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国兰大人】赵俪生:兰州大学文科的一面旗帜
2019-05-04 07:08:08 来源: 甘肃日报
图集

    原标题:【爱国情 奋斗者】【共和国兰大人】

    赵俪生:兰州大学文科的一面旗帜

    赵俪生,清华大学外语系毕业,早年从事苏联文学翻译和革命文学创作,后转向史学研究。1957年调入兰州大学,引领了兰州大学历史学科的发展。

    他是兰大史学人心中的“精神标杆”,更是兰大文科的一面旗帜。

    他几十年如一日躬耕三尺讲台,是学生们心中无可替代的“五绝”教授。华东师范大学著名历史学家王家范评价,“解放前,中国高等学府历史课讲得最好的是钱穆,解放后,则首推赵俪生。”

    赵先生来了就有了盼头

    1934年,赵俪生进入清华大学外语系就读。曾以冯夷等笔名发表过不少译作、剧本和小说。从1953年起,他与夫人高昭一联袂从事中国农民战争史的研究,次年就出版了新中国第一部研究农民战争史的专著,成为了农民战争史研究的开拓者。

    1957年,赵俪生已在国内史学界颇有名气,而当时地处西部的兰州大学历史系,才仅仅招收了新中国成立之后的第二届学生。据85岁的兰大历史系教授杨建新回忆,那时的历史系只有十二三名教师,是一个没什么学术味道的小系。

    1957年,赵俪生被调往兰州大学工作,这是一个令兰大历史系全系振奋的好消息。

    “对于当时的历史系来说,太需要这样一位学术大家了。”杨建新说。当年8月,当时担任系学生会主席的杨建新和老师、同学们一起来到兰州火车站,敲锣打鼓地接回了赵俪生。

    “赵先生一来,兰大史学就有了盼头。”杨建新说。

    历史系的“五绝”教授

    在兰州大学历史系,赵俪生是传奇一般的人物。高大的身材、威严的长相、讲课时独特的风度,学生们私底下都说赵先生像一位“将军”,校园里遇到他都得驻足多看几眼。

    兰州大学历史系教授刘永明回忆起赵先生讲课,至今都流露出崇拜和激动的神情。

    “1987年,赵先生在学校开设助教进修班,讲了一学期的中国思想文化史,我有幸作为‘旁听生’一睹先生风采。”刘永明说。

    “先生讲课宏达通透、高屋建瓴,每一堂课都像是一场精心准备的‘演出’。他手拿一个小本子,讲课时完全投入其中,讲到激动处,慷慨激昂。”刘永明完好地保留着当时的上课笔记,“现在每次看这些笔记,都觉得受益匪浅。”

    学生们总结赵俪生上课有“五绝”:一绝是板书,二绝是文献,三绝是外语,四绝是理论,五绝是博而通。

    赵俪生在《篱槿堂自叙》中写道:“我上课是理论派和考据派的折中使用。我教课的特点是,每教一段,先对这一段历史作一个总述,我在备这一段总述的时候,要花很大的工夫,有时候要翻二十四史里的很多东西,把脉络理清楚……既有考据又有理论,学生很喜欢。”

    据家人讲述,赵俪生在讲课前,都要闭门备课,“如临大敌”。他会对所讲内容进行详细认真的准备,将观点史料以及相关图表都誊抄在一张张纸条上。据学生回忆,每次讲课时,先生只拿着三四寸许的纸条装订成的小本子,以其特有的讲话风格和腔调,抑扬顿挫、舒缓有致地把自己的见地、观点行云流水般地娓娓道出,在尽情发挥之余,还不时挥动手臂,其情绪也随着讲课的内容而跌宕起伏。赵先生儒雅的仪表、洪亮的山东口音、潇洒的挥手动作、苍劲的板书字体使大家钦佩不已。

    1978年,兰州大学决定让赵俪生招收研究生。赵俪生一次就招了土地制度史和农民战争史两个专业的研究生,录取了7人,合编为一班,全部课程都由他一人承担。据高昭一回忆,“每逢俪生上完三节课回家,即使隆冬季节,他的衬衣、衬裤都被汗水湿透了。”名义上是7名学生,其实教室里挤得满满当当,所有文科高年级本科生及新入校研究生都来听他的课。

    江隆基担任兰州大学校长时,连续听了赵俪生两年的中国通史课。江隆基评价:“听赵俪生上课是莫大的享受。”

    兰州大学史学的“精神标杆”

    初到山东大学,赵俪生就开设中国农民战争史课程,为全国首创。1954年出版了新中国第一部农民战争史研究专著《中国农民战争史论文集》(与夫人高昭一合著)。

    1978年,赵俪生在兰州大学开始研究中国土地制度史,这是他对农民问题研究的深化。虽非“开山”,但他在这一领域20余年的耕耘,成绩人所公认。

    后期,赵俪生以西北地区为基础,从事西北史学研究,杨建新说,“抓特色搞学问是赵先生的智慧之处。”

    赵俪生在兰州大学几十年,没有担任过任何领导职务,但他却是兰大历史系人心中的“精神标杆”,“赵先生在那里,大家就有了奋斗的方向。”

    改革开放初期,在他的引领下,历史系教师开始立足西部特色开展研究,兰州大学出现了敦煌学、民族学、西北地方史、中亚史、丝绸之路史等方面的研究。这些研究后来都成为了兰大历史系的特色学科。

    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院长杨红伟说,赵俪生先生涵养了学院师生的教风与学风,引领着教师们较早地开拓了西北史地学、西北民族学、敦煌学等研究方向。

    在赵俪生的引领下,兰大历史系由一个弱小的系发展成了如今有平台、有团队、有成果的学院,兰大史学也在学术界赢得了一席之地。

    新甘肃·甘肃日报记者 李欣瑶

责任编辑: 宋燕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4447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