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世代”治村:妈妈的“小绵羊”如何变成“领头羊”?
2021-05-04 16:48:37 来源: 新华社
图集


    新华社兰州5月4日电 题:“Z世代”治村:妈妈的“小绵羊”如何变成“领头羊”?

    新华社记者王铭禹、郎兵兵

    一年前,张玉艳心目中的村党支部书记,还是小说中描绘的模样:花白胡须高嗓门,烟袋不离手,大衣披肩头……

    现在,26岁的她走马上任,成了四乡八里第一个“娃娃”党支部书记。这可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昨天还是妈妈的‘小绵羊’,今天真的要拿起旱烟袋、披上羊皮袄了吗?”张玉艳说,上任头一天,她翻来覆去睡不着,想到好多“大问题”拿不准、没把握,忍不住哭了。

    这些“大问题”包括:怎样握紧“接力棒”,巩固脱贫成果,接力乡村振兴?莽苍苍的一山林、田,该咋规划?还有,一个女娃当“领头羊”,说话会有人听吗?

    去年,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在村“两委”换届中,下决心破解村干部年龄老化、学历低的问题,公开选聘一批35岁以下的青年干部担任专职村党支部书记。换届后,全州1111名村党支部书记中,大专及以上学历达71.29%,平均年龄为35.5岁,比上一届下降5.27岁。一批像张玉艳这样的“Z世代”走马上任,挑起推进乡村振兴的担子。

    张玉艳到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康乐县纳沟村村委会上班(4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 郎兵兵 摄

    八松乡纳沟村是一个有着上千人口的山村,属于甘肃省临夏回族自治州康乐县。上任不久,张玉艳万没想到,首先让她下不来台的,是一堆鸡毛蒜皮的“小问题”。

    “一头母牛从怀胎到下犊,一共要多少天?”一位县领导来村里调研肉牛养殖,见她像解说员一般讲得滔滔不绝,便出题考她。她瞪大眼睛,一时语塞。

    又有老百姓上门咨询:“种香菇从哪里申请贴息贷款,菌棒咋使用?”她查资料、打电话,半天时间才搞清楚。

    最令她意外的是,两口子吵架,也找她评理。她很不理解:“为什么村干部要管这么宽这么细?”

    张玉艳2017年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乡镇工作,但从来没有直接“当家做主”。小小年纪担任村党支部书记,是巨大的考验,也是很大的锻炼。

    她的搭档是现任村“两委”班子中的唯一男性、现任村党支部副书记的“老支书”王远宾。王远宾48岁,孩子和张玉艳差不多大。他鼓励张玉艳:“你们连大学都能念完,当村干部也没问题!”

    纳沟村山清水秀,非常适合旅游。过去几年,王远宾带领全村人修路、改水、建房,村容村貌为之大变,村民开办19户农家乐,全村也如期脱贫。

    “我能力不行,干工作很吃力,必须退下来。”王远宾说,现在要搞乡村振兴了,他用个电脑都很艰难,只能当好搭档。

    张玉艳说,“老支书”带她串门入户,一点一点找到了方向感。

    老党员唐成琪一家生活有困难,她便召开会议,将唐家享受的低保从三类改为二类,帮他们解决了大问题,他逢人就夸。张玉艳说,自己工作从此有了信心。

    不久前,因为对一条水渠的归属有争议,村民张世红和张金花闹得不可开交,差点打起来。张玉艳从没见过这种阵仗,第一次去时,两腿直抖。王远宾却不这么看:“不管别人发火还是叫苦,她始终带着笑脸做工作,用一颗热心把冰疙瘩给暖化了。”

    在临夏州,许多新任年轻“村官”都曾为村民的一句感谢、点赞而开心。

    “这些年轻人有着强烈的先锋意识、服务意识、程序意识、互联网意识,是乡村振兴的新鲜血液。”临夏州委书记郭鹤立说。

    “五一”期间,纳沟村开门迎客。在不断地走村串户中,张玉艳脑洞大开:她和村文书是互联网“原住民”,她们要在社交网站上为山村旅游代言,让这里成为新晋“网红”。

    5个多月来,她收获了认可,也牺牲了婚假,虽然还没有取得耀眼的成绩,却收获了成长的感悟:旱烟袋和羊皮袄只是浮云,做好“扫地僧”,才能成为“领头羊”。(完)

责任编辑: 王小华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408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