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通讯社主办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健康养生 >> 正文
【专家讲座】“躯体形式障碍”的防与治
2017年09月14日 13:12:27
来源: 甘肃日报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专家讲座】“躯体形式障碍”的防与治

  生活中,当身体出现各种不适感或者疼痛时,大多数人一定会想:是不是身体哪个器官出了毛病?然后四处求医问药。多数病症在求医问药之后治愈或缓解,但有些却怎么也找不出病因。为什么各种检查做下来,没查出什么病,但身体的不适感仍真实存在?心理专家提醒大家:此时,应该考虑有可能是心理疾患。

  陌生的“躯体形式障碍”

  医学上将“躯体形式障碍”描述为:病人常会有多种躯体不适,并以持久地担心或相信各种躯体症状的优势观念为特征的神经症。简单地说,“躯体形式障碍”是一种轻型的神经症,特征是这种病的患者总是会伴有身体上的不舒服,并且深信这种不舒服就是躯体生病造成的。总是会因为身体的不适反复就医,总是对自己的身体忧心忡忡,就算医生给再多的解释或者做再多的检查,依然不能消除他们心里的疑虑。

  “躯体形式障碍”的成因

  导致“躯体形式障碍”的原因是多层次的,心理社会因素中的述情障碍、潜意识获益等,在疾病发生中也起到重要作用。

  从心理社会因素来看,这些病人中大部分通常病前有一定的压力或应激事件。而所谓的“述情障碍”,是指在情绪的感受和表述上有障碍,患者的情绪不能通过语言表达出来,而是通过所谓的“器官语言”释放出来,就会表现为器官和躯体上的感觉。另外,潜意识获益也是存在的。病人的躯体症状可以在潜意识中为患者提供两种获益,一是通过躯体症状宣泄缓解情绪冲突;二是通过患病角色,可以回避应该承担的责任,并获得关心和照顾,当然这些心理过程是在无意识中发生的。曾经有一个中年妇女在丈夫过世后,情绪低落、痛苦不堪,而后来渐渐转变为身体上的疼痛。其实就是将痛苦从精神上转移到了躯体上,这就是一种潜意识获益。

  为什么心理上的因素能影响躯体呢?人的器官并不是独立的,我们的胃肠、心脏、膀胱、肌肉、血管都由神经支配,而神经又受到大脑的支配。如果我们长期处在高压、多虑、情绪不稳定中,就会导致植物神经紊乱,有些器官就会功能失调。因而,当我们面对躯体症状时,要排除相应器官的疾病,同时也要综合考虑自己的心理状况和环境因素。

  “躯体形式障碍”有四种类型

  躯体化障碍 经常伴有变化多样的躯体不适症状。这些症状又往往涉及身体的任何系统和器官,最常见的是胃肠道不适(如疼痛、打嗝、返酸、呕吐、恶心)、异常的皮肤感觉(如瘙痒、烧灼感、刺痛、麻木感、酸痛等)。还有其他方面的疼痛。这些病人经常有明显的抑郁和焦虑,病程也是慢性和波动性的。

  躯体形式的自主神经功能紊乱 患者往往会有心悸、出汗、颤抖、脸红等症状,常常有部位不定的疼痛、烧灼感、沉重感、紧束感、肿胀感。常见的有胃肠神经症和心脏神经症。胃肠神经症在胃镜检查中往往会显示“浅表性胃炎”或“糜烂性胃炎”,但消化科的常规治疗不能改善患者的症状。心脏神经症的患者长期胸闷、心悸、胸痛,但心电图甚至冠脉造影等都检查不出问题来。

  疑病症 患者总是先入为主地认为自己可能有一种或者几种严重的躯体疾病,明明是正常的感觉,也会觉得异常,并且总是为此苦恼,有明显的抑郁和焦虑。

  躯体形式的疼痛障碍 这种病症伴有持续而严重的疼痛,并且,这种疼痛难以用生理和躯体来解释。疼痛的发生和情绪冲突或者与心理社会因素有关,医学检查不能发现疼痛部位有相应的病灶。

  “躯体形式障碍”的治疗

  在治疗时,首先要对该病的患者做全面的检查,先排除躯体疾病的可能,然后给予他们充分的心理支持,小剂量的抗抑郁、抗焦虑药物,可以调节已经失调的植物神经功能,使其感觉的症状得以缓解。

  对于患者本身而言,要尽可能从躯体症状的关注中转移出来,避免不必要的重复检查。患者心理上要有身体上的不适不等于有大问题的观念,如果追求绝对的健康,反而会形成焦虑,导致植物神经功能的失调,带来更多的不适感,从而陷入恶性循环中。对于内心有明显冲突压力的患者,不回避,积极面对是治疗的关键,当然,这样的转变并不容易,此时也需要成熟的心理干预治疗。另外,很多时候,对患者来说,来自家人的理解也非常重要。

  心理治疗 目的在于让患者逐渐领悟躯体症状对其具有的意义,改变其错误的认知,最初浅的治疗目标是使患者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与健康有一个比较正确的理念。目前,常用支持性心理治疗、动力趋向性心理治疗、行为认知治疗。

  药物治疗 可用选择性5-羟色胺回收抑制剂或双受体回收抑制剂等药物。用药时应注意从小剂量开始,向病人说明可能会出现的副作用,以及起效的时间,以增加病人对治疗的依从性。

  治疗时应该注意以下四点:

  重视医患关系 治疗开始时要重视医患关系的建立。以耐心、同情、接纳的态度对待病人的痛苦和叙述,理解其的确是有病,而不都是“想象的问题”或“装病”。

  重视早期的医学评估 早期阶段应做彻底的医学评估和适当的检查,医生应对检查的结果给予清楚和正确的解释。

  尽早引入心理社会因素致病的话题 一旦确诊为“躯体形式障碍”,医生应尽可能早地选择适当的时机与病人进行心理社会因素与躯体疾病关系问题的讨论。要鼓励病人把疾病看成涉及躯体、情绪和社会方面的疾病,并有相关的多层面的干预。

  给予适当的解释、保证 根据医学检查结果给予解释和保证,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治疗作用。但保证应在适当的时机进行,不能在各项检查之前和病人未能适当诉说他们的苦恼之前就轻易作出。(董绍军)

分享到: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 编辑: 陈楚培 ) 【字号: 】【打印】【关闭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1663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