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沙井驿——凤凰山下腾飞的凤凰
2018年09月26日 09:25:34
来源: 兰州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清朝沙井驿驿站驿伕

  沙井驿铁路编组站 □孙华嵘文/图

  办公楼前练武的孩子们

  清朝大臣林则徐被谪戍伊犁途经兰州,对沙井驿留下这样一段话:“八月初七日,出兰州西门,过黄河浮桥,十里,至十里店……又五里沙井驿。

  沙井驿,地处兰州市安宁区最西端,北依凤凰山,南临滔滔黄河。历史上,沙井驿因偏远落后,史籍中少有记载。或有,也只是片言只语。如清朝大臣林则徐被谪戍伊犁途经兰州,对沙井驿留下这样一段话:“八月初七日,出兰州西门,过黄河浮桥,十里,至十里店……又五里沙井驿。将至驿处,山土坍塌,有仅留一蹊径者,驿舍亦破损。”(林则徐《荷戈纪程》),在名人眼里,沙井驿就是一个“山土坍塌”、“驿舍亦破损”的穷乡僻壤。新中国成立,贫穷状态改变不大,直到改革开放前,沙井驿仍是一处僻壤穷乡。2001年安宁区政协出版的《安宁文史资料》有文对沙井驿农民的经济情况这样写道:“解放初,沙井驿的农户,人均年收入69元,到1978年时人均年收入也只110元,其衣食住行之困难程度不问便知……”

  2017年深秋的一天,我随《沙井驿村史》编辑部一行对沙井驿进行了探访。到这里探访,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因为上世纪60年代初,我在这里教过书,对沙井驿的贫穷有一定程度的认识和了解。

  作为班主任,家庭访问是少不了的。印象最深的是三年级小同学王文禄的家。王文禄因擦不净的眼屎,同学们叫他“烂眼窝儿”,他和大多数孩子一样,冬天精身一件破棉袄,夏季一件无袖汗褟儿。一次,暑假过后未见他报名,才知已不幸离世。想到家长的痛心,我立刻前往慰问。家长哽咽着诉说孩子因病身亡的经过:……娃娃感冒好几天,也挑擦了(民间十指放血的疗法),也燎擦了(用点燃的黄纸在病人身上缭绕,以示驱鬼扶正),后来不停地抽风,才急忙拉着架子车到元台子砖瓦厂求医,可到了那里人已经断气了。当时,我盯着墙上挂着破了一角的小书包眼泪直打转,炕桌上,给我倒了水的碗边趴满了苍蝇。“万劫堕贫穷”,贫穷落后和卫生医疗条件的缺失,夺走了孩子的性命。另一位是家长叫王文珍的家。一间低矮的干打垒房子,既做饭又睡觉。乌黑的墙壁上挂着的一件棉衣特别引人注意,棉衣既无破损,又无补丁,原本蓝色的布料却难辨本色,随手翻看,白洋布的衬里依旧如新。棉衣是政府发给他的救济,舍不得穿,一直挂在墙上,长时间烟熏才成了这样。家里坛坛罐罐装满了粮谷,揭开盖子蛾虫飞舞,有的粮食已成了空壳。这是政府发给他的救济粮,舍不得吃,才有了如此的怪诞。

  沙井驿曾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沙井驿,窟窿田,又种籽瓜又烧砖”。这是对沙井驿土地功能的一种诠释。沙井驿传统上以农业为主,但能用来种植的土地很有限。严酷的自然环境,使农业生产难以发展,村民们一直过着

  贫穷的生活。然而,沙井驿的土地也有它与生具有的优势,这就是丰富的红黏土。这里的红黏土生产出的砖块质量好,建成的楼房不但坚固,而且红色的墙体十分好看。新中国成立,政府看准了这一优势,在沙井驿元台子建立了国营砖瓦厂,但砖瓦生产带来的丰厚经济效益与沙井驿村的人沾不上边。沙井驿人只能“抱着金砖没饭吃”。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改革开放拉开了市场经济的大幕,沙井驿人借此良机,利用红黏土,全民、集体、个人大办砖厂,沙井驿村乡镇企业如雨后春笋,纷纷涌现,并带动运输业、饮食业的不断兴旺。“沙井驿,红土川,又种蔬菜又烧砖”,沙井驿人靠大自然的赐予,利用党的富民政策,通过辛勤的劳动,很快甩掉贫穷的帽子,由最穷的村变成了安宁区的首富村。

  探访中,汽车在沙井驿老街一处停靠,站在路旁向南望去,一排排铁路道轨、一列列油罐列车、一架架高压线塔、一座座新型建筑,呈现出一派繁荣、现代化气息。远处,不时传来汽笛的鸣叫。陪同的社区王道明书记对我说,你现在站的地方正是原来老学校的旧址,你眼前的正是兰州北编组站——西北最大的铁路编组站。定睛凝目,真不敢相信眼前这片壮观的境地竟然是我曾经往返过无数次、通向河边小道周边的一片旧地。我仔细辨认,想觅得一点熟悉的旧痕,洞穴没有了,沟壑不见了,悬崖断壁间曲折的小路没了半点踪影。“一抹斜阳,数点寒鸦”,昔日的凄凉荡然无存。河边原来绿油油的菜地也不知隐没在何处,想起地里又红又大的西红柿,那酸酸甜甜的味道似乎又回到了嘴边。

  王书记告诉我,2006年以后,村里集体土地先后被北滨河路、新纪元汽车城、兰州西出口、北环路工程等项目建设征用,征用最多的就是铁路编组站,几乎征用了沙井驿集体土地的三分之一。大量土地被征用,社区得到了丰厚的补偿款,当时大家确实高兴了一阵子,有人已开始计算自己能分到多少钱了。但静心一想,不能一分了事,我们要为村民今后的出路着想,要为我们后代子孙的生计着想。经过沙井驿街道党委和社区党支部多番讨论,最终拟定了大办集体企业的方案。

  通过采访得知:社区党组织以“创业推动就业,创业推动发展”为理念,带动群众,先后办起了金地建材、亿嘉通商贸、大铭物业等集体企业,村民们有了就业渠道,生活有了出路,确保了农民失地不失业,失地不失利。同时,政府为被征地农民办理了养老保险。长效的增收机制,不但给沙井驿人带来了安定,而且随着集体经济的发展,居民的收入不断地增加,生活水平步步提高,日子越过越红火。近十年来,社区为居民发放米面油等福利,每年支出都在100多万元。

  汽车在蜿蜒、曲折的山路上爬行,依山势修建的道路两旁,一排排国槐、沙柳昂然挺立。站在山顶,望着绿意怡人景色,我不由赞叹:凤凰山啊凤凰山,你借势改革开放的春风,终于张开了你那美丽多姿的翅膀!记得在学校时,我喜欢爬山,老师们的晨练、学生们的体育课也多以爬山运动为主。由于植被太少,从山上下来往往一身浮土。我离开学校时,凤凰山除了几道水平沟稀疏的几棵小树,不见一块林子。想不到40多年不见,凤凰山已经建成了加压泵站、山顶蓄水池、灌溉主分支管线等设施,实现了凤凰山绿化灌溉面积全覆盖。王书记介绍:“现在凤凰山已栽种各类树木20万株,完成总绿化面积1844亩,获得了国家林业局颁发的《林权证》。

  沙井驿生态绿化建设的显著成效,也为兰州两山绿化和兰州的蓝天工程作出了贡献。他们理所当然地获得了兰州市政府授予的“兰州市绿化模范乡镇(街道)”的荣誉称号。

  从山上下来,我们参观了景宜家园。景宜家园是安宁区政府为沙井驿征地、拆迁户搬迁安置的一处居住小区,位于北滨河路安宁段。一幢幢气势恢弘的高层住宅楼,楼宇间宽阔地带一片片草坪、一棵棵成荫绿树,下棋的老人、聊天的人群、滨河大道奔驰的汽车……简直是一幅别具风格的现代“清明上河图”。

  走进家园,颇显气势的沙井驿办公大楼岿然挺立于楼群前列。办公楼的居务大厅宽敞明亮,楼内的警务室、财务室、电教室、档案室、会议室、书记室、主任室等依次排列;各科室电脑、打印机、复印机、投影机等办公设备一应齐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景宜家园无论楼宇的外观,还是内部的装修;无论小区的景色,还是周边的环境,都不逊于一线的城市。望着装束入时,精神饱满的工作人员,更让人刮目,令人惊叹!

  走进书记办公室会客厅,一圈沙发,温馨雅致;满墙奖状,耀眼夺目。站在窗前,凝目蓝天白云下缓缓流动的黄河,随风摇曳的柳条,我转身问王道明书记:“你还记得当年生产大队办公室的样子吗?”“怎么不记得,当时大队办公室就设在上寺,是原来破庙改建的几间平房。”道明书记也是我教过的学生,说话间,昔日沙井驿大队队部渐渐浮现:临街一侧大院里,墙角堆积着老庙拆残的破砖烂瓦、窗棂梁柱;一间不到30平米的办公室兼会计室,正面墙上挂着的毛主席像,靠墙摆放着两张三屉桌和几条长凳,桌子上的算盘、墨水瓶、灯煤油,墙上一排排夹着纸条的夹子……那时,老师们常挤在大队办公室听大队支书王天智代为转告区文教科的一些指示或传达区上的文件精神。叙旧说事,让人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入住景宜安居小区的沙井驿人,不仅仅满足于物质生活的丰裕,他们有更高境界的追求。2017年7月,沙井驿成立了文化中心,为居民们提供了文化娱乐场所。他们习字绘画,聆听讲座,唱歌练声,表演节目,精神面貌大为改观。

  “少年强,则中国强”。文化中心李善勇主任介绍说:社区专门抽出资金为少年儿童开设了书法,绘画和字画装裱以及武术等方面的培训班,孩子们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报名,现已有280多名少年儿童参加了学习。文化站所有培训都是免费的,突出公益性特点,这将对社区的文化建设产生持续、长远的影响。

  面对沙井驿天翻地覆的变化,我在想:凤凰山下的沙井驿,你40年华丽蝶变不正是“浴火重生的凤凰涅槃”吗?!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3483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