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开放通道盘活术
2021-03-30 17:35:55 来源: 《环球》杂志
图集

    2018年10月23日,兰州至伊斯兰堡货运班列准备发车。

    兰州是国内为数不多同时开通南亚国际班列和南亚全货机航线的城市之一,陆上丝绸之路和空中丝绸之路互联互动,架起了中国西北通往南亚的开放桥头堡。

    《环球》杂志记者/王铭禹(发自兰州)

    10个班次、运输货物重量超过320万吨、货值310万美元……自2020年10月30日甘肃省首开“金边—兰州—拉合尔”全货机航线以来,航线运营日渐成熟,取得“开门红”。

    以柬埔寨金边、中国兰州、巴基斯坦拉合尔三个城市为基地,这条航线串联起了中国、东盟、南亚这块当前世界上人口众多、经济最活跃、市场前景也极为广阔的经济腹地。这条货运航线还与甘肃省已常态化运营的南亚公铁联运班列、“陆海新通道”班列互为联动和补充。

    凭借“一带一路”关键枢纽地位,甘肃逐渐形成了国际班列和航空货运通道相互协作配合的“陆空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推动内陆地区对外开放不断走上新台阶。

    “空中丝路”不断延伸

    2019年12月3日是一个周二,兰州至拉合尔国际定期全货机航线在这天顺利开通。货机满载着近20吨来自广东、浙江生产的服装、家电,以及甘肃的建材等货物运往目的地,甘肃省由此打通了通往南亚的“空中丝绸之路”。

    据介绍,该货机航程为“兰州—拉合尔—兰州”,每周二、周五执飞。负责航线运营的甘肃口岸物流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程琳说,“一带一路”建设以来,国内企业与南亚经贸联系愈来愈密切。包括尼泊尔、巴基斯坦在内的南亚国家和地区人口众多,对中国的服装、鞋帽、家电以及工业原材料、农产品等有广泛需求,该地区已经成为当前世界航空货运增长最快的地区之一,吸引着国内众多企业积极布局当地市场。

    兰州位于中国陆域版图几何中心,又占据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黄金地带,区位优势显著。“选择兰州为基地,开辟航空货运通道,既最大限度减少了从浙江、广东等货物产地的集货半径,又靠近南亚消费市场。近年来,甘肃省大力推动甘肃(兰州)国际陆港和兰州中川国际机场航空港相互联动,为航线开辟提供了有力的政策保障。”程琳说。

    2019年,甘肃(兰州)国际陆港、甘肃口岸物流有限责任公司、兰州新区、澜湄航空集团等政府部门和企业多方协作,开通全货机航线。至当年年底,共执行6个班次,运输货物总重量110吨,占2019年兰州全货机进出口货物吞吐量的34%,实现进出口总货值620多万元,货物载运率均在95%以上。

    甘肃(兰州)国际陆港管委会主任李建亮表示,此次全货机的测试成功,促进了甘肃陆港空港联动,也有助于甘肃建立多式联运交通物流体系,对甘肃加快国际航空枢纽建设,打造“空中丝绸之路”,引入和培育各类运营主体、助力临空经济区建设有很好的带动作用。

    但在当时,由于中国与巴基斯坦两国经济社会发展程度存在不小差异,兰州飞往拉合尔的包机满载货物,拉合尔至兰州的包机则大量空驶,造成极大的货运资源浪费。提高运载效率,开拓新的货运航线被提上日程。

    位于柬埔寨金边的澜湄航空是兰州至拉合尔航线运营的合作方之一。柬埔寨所在的东盟地区生产的热带水果、冰鲜海产等,是国内尤其是西北地区大量需求的产品。

    2020年10月30日,由柬埔寨金边起飞的客改货飞机装载着18吨芒果干运抵兰州中川国际机场,货物卸载后,重新装载18.6吨百货产品,从该机场飞向巴基斯坦拉合尔,两个航班同日一进一出,标志着“东盟—兰州—南亚”航空货运通道顺利开通。

    由此,一条更加优化,串联起中国、南亚、东盟的货运航线逐渐清晰:将兰州至拉合尔的航线,延伸至金边,形成了“兰州—拉合尔—金边—兰州”的闭环货运航线。

    “陆空联动”优势突出

    兰州地处全国城镇体系9大综合交通枢纽、21个物流节点、18个铁路集装箱中心站之列,区位优势明显。2016年,国家口岸管理办公室批复兰州铁路口岸对外开放,成为甘肃省首个铁路开放口岸。

    《环球》杂志记者采访了解到,早在南亚货运航线开通以前,甘肃省就通过开行国际班列,让既不临海、也不沿边的内陆地区外贸有了便捷的通道。如今,甘肃省向西、向南分别形成了成熟稳定的中亚、中欧、南亚、“陆海新通道”四大国际贸易大通道,且建成了兰州、武威、天水三大国际陆港和兰州、敦煌、嘉峪关三大国际空港,这些已成为甘肃乃至整个西北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平台。

    在众多开行的国际班列中,以公铁联运方式运行的南亚公铁联运班列,被认为是甘肃最具特色的国际班列。

    2016年,兰州至尼泊尔加德满都公铁联运班列顺利开行,广东、浙江等地生产的家电、服装等产品以及青海、甘肃的化工产品经组装后,先通过铁路运输至西藏,再通过汽车运输,经西藏樟木、基隆等口岸出境,最终运抵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成为国内最早开行的南亚公铁联运班列。

    2018年,兰州开通至巴基斯坦伊斯兰堡的南亚公铁联运班列,班列从兰州始发,由铁路运输至喀什综合保税区,继而转为公路运输,经红其拉甫口岸出境,最终抵达伊斯兰堡。行程全长4500公里,用时13天,比原来通过天津、青岛的海运缩短近15天。这是甘肃打通的第二条通往南亚地区的国际货运通道,对打造“中巴经济走廊”起到了实质性的推动作用。

    如今,兰州已成为国内为数不多同时开通南亚国际班列和南亚全货机航线的城市之一,陆上丝绸之路和空中丝绸之路互联互动,架起了中国西北通往南亚的开放桥头堡。

    想方设法盘活通道资源

    专家表示,随着近年来国际局势日趋复杂,更多向西开放的陆路和航空通道对保障国家战略安全,以及新时期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都具有重要作用。如何进一步盘活甘肃通道资源,成为各方运营企业和政府监管部门考虑的重点。

    程琳告诉《环球》杂志记者,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2020年南亚公铁联运班列停运较多,航空货运成为主要的补充方式。目前,“金边—兰州—拉合尔”航空货运主要运载货物为服装、百货和家电,这与南亚班列运载货物大致相同,每个班次的货值在200万元人民币左右,进口货值约为70万元人民币,航空货运高附加值的特点并没有体现出来。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除上述物品外,中国生产的手机、电脑等智能终端产品也是巴基斯坦大量进口的货品,运载这些货品每个班机的货值可达1000多万元人民币,这将极大提升货运效率。但由于兰州中川机场缺少相应货品出口资质等因素,这一出口远景暂未实现,也成为政府部门和企业下一步争取的重点。

    在南亚班列方面,2020年中尼专线受疫情影响,吉隆、樟木口岸一度关闭,2020年8月起限制性开放,货物通行缓慢,班列业务暂时停运,去往南亚地区的货物运输工具由原来的公铁联运,转为全程汽运。未来面对疫情的不确定性,南亚班列依然有停运风险。

    目前,各方提出在吉隆口岸采取集装化吊装过境模式出口货物的运行方案,即采用硬质“集装器”或柔性“吨袋”作为货物包装物,将货物集装化交给尼方,集装化包装物不再返回中国。

    该方案中,中尼双方车辆、人员都不过境,且中方与尼方车辆、人员均无交叉接触,防疫更加安全可靠。程琳介绍,这是疫情下全国首创的采用集装化吊装过境模式出口货物,该方案目前正在进一步商谈中。

    此外,通道的根本目的还在于吸引优质龙头企业落地,将通道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目前,甘肃(兰州)国际陆港、兰州中川机场航空港范围内均缺少优质企业,对地方经济带动能力欠缺,这也是今后各方重点发力方向。

责任编辑: 宋燕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51127274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