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首页 >> 抵制邪教陇原在行动专栏 >> 正文
邪教实施心灵控制的手段及应对措施
2017年08月23日 10:40:34
来源: 兰州日报
【字号: 】【打印

  邪教组织对其信徒进行控制最主要的手段是心灵控制,也就是习惯上被称为“洗脑”的精神控制术。要帮助被邪教洗脑的人,就需要知道如何被洗脑的。关于洗脑的知识主要是来自于美国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政治洗脑研究,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最先提出“心灵控制”的概念,这是美国情报机构从事谍报活动时经常使用的方法,意指用一种特殊方法打破人的固有信念,其理论是建立在条件反射学说理论上,采用强化的方法,对人的心理活动(情感、认知和行为)给持续性地影响和控制,使之服从操纵者的意愿,建立新观念并逐渐形成思维定势的过程。

  美国著名邪教问题研究专家斯蒂芬·哈森(StevenHassan)在其反邪教著作《与邪教思想控制作斗争》、《解脱束缚:使人们能够为自己思考》中,归结了邪教组织洗脑的基本措施和手段,他从行为、信息、思维和情绪这四个维度提出对洗脑和思想操控的分析模式(称为BITE模式)。该模式被邪教组织学习利用,将其作为心灵控制手段运用于信徒身上。

  对信徒的“行为控制”

  哈森认为,心灵控制(洗脑)的第一个方面是对信徒“行为控制”。行为是直观的,在一定意思上,只要控制了人的行为,也就实际控制了他这个人。洗脑都是在对人实施有效的人身控制后才发生效用的,没有人身控制很难达到心灵控制。人的身体和心灵是表里合一的,邪教控制信徒行为的方法是制定严格的作息时间,强制参加各种经过精心安排的活动,如劳动、学习、小组讨论、相互交流。并且,在实践中,邪教组织在洗脑时为信徒安排的活动是一个接着一个,几乎不让信徒有空闲时间反思这些活动的意义。而且,还要对信徒的衣服、发型、饮食方式等个人生活习惯都有所规定和要求,要求他们以同一模式来生活。再就是利用人的虚荣心和好胜心,不断搞评比、树模范、学榜样等。通过行为控制,信徒逐渐就被邪教组织所同化,被组织规范所改变。

  对信徒的“信息控制”

  “信息是现代社会的氧气,它可以从有铁丝网的墙缝里逸出,穿过装设电网的围栏”。控制了人的信息来源,人的心理活动就不能正常进行,不能对所处的环境进行正确的判断。信息控制有多种方式:一是控制信息来源,不让得到某些信息;二是不允许评论邪教组织,不允许散布怀疑教主的言论、不允许接触叛教者;三是组织对外宣传的信息和内部交流的信息是不同的,对外用“自由、平等、真正、成长、幸福”等人类追求的价值吸引新的成员加入,对内再进行组织纪律教育;四是组织内信息分层保密;五是使用一种内部的,只有他们自己能懂的语言,用语言定型思维,加强“我们”与“外人”的隔离。

  邪教信徒一旦加入邪教群体,就会被切断原有信息源和对这些信息源的解释。邪教组织将个体与原有的参照群体相隔离,人们与亲戚朋友(以前的参照群体)的一切联系就会被切断。邪教有很强的排他性和封闭性,把人置于极少有信息变化的单调环境里练功,隔断与家庭、社会的联系,练功状态也是一种自体的感觉拘禁状态,它使正常信息量摄入减少、感觉敏锐性降低、思维认知功能紊乱、心理服从性增强,当新成员与他们先前的价值系统和社会结构失去了联系,他就把自己视为一个群体成员而不再是一个有思维能力的独立的个体,这时他就完全实现了对邪教组织的依赖,从此他惟一做的就是服从组织要求。

  对信徒的“思维控制”

  邪教组织通过对信徒的人身和行为的控制,切断信徒与原参照群体的信息交换后,就会不断地向信徒灌输黑白对立的世界观,不是天使就是魔鬼,不是正确就是邪恶。有利于组织的行为和思想得到组织的肯定或奖励,不利于组织的行为和思想被组织否定或惩罚。不久,被操纵者便形成一套新的行为规范和思想态度,然后持续强化的邪教观念慢慢地就从无意识向意识层渗透,对邪教的价值观认同性增强,而排斥其他观点和理论。在实施心灵控制的组织中,个体总是错误的,组织是崇高的,外部世界总是低级的,邪恶的。

  邪教组织在控制思维过程中还逐渐发展出一套供内部使用的专业术语,专业术语可以达到强化和自我说服的目的,强化个体对所倡导理论的使用,并增加他们与正常社会的隔膜。如果组织外部的他人用正常逻辑说服他,他就会用自己的这套逻辑对待别人,直到这种思维模式成为根深蒂固的思维定势。被操纵者长期处于这种氛围中,很难达到自我认知,难以走出这种心理误区。

  那么,如何帮助信徒摆脱心灵控制呢?

  第一,远离一切与邪教组织有关的环境、物品与人,然后设法让他们重新回到原来生活的圈子。在帮助邪教成员摆脱邪教组织的过程中,家庭、基层政府组织和社区以及专门的社会机构扮演着重要的角色。通常,家人和社区是最早发现受害者行为异常的,他们了解受害者的思维、感觉和行为方式。邪教受害者通常自己没有正常的判断力客观地看待邪教团体、邪教领袖或邪教信仰。因此,受害者的家人和所在社区基层必须发挥作用,可以采取必要的强制手段,通过空间隔离,尽可能切断受害者与邪教团体之间的联系,减少邪教组织及其歪理邪说对受害者施加的影响,经过一段时间后,邪教组织强加给信徒的心理暗示就会逐渐失去作用,普通受害者慢慢也就摆脱了因邪教团体长期“洗脑”造成的精神控制。

  第二,利用社会支持的力量帮助其逐步摆脱心灵控制。社会力量的支持有两种,一类为客观的、可见的或实际的支持,包括物质上的直接援助、社会网络、团体关系的存在和参与,如家庭、婚姻、朋友、同事等。另一类是主观的、体验到的情感上的支持,指的是个体在社会中受尊重被支持和理解的情感体验和满意程度。可以借鉴心理学上的团体治疗模式,由邪教受害者、家人和亲近朋友、合法宗教领袖和心理咨询治疗专家召开团体会议,会议尽可能在善意、尊重和支持的气氛中讨论邪教团体是如何利用受害者并使其受害的。这种团体会议可以营造和谐的社会、家庭人际环境,建立相互信赖关系以及尊重本人的心理感受和最初练功时的真诚动机,不否定他们的个体体验,消除其焦虑、烦躁和矛盾心理,使之摆脱对立和敌意,感觉到精力恢复,建立回归正常社会的欲望。另外,团体会议以及社会支持系统尽可能组织邪教受害者多参加有益的社会或集体活动,扩展生活视野,激发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命的珍惜,脱离邪教教友,不再封闭于邪教意念中,使邪教受害者在思想、情感、体力等方面得到锻炼,这样就可以使邪教受害者者慢慢走出邪教的心灵控制,回归社会。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1528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