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正文
兰州万达影城
2016年11月23日 15:36:41
来源: 兰州万达影城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看来最先让真相大白的似乎还是你,

  你到底是……?

  我叫江户川柯南,是个侦探。

  ▽

  1996年1月8日,日本读卖电视台播出《名侦探柯南》TV版首集——云霄飞车杀人事件,就在那一天我们的新一变小了。此后,柯南似乎再也没有长大,连同我们内心的某一部分一样。

 

  柯南那几乎可以上天的滑板和背后的闪电,毛利叔叔早该被扎成筛子的脖子,小兰可以躲开子弹打穿墙壁的空手道,博士那翻译过来永远不知所云的冷笑话猜谜,目暮警官永远扣在头上的圆帽子……你都还记得吗?

  还有不是主角却几乎每集都出现并保持微笑的他...

  真実はいつもひとつ!

  电视机里操着一口台湾腔的国语版柯南应该是我们和柯南最初的相遇。

  小时候虽然每次看到死人镜头会用手捂住眼睛,但又忍不住从指缝里偷瞄,鬼屋杀人事件、山庄绷带怪人杀人事件、诅咒假面的冷笑……多少个晚上因为柯南害怕得睡不着。

 

  后来家家都有了电脑,才发现原来还有日语版柯南,于是果断嫌弃嗲嗲的"小兰姐姐""柯南君",那个时候谁还看国语版就会被嘲笑,大家都可以流利地说出"新即次哇一次墨黑多次",配以食指指前的无比熟练的姿势。

 

  多少遍都不腻的剧场版

  在发现除了24分钟短小的推理,还有个跟电影一样的剧场版后,我们如饥似渴地补完了所有错过的剧场版。

 

  最疯狂的一次是一个下午先看了第14个目标,再看了瞳孔中的暗杀者,接着又看了一遍,原因是看了第四部就忘了第二部,到现在还以为有部剧场版讲的是有个变态的心理医生要杀十四个人。

  后来喜欢上怪盗基德,看了《魔术快斗》都还嫌不够,就把柯南所有有怪盗基德出场的集数找出来重看一遍。所以特别喜欢世纪末的魔术师,基德新一强强联手,当高潮时那熟悉的音乐响起,整个人不禁振奋起来。俄罗斯国王的宝藏在地下墓室流光溢彩,更加难忘的是两人的联合作战,以及最终基德变成一群鸽子飞走的场景。

 

  最喜欢的还是贝克街的亡灵,福尔摩斯、开膛手杰克、18世纪末烟雾弥漫的英国,这种设定简直不能更棒。

 

  还不得不提的是迷宫的十字路口,因为它从此爱上了京都,樱花,还有平次和叶这一对欢喜冤家,仓木麻衣的time after time我已经能边弹边唱。

 

  它让我们爱上了这么多

  因为通往天国的倒计时爱上了富士山,因为战栗的乐谱学会弹amazing grace,因为漆黑的追踪者立志要去东京铁塔,因为侦探们的镇魂歌跑到香港海洋公园坐那个冲到海里的过山车……

  仓老师的歌secret of my heart,summertime gone,always……也成为了我们的手机铃声,她的声音不断盘旋在播放列表和那段时光的上空。

  你看,它带着我们爱上了这么多。更别提因此看完福尔摩斯探案集,看江户川乱步,甚至为了基德开始学变魔术了!

  新一是严肃而完美的帅,基德是拉风。

 

  站的cp是快新(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但还是支持官配新兰——小哀太让人心疼以至于不舍得把她给任何一个人。也因此,年少的我们学到了无数的表白方法:

  要在生日时去摩天大楼里的影院看午夜场,不能剪断指尖的红线;

  要在学园的话剧上扮成骑士给公主一个深吻;

  要把恋人带到计时喷泉的中央,倒计时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要在游乐园顶端飞奔时大声说“我喜欢你,喜欢你,比地球人任何一个人都喜欢你”;

  要用小提琴拉出只有她才能听出是你演奏的amazing grace;

  要在大本钟下拉住她的手:"即使是名侦探,也无法推断出自己喜欢的女孩的心思啊"

  ......

  想象着想象着,都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不变的柯南 长大的我们

  17岁之前,我安慰自己,你还没到新一小兰那么大。

  17岁之后,我开始有点惶恐,柯南哥哥终于变成了新一弟弟。

  我怕我会像很多大人对动漫的态度一样,开始觉得它幼稚,渐渐地让这个陪伴了我十多年的朋友模糊在记忆中。

  但现在一切依然照旧,我们还是一边吐槽还不完结,一边一集一集追着看,我们还是会和周围的朋友约着去看剧场版。我开始渐渐明白,无论几岁十几岁还是几十岁,柯南都是我们的纯真堡垒。三观正到爆的主人公,不算精妙但一尘不染的灵动推理,即便有黑暗存在依旧一遍遍告诉我们:

  "人救人是没有理由的"

  "把犯人逼上绝路,

  这样的侦探和杀人犯有什么区别呢"

  "福尔摩斯说:为了大众的利益,

  我愿意迎接死亡"

  ……

  我无比怀念二十年前的明天,和那天看到柯南的你们。可能就在那个时候,放学了的我们打开电视机:

  我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当我跟青梅竹马的毛利兰一起到游乐园玩的时候,却目睹了黑暗组织的交易现场,专心看着交易的我,却忽略了从背后而来的另一个同伙,我被那个人强行灌了毒药,等我醒来时,我的身体已经缩小了……

 

( 编辑:网群编辑)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1883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