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正义峡
2021-01-05 16:29:30 来源: 甘肃日报
图集

  正义峡在高台县西北。我们去的时候,是初秋。北出县城,有一条天合公路,这条路依山傍水,山是合黎山,水是弱水,如今名字叫黑河,是中国第二大内陆河。这一山一水,在《禹贡志》《史记》《山海经》等典籍中多有记载。沿着这条公路向西北行约六十公里,可至一处古城堡,这处古城曾是明清时一个守御千户所所在地,过去的名字叫“镇夷”,后改名叫“正义”,今改名为“天城”,这里有汉明长城和明清故城遗址,已被有关方面命名为“传统历史文化村落”。出天城村再向北行十公里,就到了正义峡。

  正义峡是合黎山和弱水交汇碰撞形成的一条长约五公里的峡谷。合黎山是一座绵亘于走廊北部长达千里的黛青色山脉,与祁连山南北对峙,以坚石为山体,涧壑纵横,悬崖壁立;巉岩裸露,怪石嶙峋。站在山下,举首仰望,合黎山给人的印象,是袒胸露背的北方汉子,把雄健的肌肉展示给人看。峡口西面的一座山叫四月八山,峡口东面是青华山,山上有汉代烽燧。如果你不惜脚力,登上青华山顶,可抚摸一下这座屹立了两千年的古烽火台,感悟古代将士们守土戍边时的豪迈胸襟和苍凉胸怀。站在这里,你放眼南望,能看到河西走廊南面终年积雪的祁连雪峰,和从祁连雪峰蜿蜒而来的西流弱水,像一条洁白的哈达,飘荡在高台大地。下得山来,亲近一下弱水,会惊奇地发现,这条远望似哈达、如白练的弱水,到了水边,河水居然清澈如墨玉一般,难怪又被称为黑河。青华山东面是一片戈壁,戈壁上有一条鲜明的辙路,这就是著名的居延故道,又称龙城故道。汉武帝时,霍去病三次出征河西,其中的一次,就是从这条故道上出其不意率军直入河西。据史家考证,这次行军路线,是从今甘肃庆阳出发,向西北行,出鸡鹿塞,过钧耆,到达居延,沿弱水南进,经正义峡东面的居延故道抵达张掖。这正是当地人在正义峡口建霍王庙的原因。

  我们还是沿着弱水,从峡口进入正义峡吧。一条不算宽敞但平坦的水泥公路,沿着河岸深入峡谷。行不多远,就看到河两岸有庄稼地,地埂上有成排的苹果树、梨树,即将成熟的果实挂满枝头,田间地头,有泥棚茅舍。突然间又被一片“胡杨林”吸引。不经意看来,它们似胡杨,又不是胡杨,似梧桐,也不是梧桐。到了林中,树干上挂着块小木牌,上写着“胡桐”,仔细观察,胡桐的叶子,不像胡杨的桃形叶片,也不像梧桐的三尖桃叶形,一棵树上竟然长着两种叶子,下面的叶子像柳叶,上面的叶子像五指分开的手掌。

  胡桐林南面,河水来了一个急转弯,水势汹涌,直冲山崖。山崖陡峭如壁立,隔河看去,不像是天然形成的,倒像是人力而为,一道一道开凿的痕迹鲜明突出,果不其然,游目之间,山崖一处平坦的石面上,“禹凿斧痕”四个大字,赫然入目。

  《尚书》记载:禹导弱水于合黎,余波入于流沙。当时弱水水势浩大,无处下泄,在河西走廊汇聚成一片弱水大泽。大禹在疏导黄河、石羊河之后,又导弱水于合黎。经四处察看,决定把这条峡谷作为泄洪口,但峡谷并不通畅,多处为石山所阻,大禹率众用巨斧劈开石山,洪水才一泻而下,流入峡谷出口外的流沙中,最终流入居延海。

  看过“禹凿斧痕”,穿过胡桐林,峰回路转,会看到一座青石山头,惟妙惟肖如一只巨大的乌龟,探头向着河水。当地人把这一景观,称作“神龟探水”。

  这一只老龟,它是有来头的。高台县城西15里处的弱水南岸,有个台子寺村,村中有一座高高的方形土台,叫晾经台。相传唐僧师徒四人,自西天取经而来,这日又到通天河畔,也就是弱水河边,仍由老龟驮渡过河。老龟问唐僧那年过河时托他向佛祖询问自己年寿之事,知不曾替问,就将他师徒四人连马并经,掀落水中。亏那行者大显神通,把唐僧扶驾出水,登上河岸,又和八戒、沙僧打捞经包、衣物,只是经文全被浸湿了。师徒便在弱水岸边一处高台上晾晒经卷,然后东归长安。高台县得名正是因为这座土台。

  再往峡谷纵深走去,水泥公路没有了,是一条蜿蜒曲折的沙石路,行七八里,峡谷变得开阔起来,峡谷出口一带,是一大片沙漠。弱水在这里傍沙漠而过,河岸边有一座明代的烽火台,像一位久经战阵的将军,它的一边是河,一边是沙漠,就好像是他调和了这一处沙漠和河流的厮杀。再往下游,弱水在沙漠中潜行,成了一条暗流河。这片沙漠,就是“禹导弱水至于合黎,余波入于流沙”的所在。这片沙漠,相传老子来过,老子西出函谷关,来到狄道(甘肃临洮),后来到河西,在合黎山中拜访大禹导弱水的圣迹,然后过正义峡,入于流沙而不知所终。在这里交汇的,不只是弱水和流沙,居延古道也从这座烽火台边通过。

  正义峡是一部浓缩的地理志,这里的山、水、戈壁、沙漠,诸般景观,无不独具特色;正义峡又是一条镌刻着神话传说和英雄传奇的历史画廊。(蔡竹筠)

责任编辑: 王小华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948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