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路南山滩
2020-12-07 09:43:01 来源: 新华社
图集

  这是10月24日在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拍摄的赵家庄村养殖小区(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

  新华社兰州12月6日电 题:寻路南山滩

  新华社记者李杰

  祁连山畔,千里冰封。迎着寒风,记者来到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赵家庄村,听闻村里南山滩上,有个养殖小区蹚出一条致富路:52户养殖户户均收入超过10万元,还带动周边农户增收。

  南山滩原本是个戈壁荒滩。过去,沿着杂草间生的崎岖道路来到这里,映入眼帘的,是“一川碎石大如斗,风吹满地石乱走”的景象。如今,这里的养殖场房鳞次栉比,通行道路整齐划一。

  清晨的寂静,被湖羊进食声打破。52岁的徐正文将玉米等辅料混入粉碎的草料中,正沿着食槽缓缓给湖羊喂食。

  问及脱贫致富的经历,徐正文放下手中的塑料桶,慢慢低下头。他18岁时,父亲便离世,原本贫困的家庭雪上加霜。他挑起家庭重担,可家中6亩地,广种薄收,“吃了没种子,留了种子没吃的”。

  苦难更加坚定了徐正文改变命运的想法。

  县城工地背沙袋出苦力,仅能糊口;买拖拉机运沙,活多时才能攒下些钱;帮企业收购酿酒大麦,市场火爆时收入稳定;种植蘑菇,附加值高但销路不畅……徐正文闯荡30多年,发现只有产业稳定,收入才能稳定。

  “过去大家都种地,人均2.7亩地,亩均产值500元左右,日子咋能不苦?”村党总支书记杨永俊说,村里将近一半地方没有机井,灌溉很难。2010年前后,村里下定决心“有水走水路,无水走旱路”,推动牛羊养殖、高原夏菜种植、农家乐三大产业同步发展。

  这是10月24日在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拍摄的赵家庄村养殖小区(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

  在外漂泊的徐正文,看到家乡的产业稳定了,便返乡当起“羊倌”。如今,他们一家在南山滩养殖小区里找到幸福出路,他的年收入有5万多元,母亲安康,妻子贤惠,儿子今年刚刚通过专升本考试……

  “啥价呀,要多少?我牛还小,元月份才能卖,我先帮你问问。”不远处,传来村民严进有的声音。60岁的严进有不仅是黑牦牛养殖大户,年收入20多万元,还是远近闻名的“消息通”——哪里牛犊便宜,哪里牛卖得贵,他都知道。

  随即,严进有便在微信“赵家庄养殖群”里发布客商采购信息。过去,严进有总在村里等客商收购,因为卖活牛省事。一次出门销售,他才发现屠宰卖肉更划算:活牛卖32元每公斤,屠宰后牛肉卖30元每市斤,一头300公斤的牛能出340多市斤肉,能多赚不少钱。

  严进有发现,价格信息、进货及销售渠道对于产业增收意义重大。家里的客厅也被他布置成“聚义厅”,供附近养殖户随时讨论饲料、价格、防疫等情况,共享各自资源信息。如今,微信群成了新的“聚义厅”。通过信息共享、协同发展,村里的牛羊肉远销青海、宁夏等省区。

  记者打算离开南山滩时,又遇见大学生“牛倌”黄培旭。他刚从永昌县城卖牦牛回来。29岁的黄培旭,大学毕业后在西北一家化工厂上班,后来返乡创业,也在这里扎下根来。

  起初,周边人都不太理解,在城里就业多好,为啥回来?黄培旭说,刚开始自己也不想干,听从家人的劝说回到家乡,干着干着就有了兴趣,有了用武之地。

  现在,黄培旭不仅自己养牛,还向周边农户普及防疫知识。从父母手中接过“接力棒”后,黄培旭每年收入超过10万元。“我每年能比父母养牛时多赚3万多元。”他说。

  夜色渐起,记者离开南山滩,返程路上,思绪万千:脱贫致富的道路不尽相同,但产业兴旺的道路,大致都离不开政府引领铺就产业路、农户共建共享信息路、青年返乡接力超越路。(完)

  这是10月24日在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拍摄的赵家庄村养殖小区(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

  这是10月24日在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拍摄的赵家庄村养殖小区(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范培珅 摄

  在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赵家庄村养殖小区,村民给羊喂草(10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马希平 摄

  在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赵家庄村养殖小区,村民给牛准备饲草(10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马希平 摄

  在甘肃省金昌市永昌县赵家庄村养殖小区,村民给羊喂草(10月24日摄)。新华社记者 马希平 摄

责任编辑: 刘欣瑜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6830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