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风景独好折子戏
2018年03月23日 10:31:47
来源: 甘肃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原标题:【视点】风景独好折子戏

秦腔折子戏《虎口缘》剧照

秦腔《训夫》剧照

秦腔《周仁回府》剧照

秦腔《马前泼水》剧照

  闹社火、唱大戏,一直是陇原大地上最主要的年俗,在乡村尤甚,而“社火再好不如戏”也是很多人的口头禅,这里的“戏”,最主要的就是秦腔。作为流传久远的艺术剧种,以秦腔为代表的戏曲优秀传统剧目已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即使在多元娱乐方式冲击下的城市,比如兰州,一年一度的“金城之春”秦腔演出周虽是诞生于都市的商业演出,也竟能一票难求,给戏剧人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从传统里走来的戏曲优秀剧目以其彰显戏剧本真的“至美”,贴近大众的“至真”,顽强地抵御着漫长历史风雨的洗礼,凸显出长盛不衰的生命力。而在这其中,短小精悍、包罗万象、风格迥异、意味深长的优秀传统折子戏以其演出频次高、城乡观众喜闻乐见而成为一支名副其实的文艺“轻骑兵”。

  传统折子戏的当代价值

  优秀的折子戏是本戏里的精华片断,一直久演而不衰。好的折子戏矛盾激烈、人物鲜活、思想观点通俗易懂;结构安排上别出心裁,从头至尾都能“抓人”;形式上艺术特征鲜明突出、角色行当多种多样,基本功法最大包容。作为我国戏曲发展中产生的特有舞台现象,折子戏的出现是戏曲抒情本质及表演技巧化的一种必然。

  如果说优秀传统戏是时间积淀的精粹,那么作为本戏浓缩的折子戏则包含着本戏的一系列优点,其中的经典故事经过不同时代、不同群体不断的艺术加工、完善和漫长的演出实践磨合,最能戳中戏迷的欣赏兴奋点:老乡们在田间耕作或者是村口闲谝,拉一拉刘备张飞,哼一段三娘教子,讲一个精忠报国……或循循善诱、或现身说法,能振奋精神、调节情绪。时至今日,“老戏老演”的折子戏历久弥新、魅力不减,在日渐萧条的戏剧市场里一枝独秀,凸现出不可抹杀的当代价值。

  它是戏曲艺术的“活化石”。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折子戏虽然取之于本戏,但它是经过数代人的精心打磨而成的,是长期以来本戏中艺术创造最成功和成熟的部分,是艺术审美中“自然选择”的优胜者。它不但在主题、题材等方面超越了它的母体本戏,更是于岁月的更迭中穿越了时空,成为戏曲艺术不朽的典范。它自成一体,结构紧凑,内容鲜活,表演、舞美融为一体,恰到好处,达到戏曲最高的美学境界。

  它是戏剧教学的“教科书”。折子戏是演员训练的最优教材,具有很强的培训价值。折子戏内容形式包罗万象:天上地下无所不包,武戏文戏无所不及,生旦净丑应有尽有,唱念做打举目皆是,程式繁多而各有侧重,直截了当,针对性强,有“公共科目”也有“专业科目”,涵盖戏曲表演的基本要求,同时也可以缺什么就重点补什么,手、眼、身、法、步,该练的都能练到,这种资料性、系统性、精练性是其他剧目形式所无法企及的,自然而然地成为演员们的必修课。所以在剧团里,一个演员有多少“能耐”,关键也是看排了多少戏,能演多少“身子”。

  它是道德教化的“资料库”。折子戏流传广泛,艺术教化作用巨大。不同于传统呆板的说教,艺术教化作为艺术的“副产品”,有着无法替代的优势,它潜移默化、润物无声,却又周到细致、沁入骨髓,只把那人间至真的理娓娓道来,让人不知不觉中心悦诚服。以广泛流传于我省观众中的秦腔折子戏为例:神勇当有《火焰驹》,智巧就是《回荆州》,忠烈莫如《金沙滩》,刚健便是《斩秦英》,慈爱当数《三娘教子》,柔情便有《华亭相会》……个性鲜明的角色,特色突出的情节,隽永的做人道理,浓缩了中华文化的精髓,入情入理、易明易懂,入脑贴心,让人们在艺术欣赏中感应心灵,激发出善良和崇高之情。戏迷,特别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戏迷也是经常挂记着折子戏,他们对于这些折子戏的情节烂熟于心,甚至能唱上几嗓子,而戏里的精髓,也便化在了他们的血液里,成为举手投足间的理所当然,教子不可或缺的教材,励志不可多得的佳品。

  它是深层娱乐的“当家菜”。折子戏脍炙人口,具有很强的娱乐功能,这其实也是戏之为戏的“当家主菜”。人们看折子戏,或偏重情节,满足好奇心、受到传统教育;或好于表演,行云流水的舞美,珠圆玉润的唱腔,感人至深的情节,都带给人美的享受。另外,折子戏唱词、曲调和板式因其经典而相对固定,易于被人接受和传唱。同时,折子戏组台选择自由灵活,演出适应性强,最大限度地契合了当代观众的欣赏习惯,满足观众的观赏需求。

  折子戏的求美和创新

  折子戏虽然在戏迷中影响巨大,但在戏剧专业比赛中却较受冷落,这是因为一般在戏剧比赛里比较注重创新,对继承却相对轻慢了一些。当然,谁也不可否认创新的重要性,要不然戏剧如何向前发展。只有很好地继承了传统,才能更深刻地理解艺术的内涵,继承艺术优势和其赖以独立存在的本体性特质;只有全面继承,吃透经典,才会为创新积累素材和资料。传统折子戏是传统戏剧中的精华,它们包含了戏剧得以存在和辉煌的最基本的因素和理由,只有认真学习、练习,烂熟于心,我们的创新才可扬长避短,有的放矢。

  创新的“新”是什么?戏剧作为艺术的一种,它当然具有艺术的共性本质,那就是美。在某种程度上美是一切艺术的最高追求,美也是一切艺术的终极目的,美更是一切艺术存在的必然理由。因此,我们不能浮在戏剧形式的表层看继承和创新,而要深入艺术本质层面;不能一味地为创新而创新,要把求美作为创新的尺度。当然,创新也绝不是一味地迎合,不能游离于戏曲艺术的本体,不能丧失了戏剧的“艺格”和尊严,落入媚俗的套路。所以说“老戏老演”和“老演老戏”有时候也是一种宝贵的坚守,虚心地扎实继承,就可以进一步夯实戏剧的根基,这种做法是有意义的也是值得尊敬的。

  总而言之,传统折子戏是经过历史检验的符合广大观众传统审美习惯的艺术形式,它的存留和繁盛就是具有现实生命活力的明证,因此应得到肯定和给予一定的位置。如在各类戏剧比赛中增加“传统折子戏”项目评比——哪怕只是评表演,从而激发广大演员的学习热情,不断推动对戏剧传统艺术的继承,给一些院团(比如大多数的市县级剧团)和演员提供更多艺术交流的机会,为他们创造成长的上升通道,发现和培养更多的基层优秀戏剧表演人才。重视传统折子戏,使古老的折子戏焕发新的生机,这也是华夏文明传承的一个重要方面。(石小军)(本文图片由甘肃梅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平凉德韵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提供)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2580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