍仍然执迷不悟。

  1996年,王丽萍和企业有偿解除了劳动合同。此后,王丽萍变本加厉整天沉迷于习练‘中功’并患上了精神病。万般无奈下,2001年,徐明把她送进了天水市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

  女儿的泪水化解不了她心中的“执念”

  在天水市精神病医院住院治疗期间,徐明和女儿多多也经常去探望王丽萍。每次离开时,女儿都是哭着离开。但这一切,却唤不醒王丽萍心底深处最无私的母爱。

  “虽然在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但是,在‘中功’的迷惑下,我就是不想认前夫和女儿。我觉得习练‘中功’就是在救自己和女儿,捐款捐物也是为了表明自己虔诚的态度为亲人祈福。那些年,我的钱基本都被‘中功’组织骗了,他们还让我要按照‘教规’定期定量发展下线。女儿的病最终还是医院治好的。”王丽萍忿忿不平地说。

  发展下线,是王丽萍遵从有害气功“中功”安排去做的事情。

  据王丽萍的同事王伟讲,王丽萍迷恋‘中功’后,她们见过一次面。一个夏天的下午,王丽萍打电话约他到酒泉城区世纪广场见面。王丽萍的打扮让他大吃一惊,她穿着一件长长的道袍,脖子上挂着一串黑白相间的珍珠项链,说话也是颠三倒四的。见面过程中王丽萍一直劝说他加入并习练 ‘中功’,同事拒绝听她的说教,最终不欢而散,分道扬镳后再也没有联系,只是后来听别的同事讲王丽萍第三次被送进天水市精神病医院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王丽萍的身体开始慢慢康复。医护人员无微不至的关怀以及女儿往返无数次的看望劝说,让王丽萍彻底回心转意。

  “那天的天空下着大雨,当我从窗户外看到女儿挽着他父亲的胳膊,浑身湿透泪流满面地向我走过来时,我瞬间也泪如雨下心如刀绞。假如不是我痴迷习练‘中功’,他们也不会经常往返于这么远的路来看我,不仅耽误他们的学习和工作,更重要的是他们还要承受心灵的煎熬。我扪心自问,我还配做母亲吗?那次,我对女儿郑重承诺,以后再也不习练有害气功‘中功’了……”王丽萍哭着说。

  王丽萍终于迷途知返了。

  远离有害气功“中功”回归正途

  经过多次治疗,如今的王丽萍,终于回归正常的生活轨道,大学毕业的女儿重新回到她身边,她享受着久违了的天伦之乐,每月近3千元的退休工资,让她衣食无忧,她获得了重生,生活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对于习练有害气功“中功”那段非人的日子里,王丽萍用“不堪回首”四个字进行了总结。

  “有害气功‘中功’真是害人不眨眼。说实话,我年轻时人长得也很漂亮,还喜欢文艺,是单位的文艺骨干。但是,自从误入歧途习练‘中功’后,被上线洗脑洗得连自己女儿都不管了,整天就想着如何习练‘中功’,如何向上线表忠心捐款捐物。现在回想起来真得很后怕,好在我已经是回头是岸了。否则,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我自己都不敢相像啊。”王丽萍不停地摇头说。

  习练有害气功‘中功’这些年,王丽萍基本属于和外界隔绝的状态,其中,被骗捐款捐物不计其数。至今,王丽萍自己都说不清楚曾经被有害气功“中功”组织骗了多少钱。

  “我就是后悔自己清醒的太晚了,觉得对不起前夫,更对不起女儿,现在,我也常常自我反省,假如我当初远离有害气功‘中功’,我们的家庭也不会散。我70多岁的哥嫂就经常对我说,这是从来没遇到过的好社会,天下太平,不缺吃不缺穿的,我每月有固定的退休金。现在党和政府的惠民政策又多又好,我要好好活出自己的精彩,照顾好女儿和哥嫂,再也不给社会和亲人添乱了。”王丽萍说。(博雅)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3275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