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大地之湾
2019年01月31日 16:02:57
来源: 兰州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大地湾原始村落□资料照片

  大地湾博物馆

    作者:艾青 西北师范大学戏剧与影视学研究生。

  有风从耳边路过,那些神秘的声音从我的脑海中抽离,惶惶然我从将近8000年前的故事中走了出来。

  阳光将天空淘澄的更加清明,湛蓝湛蓝的,沧海桑田终究是地上的事情,文化就像是这一片大地的筋骨血脉,深深的孕育着愈加蓬勃的生命。

  有人说:1000年历史看北京,3000年历史看西安,8000年历史看天水。在天水秦安这一片土地上曾经传承着中华远古文化的星火灿烂,大地湾遗址的发现将中华文明的起源向前推了3000年。

  那个时候的大地湾,水草丰茂,在这个两沟夹一河的稳定结构里人们在此处繁衍生息安稳生活,经历着生与死的考验,也发展着可以永恒的文化。大地湾的先民从早期的渔猎采集形式发展到后来的粟作农业经历了四个经济发展阶段,而这四个发展阶段就将人类在大地湾的生活推向了6万年前。我无法想象6万年的发展是怎样在这片寂静的大地上延续的,生命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东西。一个生命承载的不仅仅是赋予他的情感与时光、成长与消散,而是一种至关重要的力量。这个力量可以改变现有的生活,可以发展意想不到的未来,可以灿烂他的生命也可以延续永恒的辉煌。人类就是用这种简单的方式开拓着他们的智慧,发展着他们的文化,延续着生命的力量,点燃了中华文明的火花。

  人类的感情随着生命的诞生与陨落而产生出了丰富的悲喜。于是他们试图记录,试图将自己特殊的感情保存下来。欢愉、悲痛、孤独、不安、兴奋,但那时的他们还没有办法去思考更多的细腻的感情。或许只能将这一件件留于心底的事情记录下来。绘画、文字就这样随着世人观察天地的角度出现,随着先民逐渐开化的思想出现在他们的身边,然后他们将那些时刻陪伴于自己的生活用具绘上能表达自己格外感情的花纹。

  那带着历史尘埃的彩陶坚持了千年,将自己的色彩与花纹保留了下来,网纹、鱼纹是最常见的彩陶花纹,透过这些花纹我们仿佛能看见先民最为普遍的一个采集方式。他们或抽象或闪现着创新的艺术形式,将一个个单纯色彩的彩陶罐子变成了带有生活创作的艺术品。这些艺术品中不仅包含着对生活的热爱还包含着沟通的渴望。我们从遗留下的陶片中发现了多种符号,这种符号就是上古时期的文字,然而现在的我们已经无法破解其中的真正意义。

  我想无法破解也好,那时的他们拥有着自己的文明,拥有着自己与世间万物交流的方式,我们就算破解也无法懂得其中的意义所在,也无法复原那些久远的习惯,他们于我们终究是符号的存在,我们于他们终究是梦中都无法预见的未来。

  生活的方式,房屋的搭建,彩陶的烧制,神秘的宗教,随着时间漫长的流逝将曾经那些日常的生活变成了一个个谜团。生命的起始于陨落仿佛已经不能去丈量那漫长而没有具体记录的时光,只能用文化的兴起与衰落去叹息那些随沧海桑田而消逝的文明。

  多数时候我更愿意去亲自触碰那些我所陌生的一切,历史、文化、宗教、艺术……凭着自己双手绝对的触感,凭着自己双眼绝对的真诚,凭着自己完全深入的内心。所以听着讲解的我只想自由的行走在曾经孕育过辉煌文化的黄土,去感受这一片土地所承载的厚重历史,去试图用自己的步伐去合拍那些行走于此地的先民。

  我想切实的去触摸这一片土地,超越生命的土地。

  大地湾,这片土地蕴含着的勃勃生机触动着我的心灵,我感受到了他跳动着的脉搏,听到了他血液流淌的声音,他告诉我们远古文化遗存的巨大宝库我们只是打开了一扇大门。

  母系社会的发展成就了后来神话传说的女娲,但在大地湾这一片土地让你不得不相信,那些上古的神话是切实存在的。

  女娲生于风沟,长于风台,藏于风茔。

  这里的女娲祠从先秦就存在了,人们将女娲信奉了千年,他们同样生于风沟,长于风台,藏于风茔,风氏也在这里世代流传。可能这就是我们与上古那些血脉的相连,在我们去想象千万年前的同时也给现在的自己一个方向。

  有女娲“捏土造人”的传说在这里就有口女娲造人的用水之泉,据说女娲祠前立的那一块石头就是从神秘的女娲洞最深处找到的,而那块石头就是女娲用来“炼石补天”的。

  “女娲洞很深,正常人走到深处都会缺氧。”同行的是一位当地长大的负责人,“小的时候我们还进去过,后来长大了,也就不敢再贸然进去。”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的心中都有了很多放不下的东西,也有了很多需要放下的东西,我们开始敬畏曾经因为懵懂无知而冒犯过的神话,开始思绪世间是否有生命的轮回,是否有所谓的天上地下,我们离开这个世界之后究竟魂归何处,那些让我们牵挂的人是否知道我们的思念。超自然的力量能不能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能不能让我们去往下一个极乐。

  在发着白色光芒的烈日下“炼石补天”四个字带着阳光的残影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所以我怀着一种胆怯而虔诚的心态去抚摸了女娲石。并没有汩汩神力不断注入我的体内,只有些许温热的触感融化了我略显试探的指尖,我将整个手都放了上去想细细感受那恢弘的神话故事。

  祠堂里传出了阵阵哭声,我站在祠堂外怔怔地看着一家十几口人跪在女娲神像的脚下,站在一旁的老者说了一段话之后,跪在最前面的那位母亲双手合十对着女娲神像倾诉。说着说着她开始哭泣,她来不及抹去眼泪只是向女娲倾诉着,我仿佛听见她向女娲诉求另一个人在下面的美好生活,她让那个人什么都不用担心。世间之事已与他隔绝,然而母亲的诉求与哀伤感染了身边的家人,有人开始忍不住抹泪。我的眼底也渐渐雾了起来,于是赶紧转过了身。

  看着跪在女娲像前的那位母亲不断涌出的泪水我突然想起,千年前那个看着青年死亡不知自己为何如此痛苦而流泪的女人。那个女人或许就是青年的母亲吧,她不断涌出的痛苦泪水像极了这位母亲,都在为早逝的孩子祈求灵魂的安好。我突然懂得了数万年前人类努力使自己的生活更为美好的原因,也懂得了他们拥有艺术与宗教的意义,那一切都源于相互之间无法分割的爱。

  女娲神像的目光沉静而坚定的看向祠外,祠外是大地湾,是永恒历经着沧海桑田的土地。我匆匆走出祠堂,再也听不见那饱含着希望的祈祷与悲恸的哭声,只能将祠堂两侧被拍照游客推乱的门彻底打开不要遮挡女娲凝望的视野。

  我们的身体中不可思议的拥有着所谓情感,这情感如同灵魂一样从我们诞生起就存在于这构造相同的身体里。充斥着满眼的正红与明黄在刺眼阳光的照射下让我有些惶惶然,忽然我感觉到了时间的轮回与现实的一切在我们本拥有的情感中分崩离析。

  走在空空荡荡的时光里,风中铃铃啷啷的声音敲击着不安定的思绪,我回望一眼色彩单纯而绚烂的女娲祠,离开。

  □艾青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40708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