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丨郑炳林:把敦煌学的种子播撒到全世界
2019-09-11 16:47:59 来源: 新华社
图集

    新华社兰州9月10日电题:郑炳林:把敦煌学的种子播撒到全世界

郑炳林正在考察。(受访者供图)

    新华社记者马维坤、任延昕、张文静

    这是郑炳林的第35个教师节,也是他与敦煌学结缘的第38年。

    专注敦煌学研究近四十载,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所长郑炳林坚信,要把敦煌学做大做强,就要把它的种子播撒到全世界。

    初见郑炳林,一头细密银发,一副细边眼镜,平平无奇的深色外套,难掩儒雅的学者风范。在他十几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各种敦煌学相关书籍摆满了书架,记录了他三十多年的坚守。

    1978年,22岁的郑炳林考入兰州大学,从村里的拖拉机手,成了一名历史系的大学生。

    那时,国内敦煌学研究初兴起,而日本、法国等国家相关研究已硕果累累。“敦煌在中国,敦煌学在国外”成了流传在学界的一句调侃,刺痛了中国学者的心。

    1979年,兰州大学开始建设敦煌学研究机构。毕业后留校工作的郑炳林加入其中,承诺 “要把敦煌学发展好”。

    此后,他潜心钻研,博览群书,靠着放大镜和胶卷机,一点点“啃”下了敦煌写本的缩微胶卷。

    “我进了图书馆就不愿出来。有时被锁在资料室了,就在里面过夜。”他说,“五万卷的敦煌文献我基本翻过几遍,只要一看标题就知道里面有哪方面的文书。”

郑炳林在意大利威尼斯大学进行学术交流。(受访者供图)

    他遍访古迹,“敦煌至少去了四五十次”,前往法国、日本访问,到蒙古国考察碑刻,足迹遍布世界各地,先后发表论文200余篇,相继出版《敦煌地理文书汇辑校注》《敦煌碑铭赞辑释》等20余部著作。

    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成立之初,研究基础薄弱,还曾面临人才外流的困境。“当时研究室从14个人减到4个人,压力非常大。”他回忆道。

    最困难的时候,他也有过离开的机会,但他有股犟脾气,不想半途而废。“我当时就想,敦煌学要起来,必须重新组织、重新发展、重新设计。”他说。

    于是,他倾力投入,一步一个脚印规划学科建设,申请博士点、博士后流动站、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

    终于,1998年,中国第一个敦煌学博士学位点在兰州大学设立。2002年首批博士毕业,2005年首个博士后出站,2007年首位留学生博士毕业。截至目前,该研究所已培养博士研究生142位、硕士研究生400余名,其中47名晋升为教授,50名晋升为副教授。

    如今,坐拥地理优势,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已成为国际敦煌学学术研究中心。每年都有法国、日本、美国、俄罗斯、英国等地的学者来此讲学和交流。

郑炳林在意大利威尼斯大学进行学术交流。(受访者供图)

    2015年,该研究所启动编撰《国际敦煌学百年文库》,并得到了日本、法国、英国、俄罗斯等国外科研院所及图书馆的支持,实现敦煌学术数据库共享。

    今年6月,由该所主持编撰、历时4年多完成的《国际敦煌学百年文库》港台卷已出版70册。此外,日本卷已出版10册,接下来还将对法国、俄罗斯等国敦煌学文献进行原文印刷出版。

    “敦煌学涉及内容广泛,分布在全世界,促使了研究队伍和研究文献的国际化。”郑炳林说。(完)

责任编辑: 宋燕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4986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