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甘肃网视 >> 正文
王光明:笔墨当随时代
2017年05月23日 10:06:39
来源: 新华网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人物简介:

    王光明,笔名木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首都博物馆画院副院长,清华美院书画高研班导师,安徽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安徽省中国画学会创会理事,北京凤凰岭书院中国画创作院艺委会委员,凤凰岭美术馆驻馆画家。

    出版有:《王光明水墨人物画作品集》、《王光明画集》、《名家名画----王光明水墨人物作品》、《王光明人物画精选》、《王光明水墨画》、《王光明戏剧人物小品集》。 

    新华网:中国画注重写意性,您在绘画创作中是如何恰当把握“形似”和“神似”这样一个尺度的?

    王光明:中国画很强调写意性,但不是单纯用大笔头的东西表现出来就是写意。自古到今,工笔绘画和现在大笔头的写意画都是写意性的。这个写意性不是把自然的、真实的物象再现出来,它是画家在看到、感受过自然界、人文的“物”以后,再把自我的感受用绘画的方式表现出来。当然这个方式是用更加提炼、夸张的手法去表现,这可能是意境的原本。但是现在绘画中出现了一个问题,我们用其他的设备代替了绘画本身,更有甚者代替了思考,这就远离了写意的原本。中国画最注重的是笔墨,我觉得首先要搞清楚一点,到底中国画的写意精神是什么。

    新华网:您说自己的作品具有两面性,既有突出强劲有力的,又有体现生动细腻的,作品面貌的多样性对您艺术风格的把握和定位有无影响?

    王光明:我是安徽人,安徽是南北交界的地方,我的笔墨还是受到南方的影响,画面中水分的运用,细腻的东西体现的比较多,我认为它有一定的好处但也是我的弱点。尤其是大的主题创作,画面太小桥流水在作品中的表现力就会弱一点。所以我尽量让北方绘画雄浑的东西进入画面,加强反差和感染力。除了能表现一些张力很大的大题材东西以外,我也很注重小作品的绘画。细腻的、微妙的东西是我的强项,也是我的人生阅历造成的。我的绘画《童年趣事》,里面有很多小孩,就是我小时候孩童们的生活状态。还有我画了《江南雨巷》,完全就是皖南、浙江烟雨茫茫的感觉,我尽量找到比较细腻的语言来表达。当然我绘画里面还有传统的东西,文人高士、雅仕,还有戏剧人物,我都尽量从两方面来体现,这也是我性格里面所包含的东西。

    新华网:我们都知道艺术源于自然高于自然,还有人说艺术是朴素的自然表现。您怎么看待这两者的融合?

    王光明:艺术肯定是来源于自然和基本生活的,这一点不能脱离。为什么现在很多作品不感人、不能打动人?虽然这个时代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优越性,但我们必须走进自然去体悟、体会,了解绘画对象才能充分的表现它。所以说生活是画家创作的源泉和根本,我们作为艺术家就是要走进生活,多感受他们。这才是作为画家应该做到的事情。

     新华网:您的作品大多体现的都是继承与发扬经典传统的水墨画,您觉得笔墨未来发展的出路在哪里?您如何看待笔墨的创新?

    王光明:中国绘画的文化体现、品味高低都是从笔墨里体现出来的。从我的创作过程中理解,造型不管是人物还是山水、花鸟,它都是笔墨的依托和载体。首先要把描绘物象的能力锻炼好;其次要把借助载体理解到位;最后这些问题都解决了要进入创作过程的时候,那可能就是技术性的东西,笔墨精神的体现也就很重要。目前有一个问题,传统笔墨延续了几千年,我们都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去继承它,或者说我们尽量的想加进去一点自己思考的东西。

    笔墨当随时代,在这个时期体现的比较充分,要根据造型的要求进行一些拓展。现在有一批年轻人,他们画的东西越来越新,他们有思想,有自己对绘画的理解、对世界的理解,他们把这些东西糅合到绘画里,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年轻人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找到一种新的绘画理念,我觉得很有必要,相信以后会越做越好。

    新华网:目前,您已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笔墨艺术道路,未来打算做新的不同的尝试吗?

    王光明:这个问题我有想过,跟年轻的画家接触过之后,他们对我有很大的影响。画家要有社会责任感,要把握好传统文化的继承,要把我们了解掌握的这套技术传授给下一代,包括我们现在在做的一些公益活动。因为我本身就是做人物大型创作的,把中国文化的笔墨精神带进创作中去,这是我自己追求的东西。目前能掌握这个技术的人越来越少,笔墨的掌握需要长时间的历练才能正确的把握。在创作的时候我也和朋友共同探讨怎么才能把传统文化、笔墨精神运用其中,一边商量为社会做点事情,一边研究我们的文化精神。(专访人:甄馥睿 信江 王生元)

   

( 编辑:信江)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71121240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