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正文
兰州金城管家家政服务有限公司
2017年11月16日 10:50:02
来源: 华龙证券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四、文摘报道

    互联网+创业

    一个电话点燃创业激情。

    张绍卿是这个团队的核心,大家习惯叫他“卿哥”。团队的小伙子们告诉记者,张绍卿算得上是站在互联网最前线的人,就在今年年初,当o2o在北上广深风靡时,他正就职于百度的lbs事业部,负责百度地图国际化项目的研发。“卿哥”告诉记者,“当时打车行业最先引领o2o热潮,此后滴滴打车、一号专车、神州专车、易到用车、快的打车、微微拼车等产品接踵而至,接下来又是以打车为大行业并进行了细分,先后有快车、顺风车、打车、专车、拼车、云班车等,最后甚至一号专车推出了打飞机业务,创新程度令人耳目一新。正是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兴起,用o2o模式重新改变身边的传统行业,也让我们嗅到了互联网新发展格局带来的商机。”

    团队中,性格沉稳的孙宝灯负责内部管理及保洁员培训。采访中他兴奋地告诉记者,就是“卿哥”满怀激动的电话,将大家紧紧地团在了一起。“当时老大在北京给我通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就是这个电话把我们带入了一个全新的领域,大家的创业激情一下子被激活了。当时想法一出,大家立马分头行动起来,筹集资金、租办公场地、招聘员工……热火朝天地干起来了,大家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趁风口做一番事业的时候到了!”孙宝灯愉快地告诉记者。

    “创业之初,最缺的就是资金,我们都尽了最大努力筹钱,每花一笔钱也是分外仔细。现在我们做的互联网+家政的项目,虽然是时下比较热的项目,但却不是一个全新的项目,因为在全国已有17家运营相当成熟的平台。”张绍卿告诉记者,他们花了整整三个月时间先后调研了兰州的生鲜配送、洗衣、家政、房屋租赁、拼车等行业,认为很有市场前景。但同时大家也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当o2o在中东部地区遍地开花,就连西安、成都等距兰州较近的城市都发展得朝气蓬勃时,西北地区却显得格外寂静。而这个调研的结果也令大家异常兴奋。整个采访中,从他们沉稳的气质到认真的态度,很容易让人对这个九零后创业团队刮目相看。

    创业路上的酸甜苦辣。

    当聊起那段充满激情的三个月调研时,大家似乎都有很多有趣的经历要与记者分享。“当时为了解兰州本地的家政服务,我们会隔三差五地请保洁来打扫,发现上门的保洁都不是很专业,比如到了家后很多人会脱掉体面的外衣后换上一身经得起造的脏兮兮的衣服,当时我们就在想为什么不能换上一身崭新的工服呢?有的人在保洁的过程中一会儿要抹布,一会儿要扫帚,擦到稍微高点的地方还会要求业主帮着扶着凳子,当时我们就在想,保洁工具不是应该进门前就带全的吗?感觉一个流程下来,没有被服务的感觉。在我们匿名试用的过程中,发现大部分家政从业人员或多或少地存在同样的问题,像坐地起价,服务意识薄弱、肆意迟到……这些细节反过来也给了我们启示,以至于我们现在采用标准流程去规范宝洁的全过程,给客户称心的体验。”负责市场推广的黄涛告诉记者。

    双休日,“金城管家”的主创人员都会雷打不动地做地推。对于很多人来说,不少人听到互联网家政可能多少有点云里雾里,在靠近北京华联的地推点上,记者看到了黄涛正在不厌其烦地向路人推介金城管家的app和业务内容。

    “大热天的,做地推是不是挺难的?”听到记者的话,黄涛的话匣子一下子被打开了,“做地推确实挺不容易的!就拿找物业来说吧,总不能张口闭口说自己做的是o2o项目、互联网+的概念,可即便说了,估计听懂的人也没多少。当我们用家政公司来介绍自己时,情况更糟,几乎所有的物业都存在先入为主的心理,认为我们是那种随意乱贴小广告、服务质量无法保证,还会坐地起价的小公司。跑市场的过程中遇见过愿意拿出耐心给我们介绍的机会,可听到最后就直接来了句,如果我帮你们做推广出了问题找谁?”黄涛无奈地告诉记者,“现在我们只能在广场或街道做做推广,但感觉像是摆地摊的摊贩一样,得时刻保持着灵敏,随时观测有没有执法人员的到来。由于我们没有雄厚的资金,除了做地推,别无选择,虽说广播、车厢、电视台等渠道的广告效果好,但我们只能望洋兴叹,因为我们烧不起高额的广告费!”

    互联网家政离不开标准流程。

    长时间的调研使他们对o2o宗旨的理解开始慢慢形成,大家深刻地感觉到,做互联网家政需要行程一套完整的服务流程和服务培训体系。相比于传统的家政公司,他们统一称家政从业人员为“保洁师”,可以凸显对员工的尊重,之后再是统一着装,统一保洁物品,统一服务流程。记者了解到,他们的服务小到敲门大到打扫顺序都有着严格的操作流程。就拿敲门这个简单的事儿来说,为了给用户带来舒服的感觉,他们要求保洁师进门前先轻敲三下,之后静静等待10秒,如果没有动静,再轻轻敲三下。

    “要形成标准流程其实挺不容易的,由于部分保洁师文化程度低,而且很多人在这一行干久了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方法,不少人行业诟病已经固化。好不容易招够了人开始培训,无奈的是我们花高薪从北京请来的专业保洁师却在讲课的过程中遭到了百般的刁难,培训一度陷入混乱。比如老师建议擦地用长扁形的日式拖把,但新招的员工却认为只要拖把干净,不掉屑,用力擦就能轻而易举地擦干净,根本用不着从清洗的工具开始就做出那么多要求。老师在上面讲,员工在下边又是摇头又是窃窃私语,在讨论阶段有的人甚至扯开嗓门吵了起来,当时的情况真的超出了我们的预想。记得北京请来的保洁师也无奈地告诉我们,在北京培训时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弄得我们非常难堪。”负责培训的孙宝灯告诉记者。

    有了前车之鉴,大家意识到招聘“老人手”行不通,保洁团队必须重新招从未接触过这个行业的新人。可在招人的过程中,大家又是四处碰壁,拿着印好的传单四处找人却没招来一个人。这又是为什么呢?是开出的薪水不够诱人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于是,他们开始将传单上的月工资从3000元涨到5000元,而且不提成,可结果还是招不来人。团队一时间陷入了思考。好不容易来了一个人,张口便问,哪有那么高的工资,干家政公司的哪有不提成的?不提成你们怎么挣钱……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对于开出的优厚条件很多人误以为是个幌子。如今,金城管家已经培训并考核通过了30多个保洁师,个个用户好评度极高。

    年轻没有失败。

    采访中,团队成员告诉记者,目前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资金和政策扶持。起初,大家认为电子商务目前大的政策环境好,可以一展身手,可结果却发现在现实中却是困难重重。例如很多电商方面的优惠政策,等到了真正申报的时候,发现申请的流程相当复杂。另外,在资金筹集及市场推广方面都存在很多现实的困难。

    “我们最重要的优势是我们年轻,而我们自己就是互联网+的受益者,我们不信兰州做不成互联网+”张绍卿坚定地告诉记者。整个采访中,这群九零后大男孩认真、踏实、努力的创业热情深深感动着记者,就像他们所言,他们拥有互联网+的利器,又是兰州第一家互联网+家政,没有理由不成功!打心眼里,记者祝福这一群为了梦想拼搏的年轻人,希望他们在不.断地努力中迈向成功!

    (摘自兰州日报2015年8月19日14版)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 编辑:张静)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964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