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能量、救命的棉大衣——一名幸存参赛者自述惊险历程
2021-05-25 09:51:16 来源: 新华社
图集

    新华社兰州5月24日电 题:药物、能量、救命的棉大衣——一名幸存参赛者自述惊险历程

    新华社记者李杰、崔翰超

    22日12时50分,崔健(化名)摔倒了。

    冰雨刺在他身上,薄薄的冲锋衣与短裤,难以抵挡当时的寒冷。身体逐渐麻木、大脑嗡鸣,短暂的1分钟里,崔健一度意识模糊。

    崔健当时的所在地,位于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CP2(24公里)至CP3(32.5公里)之间。这部分赛段既是高难区段,也是此次天气陡变的受灾区。

    这是5月24日拍摄的甘肃景泰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的CP2至CP3赛段部分山体(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

    “28.5公里。”崔健仍然记得当时表上的数字。从CP2打卡后,呼啸而过的狂风,已让他警觉。

    崔健参加过多次百公里越野赛,但参加黄河石林赛事是第一次。赛前,他已了解到CP2后登山处与CP3的垂直高度近1000米,颇具挑战。

    意识渐渐清晰,崔健缓缓将冻僵的手塞入腋窝取暖,手指渐渐拥有触感,艰难蜷起身子,取下背包。崔健拿出GPS,缓缓按下SOS键。

    此刻,手机信号全无,思忖片刻,崔健拨通了110求救。警务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告诉他已经开始救援,崔健紧绷的心开始放松。

    除了携带GPS、救生毯等强制装备外,崔健还携带了芬必得、补充电解质的盐丸、能量胶、缓冲乳酸及缓解疲劳的肌鲣强等物资。

    不一会儿,崔健感到困意,发觉不对,便立刻开始自救。喷了云南白药,服下芬必得后,崔健将双腿并拢,开始摩擦生热,冻僵的双腿开始复苏,随即又服下肌鲣强。他裹上救生毯,紧缩蹲在地上,坚持到22日17时左右。

    自救期间,崔健与赛事工作人员互相断断续续打了40多通电话,也让身处险境的他有了些许安慰。求生欲与药物作用叠加,崔健缓过劲来,开始踉跄着下山。

    这是5月24日拍摄的甘肃景泰第四届黄河石林山地马拉松百公里越野赛的CP2至CP3赛段沿途。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

    崔健不知道的是,当日14时许,组委会宣布停赛后,黄河石林大景区副主任罗文涛与管委会工作人员、蓝天救援队队员等人赶到CP2,开始上山搜救。冰碴子扑面而来,几乎能钻进肉里,管委会规划科副科长蒙彭森被砸得脸部肿胀,记者采访时,其脸部的红肿还未消退。

    艰难踱步约700多米后,崔健看到了希望。视线所及处,黄河石林大景区副主任罗文涛与3名蓝天救援队队员正在救援参赛人员。听到呼救后,罗文涛上前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崔健。此时距回到CP2还有三四公里。

    救援人员赶忙给崔健递上了一件坎肩样式的衣服。看到崔健还在瑟瑟发抖,罗文涛立马将身上唯一的棉大衣脱下,披在了崔健身上。此刻,罗文涛和两名同事仅身着薄外套,身上的棉衣都脱给了沿途遇险的参赛人员。

    随后,罗文涛与崔健选择了能够快速抵达CP2点较为平坦区域的通道——天然形成的“排洪沟”,异常陡峭,最陡处近90度,其间碎石林立。崔健回忆,当时罗文涛在前面趟路,崔健后面紧跟,罗文涛不时询问崔健身体状况,“放心了,我一定可以安全带你下去”。

    艰难前行中,罗文涛也是饥寒交迫,身体变得虚弱起来,崔健将自己携带的能量胶分给了他,自己服下盐丸。

    22日19时37分,两人总算抵达较为平坦的地面,眼前救援人员、医护人员正在忙碌救助遇险的参赛人员,此时已有140多名参赛人员获救。但是,本次赛事最终确认的遇难参赛者有21人。

    “人在大自然面前,真的太渺小了。”心有余悸的崔健感慨道。(完)

责任编辑: 刘欣瑜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611274874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