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壁“八棵树” 风雨筑梦人
2021-04-07 08:50:58 来源: 甘肃日报
图集

    原标题:戈壁“八棵树” 风雨筑梦人

  镜铁山养管站党员先锋队不畏严寒,在海拔4600米路段除雪保畅。

  现代化养路设备。

  八棵树公路文化广场。

  郑占乾给儿子讲述八棵树故事。

  绿树成荫的嘉峪关市欣欣向荣。(本组图片由嘉峪关公路局提供)

  巍巍祁连,茫茫戈壁。在河西走廊偏西的戈壁滩上,“天下第一雄关”嘉峪关东南一公里处的国道边,耸立着八棵白杨树。历经七十载冰雪风雨洗礼、沙尘干旱考验,树木依旧巍然屹立,并且日益高峻挺拔,葱郁繁茂。

  这八棵树,好似守护城市的“哨兵”,给嘉峪关市和茫茫戈壁带来了绿色希望。这八棵树,更像一群人——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他们走到哪里,路就延伸到哪里;他们在筑路,也是在筑梦,更是在孕育并传承着一种历久弥新的精神品质!

  八棵树,“天下第一雄关”脚下,漫漫戈壁上最初的一抹绿色

  这八棵树的故事,要从1952年的那个春天说起。

  那时,嘉峪关市还未成立。从孤零零的关城放眼望去,周遭尽是寸草不生的戈壁滩。唯有一条砂土筑起的道路,从河西走廊的东边,一路向新疆方向延伸。

  郑占乾,便是这条路的第一代养护工人之一。

  “当时正值初春,风沙弥漫、天地昏暗,作为道班班长,我号召职工和家属在简陋的道班工房前种一排杨树,改善一下居住环境。”虽已95岁高龄,郑占乾依旧记忆清晰,精神矍铄。

  “在戈壁滩上栽树谈何容易?”郑占乾说,由于石头遍地,无法使用铁锹,大家只好用炉棍和铁勺,一寸一寸拨开坚硬的砂土,挖出60厘米见方的树坑,再把返青的杨树枝条埋进土里,浇上水……

  “种一棵树比养一个孩子都难,每每看到树木活下来,心里就会充满成就感。”郑占乾老人对这些树感情极深,对于长期与戈壁风沙抗争的他们来说,树木实在太重要了,“如果没有植被保护,即使修了路,也会被风沙‘吞噬’。”

  “记得那个春天,我们栽了几十棵树苗,当年居然成活了10棵。在戈壁滩上能把树栽活,让我看到了希望。”郑占乾说,从此,他们像养护公路、抚育儿女一样精心照料这几棵树,每日每时,心心念念。

  在一代代养路工人的精心呵护下,树苗逐渐长成了参天大树。岁月更替,几经沧桑,当年种下的那一排杨树屹立在嘉峪关大地上的还有八棵。

  “可以说,八棵树是嘉峪关漫漫戈壁上最初的一抹绿色,也是嘉峪关绿色成长史的开端!”正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嘉峪关市作协主席刘恩友所言,70年来,正是一代又一代以郑占乾为代表的公路建设者,修路、护路、播绿、植绿、爱绿,路才四通八达,绿色才得以成为嘉峪关最动人的底色。

  嘉峪关市地处戈壁荒漠,年降水量为88.4毫米,而年蒸发量达2002毫米。到如今,当地植树造林仍旧十分困难。

  “一滴水对准一块石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滴下去——这才造就出滴水穿石的神奇!”一直以来,每年春、秋两季,嘉峪关人植绿播绿活动从未停止过。

  截至目前,嘉峪关市森林面积达到15216公顷,森林覆盖率达到12.5%。城市建成区绿地面积2800公顷,绿地率和绿化覆盖率分别达到了39.4%和40.5%。

  “‘八棵树’的故事,感人至深,令人钦佩。创业感天动地,成就来之不易。”嘉峪关市委主要负责同志说,一代又一代公路建设者在战风沙、斗严寒、抗酷暑,扎根戈壁、奉献青春、艰苦创业的过程中,孕育产生的“扎根戈壁、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甘当路石”的“八棵树精神”,与“铁山精神”“嘉峪关精神”同根同源,都属于嘉峪关这座城市的宝贵精神财富、独特精神标示。

  以郑占乾为代表的第一代公路建设者,如顽强生长的八棵树一样,扎根戈壁,开拓创新

  1955年,祁连山脉深处的镜铁山发现了铁矿,酒泉钢铁公司即将上马。厂址和生活区选在嘉峪关脚下的戈壁滩上,修建一条铁矿石运输专线公路迫在眉睫。

  贯通运输道路和保障酒钢生产的历史使命,责无旁贷地落到了新中国第一代公路建设者的肩上。

  “那段公路所经之地,少部分是戈壁滩,大部分在山区。祁连山区寒风刺骨、地冻如铁,在吊达坂一带,海拔都在4000米以上。”郑占乾曾参与铁矿石运输专线的前期勘测,他回忆说,由于山上缺氧,人即使坐着不动,也会气喘目眩,头痛欲裂。

  这样的环境中,不要说修路,生存都是问题。

  1955年10月20日,在凛冽的寒风中,镜铁山迎来了一批建设者,他们从全省各地赶来参加修筑矿区道路大会战。从武威赶来的郭天寿,就是其中之一。

  “我们刚到,指挥部领导开会就直接讲‘这个地方非常艰苦,任务艰巨,条件又差’,还问‘你们是英雄还是狗熊,英雄的话就准备上镜铁山,狗熊的话就提出来,哪来回哪去’。”郭天寿笑着回忆说,抽人的时候选的都是身强力壮的,能吃苦的,而且还都是党员或团员。

  “当时有多大的苦我们没有考虑,不怕,我们养路工人就是能吃苦的。”郭天寿说,虽然大家做了充足的吃苦准备,但是,现实比想象的更为残酷!

  郭天寿和工友们背着行李、拿着铁锹、扛着洋镐,徒步走了三天两夜才到吊达坂营地。没营房、缺吃的、没喝的,他们夜里身穿棉衣、头戴皮帽挤在一起入睡,吃混着土渣的夹生面糊糊,钻进几百米的深沟用石头砸、用手刨冰来解渴、煮饭。

  郭天寿说,虽然条件艰苦,但会战的红旗始终在镜铁山上高高飘扬,建设者们战严寒、掘冻地、炸石方,不惜忍饥受冻、流血牺牲,仅仅两个多月就奇迹般修通了一条运输铁矿石的“天路”。

  “天路”通了,在此后的数十年中,以郑占乾、郭天寿为代表的第一代公路建设者,日复日,夜复夜,把青春年华,把人生理想,全部交给了公路事业。他们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开拓、守护着戈壁公路,就如顽强生长的八棵树一样扎根戈壁。

  条件有多艰苦,生命力就有多顽强。“1079”部队、炒油砂、毛驴刮路车……就是他们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真实写照。

  “我是上世纪60年代参加工作的,当时条件很差,很多人把公路段叫‘1079’部队。为啥叫‘1079’部队呢?”1947年出生的许登俊干了一辈子公路养护,他风趣地介绍说,就是调侃公路人落后的工具,“1”是一条扁担,“0”是一个筐,“7”是一把洋镐,“9”是一把铁锹,所以组合起来就叫做“1079”部队。

  “最辛苦的工作莫过于炒油砂,可谓‘头顶炎阳、脚踏火板’。”1963年参加工作的谢天宝,曾任镜铁山养护站站长。他说,下面盘的炉子把上面架铁板烧得通红,把渣油炼化,油砂倒在铁盘上,等把油砂炒到八九十摄氏度以上,再把油浇上才能拌好。职工夏天都穿的是翻毛皮鞋,雨鞋不敢穿,否则一下烫化脱不掉。

  ……

  回望峥嵘岁月,公路建设者“扎根戈壁、无私奉献、艰苦奋斗、甘当路石”的精神历久弥新。

  一代又一代公路建设者,沿着先辈足迹,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甘当路石

  “清晨的嘉峪关,雪山披彩霞,走近八棵树,想起爸和妈。”

  “家是一轮月,酷寒到炎夏,睡地窝、饮冰雪,开路铁山下。”

  ……

  日前,在嘉峪关公路局职工文艺展演上,职工们唱起了《八棵树之恋》。这首歌歌词质朴,曲调优美,将一代代公路建设者对八棵树无限的情愫娓娓唱出。

  “从父辈身上,我感受到了老一辈养路人艰苦朴素、不怕困难、乐于奉献的精神。”郑占乾的大儿子郑玉生从部队转业后,也进入了公路系统,“父亲对我们要求很严,经常对我说能不能成才不要紧,关键要成‘人’,教育我们要诚实做人,踏实做事,为公路事业尽心尽力。”

  郑占乾的大儿子、三儿子、三儿媳、孙女也都是公路人;谢天宝的两个女儿以及外孙女都在公路行业上班……戈壁滩上扎下根,献了青春献子孙。在嘉峪关,这种把公路事业和“八棵树精神”代代传承的家庭,在交通行业中,成为一种独特的存在,修路养路,成了家庭相互接力的血脉传承。

  昔日,郑占乾、郭天寿参与修筑的铁矿石运输专线公路,后来有了新的名称:省道215线嘉峪关至二指哈拉公路。

  春日里,嘉峪关市杨柳吐绿,而祁连山深处依旧寒风刺骨。开车沿着省道215线蜿蜒的山路缓慢行驶,过了吊达坂,海拔陡升至4000米以上,周围尽是高山峡谷,异常险峻,经常往来的司机师傅也开得小心翼翼。

  就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有15名养路工人常年担负着138.8公里的公路养护任务,他们饮尽雨雪风霜,用双脚丈量每一寸公路,用生命守护着高山生命线的安全。

  在车辆行驶过程中,记者遇到了正在巡查养护公路的董鹏和他的同事。

  董鹏出生在一个普通养路工人的家庭,父亲退休后,接力棒传到了他的手中。参加工作以来,董鹏一直在海拔4000多米、工作条件艰苦的镜铁山养护管理站工作。

  “山里的天气变化无常,本来是晴空万里,转眼间风雨交加,平均温度只有10摄氏度左右。在这样的高海拔地区,高原反应是常有的事。”董鹏说,一边吸氧一边干活,是他们每一个人经常要重复的动作。

  据同事们介绍,每每遇到应急抢险,董鹏都是第一个到现场,撒盐、撒防滑料,衣服湿透,头发结冰,手被腌渍和冻得像胡萝卜……累极了在机械旁靠一会儿,饿了啃几口干饼子,继续奋战在一线。为了能养好路,董鹏主动钻研养护技术,因地制宜自己动手制作日常养护工具。这种好学上进的精神,让他逐渐成为公路养护技师,被评为全国模范养路工,荣获全省五一劳动奖章。

  宁静才能致远,平凡造就永恒。以董鹏为代表的第二代公路建设者用日复一日的坚守和辛苦付出,传承诠释着“八棵树精神”。

  “今天咱们的工作任务是什么啊?”

  “对管养道路进行全线巡查,并检查和记录管养路段的路基是否完好、路面是否有坑槽……您给我教的,一点也没忘,我可是‘路三代’,怎能给公路人丢脸!”

  今年除夕清晨,第二代养路工人朱登峰一边提醒“初来乍到”的新手养路工朱振亮仔细整理工装,一边语重心长地叮嘱着当天工作任务,父子俩在风趣的“聊天”中开始了一天的公路巡查工作。傍晚,一天的巡路结束后,回到海拔3000米镜铁山养管站后,父子俩又一起贴窗花、贴对联、包饺子,在岗位上过春节。

  “作为一名新的养路工人,我将继承先辈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甘当路石的苦干实干品质,当好‘路保姆’,发扬好‘八棵树精神’。”朱振亮说。

  他们在筑路,也是在筑梦。他们的梦,正汇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之中

  铁锹、扁担、洋镐、石碾子、道班房、炒油砂、毛驴刮路车……日前,记者走进甘肃公路博物馆参观采访。一件件展品背后,隐藏着一个个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感人故事;一幅幅发黄的图片,展示着甘肃公路建设者艰苦创业的壮阔画卷。

  经过70多年的发展,我省公路通车总里程达到22.3万公里,是1949年的近70倍,高速及一级公路达6000公里以上;实现了所有市州高速公路贯通,所有县市区二级及以上公路贯通,所有乡镇和具备条件的建制村通硬化路、通客车。

  回顾我省公路交通事业的发展历程,之所以能够取得今天的成就,与“扎根戈壁、无私奉献、艰苦奋斗、甘当路石”的“八棵树精神”密不可分。

  “那么,‘八棵树精神’意义是什么呢?”省交通运输厅厅长刘建勋总结说,“八棵树精神”是对一代代公路建设者不怕苦、不怕累,爱岗敬业、敢为人先,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精神的凝练和总结;是一代代甘肃交通人履行天职,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实际行动,是一种不怕碾压、不怕艰苦的情怀,是交通人一直以来奋不顾身、勇往直前的坚定信念的具体体现;是甘肃的“两路”精神,是新时代甘肃交通精神。

  几代人初心不改,走过了从筚路蓝缕到大道通天的艰辛历程。戈壁荒漠、高山严寒,地震塌方、暴雨山洪,都不能阻挡交通人的脚步——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他们走到哪里,路就延伸到哪里;他们在筑路,也是在筑梦。

  他们的梦,正汇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之中。

  “‘八棵树精神’实质上与为民服务孺子牛、创新发展拓荒牛、艰苦奋斗老黄牛的‘三牛’精神一脉相承!”甘肃省嘉峪关公路局局长杨向军说,继承弘扬“八棵树精神”,就是要铭记创业之难、奋斗之苦,学习老一辈建设者们的创业史奋斗史,继承和发扬他们无私奉献的高尚情操,勇当艰苦奋斗老黄牛,不用扬鞭自奋蹄,时刻保持不畏艰险、锐意进取的奋斗韧劲,为加快建设幸福美好新甘肃、不断开创富民兴陇新局面而奋力奔跑、接续奋斗。(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张文博)

责任编辑: 王小华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30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