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首页 >> 抵制邪教陇原在行动专栏 >> 正文
门徒会害的我差点离婚 (车娟娟自述)
2018年05月15日 15:56:06
来源: 飞天阳光网
【字号: 】【打印

  我叫车娟娟,家住张掖市高台县新坝镇新坝镇新生村,1982年5月12日出生,今年36岁,初中文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妇女。我们家以耕地为生,生活不富裕,加上儿子身体不好,时常有病,村里出去打工的人也越来越多,为了增加家里的经济收入,我和丈夫一商量决定我们二人一起到兰州去打工。

  2011年4月底,我和丈夫兰州打工期间,遇到在外打工的表姐戚秀兰。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眼汪汪,何况我们遇到的还是表姐,亲热劲就甭提了。我们夫妻当晚就请表姐在一个简陋的小面馆吃了顿饭。表姐知道了我们的住处后,隔三差五的拎着熟食找我们夫妻一起吃晚饭。

  过了大概半个多月的时间,表姐说自从她信了门徒会后不吃药,祷告就治好她的腰椎。当时,我没有把表姐的话当回事。后来,表姐到我这来的次数多了,她每次来都和我讲某某加入门徒会后用祷告治的方式治好了身上的病。时间一长,我觉得加入门徒会不但不搭什么,还能用祷告的方式治好病,得到“神”的保佑,而且我儿子还体弱多病,不觉心动,觉得不妨加入门徒会去试一试,通过祷告给儿子治一治身上的病。这样我由不知道,到听说有门徒会,及门徒会能通过祷告的方式给人治病,到通过试着加入门徒会,用祷告的方式来给儿子治病,这期间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我是上发表姐的当,被表姐洗了脑,催了眠。

  刚开始我参加门徒会,我丈夫一点也不知道,他以为我和表姐一起出去玩了。时间一长,我动不动就后半夜回来,就被丈夫察觉出来了。在丈夫的追问下,我就把参加门徒会的事告诉了丈夫。我丈夫对门徒会也不了解,当时也没有把我参加门徒会的事当回事。

  我和丈夫出来打工就是为了给家里多挣点钱,增加一下家里的经济收入,改变家里的经济状况。这样我和丈夫在打工期间都省吃俭用,该省的都要省。为了攒钱,平时我除了一天三顿饭连零食都舍不得买。参加门徒会后就一样了,要向“神”献爱心,要缴纳“慈惠钱”等等,而且“交的钱越多,将来神赐给的福越多”。我痴迷上门徒会后,一个月之内竟然交过3000多元钱。我这样糟蹋祸祸我们夫妻用汗水和力气挣的辛苦钱,我丈夫知道后非常生气,为了让我离开门徒会,他把我打发回到家里,他一个人留在兰州打工。

  回到家里的我早已陷进深渊成为门徒会的忠实信徒。因为深陷门徒会,我每天都穿梭在村内村外跑到亲朋好友家里去“传福音”。儿子头疼脑热,感个冒,发个烧,我就用祷告治病的方式给儿子“驱魔赶鬼”,儿子本来就体弱多病,让我这么一折腾,身体更加虚弱。我为了交奉献款,“慈惠钱”经常以给儿子治病为借口,从丈夫那里要钱。丈夫一听给儿子治病,毫不犹豫的把钱打给我。我先后在村里发展了两名信徒。她们交的奉献款,“慈惠钱”都让我交给了表姐他们。

  一次,我儿子高烧不退,我就在家里给他祷告治病,并叫来我发展的两个成员一起给儿子祷告。我认为儿子的烧不退是他身上的罪造成的,我让他向神请罪,儿子表面上应付我。一来二去,孩子的爷爷和奶奶知道了这件事,让给儿子送到村卫生室找医生给打针,我不同意。儿子的爷爷一见这种情况,急忙打电话把我丈夫找了回来。

  我丈夫回来后,一看儿子高烧烧的无精打采的样子立即把儿子送进了村卫生室。卫生室的医生说我儿子已经烧成了大叶肺炎。丈夫一听非常生气,问我为什么不早点把儿子送到卫生室让医生给打针?我说儿子高烧不退是他身上的罪造成的,我在给他祷告治病,让他“挖罪根”,他不“挖罪根”所以他的病不好。丈夫一听,肺都气炸了。他生气的说“儿子没有犯法有什么罪!你这是胡扯!儿子住院需要钱,你一分钱也拿不出来。我平时给我的钱都哪去了?”我说都献给了神。他说:“儿子没有病你管我要钱给儿子治病。儿子被你折腾的要住院治疗,你却一分钱也没有,他要你这个妈有什么用。你这么败家娘们,我要你这样的媳妇干什么。”当时,丈夫不但打了我一顿,还要和我离婚。

  我一个农村妇女,除了会种地,根本没有什么技能和本事。我们这个家都靠我丈夫。他提出离婚让我感到有很害怕。我说:“我不离婚。”我丈夫根本不听,把我撵回了娘家。他告诉我,儿子出院后咱们一起去办离婚手续。

  我回到娘家后,竟然在娘家的村里传起了“福音”,被人举报抓进了派出所,受到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处罚结束后丈夫也没有去接我。我是被弟弟领回娘家的。

  这样一来,我成了镇里村里的重点转化对象。镇干部和村干部为了促进我转化,每周都和我谈心,当他们得知我丈夫要和我离婚的情况后,找到我丈夫,劝说我丈夫不要和我离婚,一起做我的转化工作。我的父母也说我,有好日子不过,有家不管,信什么邪门歪道,把家都给折腾没有了。期间,我所在“小分会”却没有人来看过我,找过我,这让我非常失望。后来,帮教人员到我娘家回访,每次他们都用真实的案例教育我,亲戚们也都参与了进来,一起帮教我。特别是我父母,他们担心我丢了原来的家。每次帮教人员来我娘家,他们都把我儿子带来看我。人心都是肉长的,真情感召下,我终于醒悟过来。镇里的干部知道我的情况后,又主动的找我丈夫,做我丈夫的思想工作,我丈夫看到我彻底转化过来了,也不提离婚的事了。最后我被镇里的干部送回了家。

  感谢党和政府对我关心和爱护,如果不是帮教人员苦口婆心的帮助,动真心,用真情,我丈夫就和我离婚了,我的家庭也就破裂了。现在想起来,我特别感到后怕,也特别感谢党和家人,是门徒会害的我差点离了婚。(孟丽莉)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2835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