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废矿山上“变”出来的景区——探访金川国家矿山公园
2019-05-07 07:40:49 来源: 甘肃日报
图集

  原标题:从废矿山上“变”出来的景区——探访金川国家矿山公园

  金昌市金川国家矿山公园。(资料图)

  春天,在金昌市金川国家矿山公园,绿色蔓延的山体上,绿树抽枝,鲜花盛开,雀语啾啾,生机盎然。

  清早,来这里晨练的市民王育红精神抖擞地穿过绿荫走下山来:“我在这儿生活40多年了。这个地方原来堆放着从露天矿拉过来的废矿石,风一吹,沙土飞扬。现在你看,一层一层的都是树和花,可美了。”

    王育红所说的“露天矿”,是镍都创业者淘出第一桶金的地方。从上世纪60年代到90年代,金川露天镍矿在26年中实现了采剥矿岩总量7033万立方米、出矿量2903万吨的非凡成绩,彻底改变了中国“贫镍国”的境况。1990年,金川矿山闭坑转入井下开采后,遗留下了全国最大的人造矿坑,产生的上亿吨废石在矿坑周边近100万平方米的范围内堆砌成废石山。

    如今,智慧的金昌人将昔日寸草不生的废矿山改造成了独具特色的绿色公园,以生动的绿色实践向世人交出了一份漂亮的答卷。

    愚公精神编织绿色梦想

    大地回春,又是一年播绿时。

    被金昌人称为“树爷爷”的83岁的老党员李洪启和往年一样,扛着铁锹,拎着水桶,来到离家不远处的矿山公园,挖坑、植树、浇水……

    望着眼前绽放新绿的“洪启林”,老人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20多年的心血和汗水没有白费,这条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林带,是老人眼中最美的风景。

    李洪启的家,就在金川国家矿山公园的山脚下。1995年,临近退休的他在新建的金川区龙集里社区分到了一套新房。当时,出家门不远就是沙石滩和废矿堆。满眼的荒凉和肆虐的沙尘让李洪启萌生了植绿栽花的绿色梦想。第二年,退休后的他和老伴首先在自家楼旁搞起了绿化。随后,社区的离退休党员和居民纷纷加入了美化家园的队伍中。

    一棵树、两棵树;一片林,两片林……20多年来,他们精心栽植的花草树木不仅把生活小区一点点改造成了“省级绿色社区”,而且将绿色延伸覆盖至远处的矿山,建成金昌有名的“洪启林”,成为全市青少年教育基地。

    绿色接力开启生态建设新征程

    2009年,“树爷爷”李洪启收到一个喜讯:金川集团公司确定建设矿山公园,对他家旁的金川露天矿区固废及环境实施全面、系统整治。

    此后,绿色矿山建设被写进金昌市的政府工作报告和金川集团职代会报告,“树爷爷”更加坚定了将荒山彻底铺绿的信心。

    金川集团专门成立矿山公园建设领导小组,总体设计规划、地质灾害防治、典型地质坡面建设规划,系统部署并抓紧组织实施项目。并联合中科院寒区旱区环境工程研究所等单位,组建专业背景涉及园林规划、植保、土壤学等领域的技术团队,为矿区修复开出一份又一份“良方”,废矿山上建立起“生物群结构稳定、植物多样性程度高、能够自我更新演替”的生态小环境。

    地企联手,军民共建,企业员工、驻地部队官兵、团员青年和广大市民纷纷加入义务植树行列。

    平整坡面,挖沟修渠,铺设管道,背土植绿……近10年来,矿山公园参建人员逾20万人次,在寸草不生的矿渣和乱石堆上客土种植了116个品种的74万株苗木,让这里的8座山体披上绿装,绵延数公里的近千亩林带在矿区与居民区间竖起了一道绿色的屏障。

    至今,许多亲历者难以忘记那些彩旗飘扬、铁镐挥舞的情景。摄影爱好者刘江曾为矿山公园留下1万余张照片。打开他的影集,从乱石岗到秀美景区的神奇变化历历在目。刘江说:“每次浏览这些照片都十分感动。在石头上种出了草和树,是金昌人创造的壮举。”

    新时代,“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深入人心,工业城市金昌也自觉扛起生态文明建设政治责任,提出“以生态立市”,开启了高质量绿色转型发展新征程,生态文明建设的步伐越来越有力。

    老年林、青年林、牵手林、地企共建林、军民共建林、沙枣胡杨观赏林……一片片人工林开始星罗棋布于戈壁城市的边缘;紫金苑、植物园、百菊苑、金水湖、龙首湖、玫瑰谷……一处处特色景观从此扮靓曾经灰色的城市。

    在“环境友好,生态文明,可持续发展”实践中,金昌变成了半城楼宇半城绿的花园城市,移步即景,风光如画。如今,绿色矿山下崛起的花园城市已被命名为“全国文明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全市建成区绿地总面积达1464.99公顷,绿化覆盖率达37.62%,人均占有公园绿地面积27.71平方米。

    绿色矿山变身旅游景区

    在金川国家矿山公园入口处,有一个绿草如茵的小广场。广场北侧,展示着大型露天采矿设备——1960年由波兰制造的蒸汽机车、32吨自卸汽车、累计穿孔28.84万米露天钻机……这些设备,曾为中国镍钴工业发展立下了赫赫战功。

    “金川国家矿山公园把废石山改造成了一大景观,美化了环境,给人们提供了休闲娱乐的场所。同时,也成为留存工业城市发展历史的活教材。”见证了“乱石堆”蜕变的金川集团公司宣传部干部姚宏华说,“2018年,金川国家矿山公园获得甘肃省‘特色科普基地’殊荣,仅以矿区生态修复的视角来看待金川矿山公园工程的价值,显然还不够。”

    从亚洲最大的金川露天矿老坑到现代化生产厂区,从亚洲最长的矿区主斜坡道到千米井下,从亚洲第一高炉闪速炉到世界领先的羰基镍生产线……金川集团60年的发展历程积淀了厚重的企业文化,也留下了许多浓缩矿业文明记忆的矿业遗迹。金昌市围绕金川国家矿山公园建设特色工业旅游区,把“镍都工业游”置于“提高金昌旅游业差异化竞争力”的核心位置。

    金川国家矿山公园将矿山环境治理、矿业遗迹保护、科普教育、旅游观光、休闲体育娱乐融为一体,引入矿山遗迹观光、模拟采矿、矿车旅行、矿坑寻宝、科普教育等休闲体验式项目,形成工业旅游的核心产品;与金川集团公司科技博物馆共同开发工业体验、工业科技游产品,建成西部独一无二的工业旅游区,被誉为展示现代工业发展史的一部“百科全书”。

    沿矿山公园励志道拾阶而上,览遍公园的主题形象区、采矿展示区、山体绿化修复区、太极沙生园区、接待休闲区5大板块,对金昌人的绿色环保、以人为本发展理念和“艰苦奋斗、和谐进取”的金川精神有了更深切的体验。

    登上公园孔雀峰观景台远眺,只见矿山公园与金昌市区北部防护林带遥相呼应,如绿色的卫士一样护卫着这座戈壁兴起的美丽城市。

    创绿色伟业,兴生态经济。以绿色为奋进底色的金昌会更加宜居宜业宜游,让绿水青山的守护者拥有更多幸福感、获得感。

    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谢晓玲

责任编辑: 宋燕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4458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