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麦积山之约
2019年04月09日 08:54:00
来源: 甘肃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等到一路的小村庄被我们抛到身后的时候,麦积山就在前面蹲守着,这似乎是我和它的心灵之约,总觉得它一直在等我的到来,而我总有一天会因它而来。

  一座山,柔软了一座城市。

  当麦积山突兀地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内心是一种强烈的震撼之后的慌乱。放眼看,周围松竹丛生,重峦叠嶂,远处绿雾缭绕,群峰环抱,而我的面前一秀崛起,突兀俊俏,像是时光堆积的一个城堡。而一个个洞窟像是一只只沧桑的眼睛,打量这婆娑的人世间。而行人像是岁月的坐标系上的一个个点,沿着时光的脉络探寻岁月留给我们的奥妙。一千多年的光阴在那里堆积、打磨、斑驳、脱落,凝固、晕开……岁月就在那里打了个结,柔软而又亮丽的结。

  佛祖在石窟或者阳光下用人类赋予的他们的姿态、表情、眼神、手势打量着芸芸众生,与岁月抗衡的也只有泥土。那座山,忘记了用草木修饰,也无须流水装点,那红色的沙砾岩层适合滋长人类的智慧,更适合记录时光的脚步。荒芜了草木的枯荣,而滋长着生生不息的力量。

  那是大自然的绝版,人类的智慧巢穴,灵魂的高地,岁月的大手笔,东方雕塑馆。我仰望着一个个洞窟,我的目光与悬崖上静默的佛祖的视线触碰,心灵瞬间柔软。沿着悬空的台阶拾级而上,心有点慌,不知道眼神放在哪个位置就可以心安。石窟里供奉的各种雕塑静默着,有些被岁月剥离得看不清楚眉眼了,可是依旧能感觉到表情的柔软,光阴在他们的眼前翩跹,岁月在他们脚下婆娑。他们已经记不得是哪双手赋予泥巴以生命,是哪双手让色彩鲜活,是谁的脚步在哪里踩下了第一个脚窝。有些佛龛里有佛在岁月里蹲守,在岁月的剥蚀里依旧拈花一笑,有些佛龛里空空的,唯有鸟群们的粪便醒目地在泥土上点缀着。我想,鸟儿们一定是没有信仰的,否则不会如此轻慢任性。

  几千年的光阴就定格在悬崖上,斑驳了的是壁画,脱落了的是泥巴,念想才是生生不息的力量。我的目光触碰着那些佛,他们一脸平和地站在山头看着芸芸众生,倾听和沉默就是他们的大智慧。

  站在山巅,我也像是一粒沙子一样柔软而又坚硬,我和时光对峙,和阳光厮守,千年的光阴在我的面前蹀躞而行。

  走出麦积山石窟,到处都是阳光,随处都是绿意,我似乎有一种穿越时光隧道之后的释然与怅惘。坐在透亮的阳光下,看着远处一片重峦叠嶂到处郁郁苍苍,像是密密匝匝的光阴,而面前的麦积山就像是岁月的城堡,藏着多少时光的秘密,多少指纹被指纹覆盖,多少脚步被脚步淹没,我的脚印也转瞬即逝。

  把麦积山留在身后,我们就去植物园,因为天水植物园闻名遐迩,不但占地面积大,而且有南北兼备的1800多种植物。我和孩子充满了期待,我就想象着该是多么葱茏的一个植物王国。

  一路上都是满目奇花异草争奇斗艳,姹紫嫣红,青松似海,云雾阵阵,处处绿意满怀又绚丽多彩,觉得心都像是一株三叶草呼吸着醉人的芬芳,似乎眼前的空气都是绿油油湿漉漉的。植物是如此让人感觉安心又舒心,真像是三毛笔下的,一半在尘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既脚踏实地,又仰望星空,所以坦荡自在。

  路上行人不是很多,可是有花草们可人的模样,我们感觉脚下云淡风轻,孩子看到不认识的植物,不知名的花,一个劲地问花草的名字。其实,在植物的王国里,有没有名字都不重要啊,所有的花名还不是人类贴上的标签吗,它们只是自顾自生长,自开自落自芬芳,只是有时候人类很容易把自己的心情和花儿的表情牵强附会。我也像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睁着迷惑的眼睛看着清心可人的童话般的世界。各种针叶林、阔叶林随意舒张,有些地方几乎挡住了行人的去路。

  走了很久,问问返回的行人,行人说快到了,孩子更是充满期待。他说,妈妈,植物园里是不是有动物出没,我们会不会看到野生老虎?我笑而不语。

  又走了不长时间,看到远处山巅之上有座亭子玲珑俊秀,亭子下瀑布悬空而下,我的脑袋里想到的是“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瀑布落在脚下的岩石上溅起晶莹的浪花,随即浪花又像是调皮的孩子一样躲在了浓密的树丛中,一路欢歌,我似乎听到了浪花在打闹、嬉戏、逗趣,每朵浪花都呼出绿色的气息……

  几个行人在拍照,我们再次问目的地,行人摆弄着三脚架说,这一路走来的就是植物园啊,已经到了。孩子一脸的讶异说,难道不应是很大很大一个园子,然后我们买张门票进去,导游给我们讲这个植物园有多少种植物,最古老的植物有多少年的历史,还有多少种植物只有天水植物园才有,是地球上的绝版,我们在寻找的过程中就观赏完了?我笑着说,你不觉得最美的风景都在路上吗?我们不是一直都在植物的王国里徜徉吗?

  回归的时候,我们没有原路返回,选择了一条车走的路,两边依旧是高大的树木,等到找到一个出口时,已经把我们带到了山脚下。

  来的时候同事就说,一定要在山下吃顿农家饭,美景配上美食,才是真的美味。路边上也伫立着各个农家院的广告牌,我们沿着小路下去,就看到了许多农家小院,因为也不了解饭菜质量,就很随意走进一家,门口没有招牌,可是门框上挂着“精准扶贫重点户”,内心忽然有点柔软,似乎还吃出了一种情怀。

  一家人坐在小院里,感觉好像回到了农村老家。

  小院里再没有其他客人,我们点了个农家土鸡,一家人打着牌,感觉很惬意。等到鸡肉上来,孩子已经一脸的馋相了,我尝了一口,味道也还不错,不过,比起我们本地的饭食,还是有点粗糙,味道上欠缺了点。也许,美味永远都在故乡。

  回到宾馆之后,麦积山的石窟像是一只只眼睛注视着我。大地的雕塑在岁月里清晰,也许会在我的记忆里模糊?可是,这样的生命之约我岂能辜负!(吴晓明)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341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