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火车奔驰在河西走廊
2019年03月05日 08:35:29
来源: 甘肃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我至今对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一次从嘉峪关到兰州的出差记忆犹新。

  那时候从嘉峪关到兰州,可供选择的火车车次不多,车票也不好买到。那天运气不错,起了个大早,瑟瑟寒风里在窗口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买到一张当日502次的硬座车票。早上七时从嘉峪关站出发,蒸汽机车作为牵引动力,车速慢,据说途中机车的蒸汽箱需要加水和补充燃烧的煤炭,大小火车站都要停车。停下再开,“呼哧——呼哧——”,火车头发出吃力的声音,在汽笛“呜——呜——”的不断鸣叫声中开往下一个车站。

  挤在人满为患的车厢里,坐在冰冷的座位上,感到无聊时站起来活动活动。穿过河西走廊的酒泉、张掖、金昌、武威,天已经全黑,列车疲惫地赶到了武威南车站。列车停下后,旅客要携带着行李,通过站台,转移到停靠的另一组列车上。虽说车次不变,通过平台在站内转车也方便,持有的车票继续有效,还坐原来的座位。但经此折腾,倍感心情不爽。夜间快到祁连山脉的乌鞘岭车站时,列车前面的两辆蒸汽机车在牵引,后面一辆蒸汽机车在推动助力,才可以喘着粗气连拉带推爬上这个河西走廊海拔最高的火车站。

  暗夜在窗外流逝,蒸汽机车的喘息声隐约在耳畔回响。海拔高,缺氧,车厢内的取暖锅炉烧不起来,丝丝冰冷使人无法入眠。坐在寒气逼人的座位上,感到关山迢递,云路逶迤。借着昏暗的月光,望着无远弗届的原野,虽山川雕丽,阡陌如绣,想到旅途中的不舒适,也不免惆怅。

  经过一个昼夜的旅行,次日凌晨六点多才到达兰州站。

  尽管裹着厚厚的棉袄,在列车上过一个昼夜,还是被冻感冒了。

  改革开放奏出了铁路发展的华彩乐章。二十多年来,不但使铁路机车牵引动力历经了蒸汽机车、内燃机车以及电力机车的换型而不断提速,和谐号及复兴号动车早已飞驰在祖国广袤的大地上。

  如今,数趟高铁列车在兰州与嘉峪关间对开,随时出行都有到发时间适合你的列车乘坐,不用到售票窗口买票,网上购票方便快捷,电子支付简单准确。

  上个月从嘉峪关出差要回兰州,我像往常一样选择乘坐高铁。上车后,通过移动电话,告诉母亲到站的时间。母亲接到电话,稍事休息,就开始擀面条,煮扁豆。

  高铁的舒适性自不必说。启动后,时速在数秒钟之内达到二百多公里,无噪音,无摆动,平稳快捷。车厢内的红色电子显示屏上不断滚动显示着列车经过的城镇、车厢内外的温度和列车运行的时速。

  在空调机的作用下,车内温度基本恒定,可以泡杯茶上网,也可以将手提电脑放置在小台上悠闲地查阅资讯。高铁列车穿山越洞,猱升蛇行,如履平地。高速运行之中,根本来不及欣赏四周瑰奇伟丽的景色,车窗外迅速后移的森然的山峦丘壑,仿佛活了起来。青色的山,绿色的畦,潋滟的流水,十里稷稷的松壑,都抛在了后边。祁连雪线,似乎一直在与我们的高铁列车捉迷藏,时隐时现,时长时短,时近时远,逍遥在车窗之外,漂浮在群山之巅,恰似白云,宛若轻烟,瞻之在前,忽焉在后,似触手可及,又只可远观而不能靠近。

  绵延逶迤的群山,错落有致的城镇,风姿绰约的农田,炎炎夏日之中令人向往的雪山和绿地,随着高铁列车的飞驰,一闪而过,都离我们远去。

  高铁拉近了城市的距离,缩短了交往的时空。

  穿越河西走廊,接近七百公里,四个小时多一点,转眼就到了。

  历史的胶片在慢慢回放。当你在离这个时代的放映机镜头最近的地方窥探故事情节时,照在银幕上的光束录播着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故事,背景就是这个时代熟悉的旋律。

  《楚辞》上曾说“朝发兮葱岭,夕至兮明光”,应该就是高铁“河西走廊篇章”最好的解说词。(尚友文)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1928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