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正文
牛肉面 漂泊异乡对兰州的思念
2017年12月18日 16:08:02
来源: 兰州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兰州偏北白塔高垂

流淌不尽滚滚向前的黄河水——题记

  低苦艾的一首《兰州兰州》唱活了这座地处北纬三十六度的城市,以至于酒吧背着破木吉他吟诵的文艺青年一直认为,兰州总是在清晨里出走。在那些没坐过兰新线横跨秦岭穿越黄土高坡的人心中,董小姐手里的香烟就是那朦胧的蜃楼,伴随着深夜陌生人的小调,化为对伫立西北大地迷离雄浑而又古朴苍凉的兰州的幻影。而对于在异乡行走的兰州人来说,一切对故乡放不下的依存和甩不尽的留恋都将在清晨缭绕不绝的雾气里化为一碗“攒劲”的牛肉面。在家乡兰州的夜半,街上大大小小的面馆便已经亮起了炽热的灯光,在漆黑如墨的深夜里显得格外温暖惬意。师傅们要开始熬汤了,新鲜的牛骨去腥,汤在锅里翻腾,配上牛羊肝增味,不断冒出的气泡由小变大逐渐膨胀到极致而破碎,随之带来扑鼻的浓郁气味,沁入心脾,十里飘香。

  早起的人拖着疲惫的身子摇着混沌的脑袋走到阳台,双手打开窗户,骨汤的诱人香味从鼻尖进入,融进血液,直指心里深处,再慵懒的人都应该清醒了,因为他们知道要出门吃“牛大”了。

  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也没有什么好选择的,兰州的牛肉面店开遍街头巷尾,随便一家底汤都用心来熬煮,进门买了小票,拿到拉面师傅面前,说清自己要毛细二细韭叶还是大宽、荞麦棱子,多辣还是少辣;便可以待在窗口面前欣赏拉面的艺术了。

  一百年前牛肉面的创始人马保子和面时创造性地在面团里加入了蓬灰,这一妙招使柔软的面团更加富于弹性,经过千锤百揉的面团在师傅手里翻转,跳跃,全部的工序都必须由人工操作。要拉出好的面条,拉面师傅必须得有过硬的手艺,臂力过人是一点,刚中带柔的力道控制更是检验一个拉面学徒是否出师的基本标准。面团在师傅灵巧的手势变化中逐渐消失了本来的模样,苍劲的力道让它从圆变直,从厚变薄,从短小到细长继而变成一缕缕丝状的面条。

  面条被甩起来了,面条宛如流云,面粉飘若白雪,一分钟的时间案板上的白面团就已经变成了大锅中翻腾的面条。一筷子一碗面,捞起放入碗中,浇入早就熬到火候,清而不浊的大骨汤,再舀上适当红艳艳的辣油,撒上葱花,配料师傅一系列手势似行云流水般迅速敏捷,绝不会让等待的客人继续饥肠辘辘。

  兰州牛肉面凭借柔韧滚烫的口感令品尝过的人赞不绝口,一碗绝佳的地道牛肉拉面的成型讲究“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五黄”,具体来说便是汤汁清爽,萝卜白净,辣油红艳,香菜翠绿,面条黄亮五个特点。这五点已经成为了每个兰州人萦绕心头的咒语,随着一代代出走的人踏遍大江南北,来检验陌生地域上那些自号为正宗面店的口味。

  每逢佳节倍思亲,在外漂泊的游子们总是在逢年过节月下柳梢之时将征服星辰大海的壮志豪情抛之脑后,继而在陌生的城市走街串巷来寻找来品尝来回忆家乡的味道,以取得心灵的记忆和内心情感的回甘。恰恰幸运的是,兰州牛肉面它甘于平凡,不做高岭之花,让兰州人也好非兰州人也罢都可以打着正宗二字的名号让面馆开遍祖国的山川大地。有高档的,冠以雅称,开在城市的精华路段,价格也比故乡的高了一倍,同时也有无华低廉的苍蝇馆子,开在车站开在小巷,这些面馆装修不同口感不同调料轻重不同,却也做着同样的食物,虽味道离家乡的正宗相差甚远,但也算聊慰了异乡人空虚的胃和苦寂的心。

  清晨,挑起一筷子面条,热腾腾的香气在略带冷意的空中升腾,形成一道道水雾,凝结着这座两山夹一水之城的特有文化。面条早已走出形式给它带来的束缚,更多的夹杂了兰州人细微却又绵长的敬畏情感,呆在兰州的人早已经习惯了它的浓香而为它在清晨中出走,那些走出兰州的人却在异乡街头不断徘徊,遥望西北,在一个又一个夜晚默默思念默默追忆。

  没有一个兰州人可以抛弃牛肉面,无论遥远的过去,无论不久的将来,兰州偏北,白塔高垂。(辛颖)

 

 

( 编辑:张静)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2129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