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吕兰生:皮影戏的守护者
2018年10月19日 09:25:40
来源: 兰州晚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原标题:吕兰生:皮影戏的守护者

  吕兰生老人进行皮影制作

  制作好的皮影

  10月16日,金灿灿的玉米棒堆满了院子,79岁的吕兰生坐在院子中间,正在全神贯注制作他的皮影道具……对于这位老人家来说,皮影戏几乎陪伴了他的一生,目前吕兰生被确定为永昌皮影戏省级代表性传承人。

  皮影:来自祖传

  “小时候,随着爷爷、父亲走南闯北做皮影演出,那时候,皮影戏演出那个热闹啊……十里八乡的人们都来看,皮影戏下灯火辉煌,辉映着张张笑脸,演出的人精神抖擞,看的人喜气洋洋……但现在,演出、场景、气氛都大不如从前喽!”说起这些,吕兰生老人的语气中充满了落寞。

  永昌的皮影戏出现于清朝初年。当时的永宁堡(现水源镇)据说有四大皮影戏班。如刘家戏班、吕姓皮影戏班。戏班均由当地农户组建,人们忙时种地,农闲时演出,纵横河西一带,名气甚大。“皮影戏辉煌的时候一去不复返,发展到今天,就整个永昌县水源镇北地村4社来说,跟我同辈,年龄差不多的,懂皮影戏的,现在除了我,一个都找不到了。勉强能凑得上数的,就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演出时还能搭把手。”吕兰生说。

  吕兰生老人尽管已经年近八旬,但他耳不聋,眼不花,精神矍铄。2011年,永昌皮影戏被公布为甘肃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项目,吕兰生被确定为永昌皮影戏省级代表性传承人。在乡亲们的眼中,吕兰生老人是一位能人,他不但精通皮影文化,还常年组织皮影演出,从手把手带徒弟,到提线、伴奏、演唱,一人多能,什么都能干。

  制作:比较复杂

  “皮影的制作比较复杂,通常要经过选皮、制皮、画稿、过稿、镂刻、敷彩、发汗熨平、缀结合成等八道工序、手工雕刻3000余刀,是一个复杂奇妙的过程。制作好的皮影,还须选用好的黄牛皮,这些年黄牛皮价格上涨,质量好的也不太好找……”儿子吕学战介绍。

  “六口之家,30亩地,两个蔬菜大棚,忙的时候,根本没有时间操心皮影戏。只有闲下来的时候,满足老父亲的心愿,帮他晒干或熨平牛皮,方便他进行镂刻或染色……”说起皮影制作,吕学战对父亲吕兰生充满了敬佩之情。

  “平时我只能给他打打下手,镂刻制作或者指导正式的皮影演出,还得老父亲亲自出场,毕竟他是这方面的权威。”吕学战讲。记者注意到,在这个殷实的农家小院,处处可见皮影戏的痕迹,皮影制作工具及道具陪伴着一家人的日常。

  演出:日渐稀少

  “皮影戏演出的大都是传统戏曲,剧中人物按照生、净、丑、旦和文武官、兵的形象刻制。人物身高25厘米左右,分头、胸、腹、四肢四个部分,四肢又分肘、膝两段。先把这些部件分别刻制好,然后用丝线把各个部件串连起来。头和身体其他部位是分开的,演出时临场组装。演出时,根据锣鼓节奏牵动竹竿,根据剧情发展操纵人物上场,或坐或立,或来或去,或跪拜,或厮打。同时,配以吟唱和道白。”说起皮影制作及皮影演出,吕兰生老人讲得头头是道。

  吕兰生老人用欣慰的口气告诉记者,庆幸的是,皮影传承近几年备受政府方面的关注,但凡有演出,政府方面均给予了大力支持和帮助。截至目前,自己培养了3个徒弟。国庆节期间,文化馆组织演出,村里临时组建了一支十四、五人的演出队伍,演出效果还不错。

  “皮影戏,这是老父亲一辈子最大的梦想,但是这个梦想还能走多远?我也不知道。也许有一天,皮影这项传统文艺形式会和其他传统艺术一样,濒临消失……这个,谁也不好说。”49岁的吕学战对于皮影戏的明天不无担心。(通讯员刘峰三记者雒焕素文/图)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3581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