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别样的年
2018年02月26日 10:23:11
来源: 兰州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小时候,家里穷,每到过年,才能吃上一顿白面饭,算是一年里最为奢侈的打牙祭,因此对穷人“过年”就是“过难”的滋味尝得最多,也听得最多。每次年节迫近的时候,父亲总是蹲在老旧的门槛上一个劲抽劣质旱烟,母亲总是倚在厨房门口仰天叹气。双亲愁啊!愁四个儿子的新衣服怎么来,愁三天“年”给他们吃什么,而且只能将这些“愁”往肚子里咽,不能吐出来,也不敢吐出来,吐出来怕人笑话,怕人怜悯。穷人可以缺衣少面,但应有个“富”志气。这就是双亲当时面对“年”的一种心情,无奈而隐忍。

  逐渐地,我家的生活好过起来了,过年时不但能穿上自己喜欢的新衣裳,还能美美地吃肉臊子点缀的酸汤长面、啃香喷喷的猪骨头,因为麦子一年比一年丰收,家里也一年杀一头不大不小的肥猪。那时候,我们陇右乡村时兴的“八大碗”确实解人馋啊!具体而言,“八大碗”由两碗肥瘦搭配的猪肉、两碗黄酥酥的油炸丸子、两碗白嫩嫩的鲜豆腐、两碗滑溜溜的洋芋粉条组成。碗是清一色白的大瓷碗,筷是清一色红的木筷子。八只碗里漂满油花花,八双筷子应对八个座上客。起初,这只是家里来了贵客的最高待遇;后来,家里人也无拘无束地吃起来,成为年节里普遍的饭菜。长大成人的我,每每看着母亲主做的“八大碗”、父亲在一旁打下手时,双亲有条不紊、喜笑颜开的样子,就知道,这时候的“年”,是另一种心情,富足而惬意。

  如今,伴随金狗迎春喜临门,我已过不惑之年,母亲离开人世也已10载有余。健在的父亲跟儿孙们一起,享受的不仅是鸡、鸭、鱼、肉等丰裕的物质生活,更重要的是健康多彩的文化生活。大家坚持学知识、下象棋、玩扑克、掀牛九,坚持打太极、逛庙会、看电视、听秦腔,老少爷们自由自在,自得其乐,自我陶醉,天然成趣,心旷神怡,把个“年”撑得光彩体面,此谓高境界,也实乃我们拥有的好心情。于是,进而感悟“年”,我的理解是,一年满了,应该庆贺过去365天的成绩,揣摩未来365天的发展。新老交替之间,一个叫新春的“年”,在时光的大舞台上粉墨登场,将各种愉快的心情表演得淋漓尽致。过年,不再是以前的“过难”,而是欢天喜地地迎福、祈福。

  临近过年,张罗年事成了当务之急,购置各种各样的年货,尽管有些手忙脚乱,也是乐此不疲。在忙乎了几天年事后,从大年三十开始,家家户户的男女老少就要分享酸的、甜的、香的,辣的等多味年事。酸的,比如酸汤水饺;甜的,比如饮料水果;香的,比如猪肉,羊肉和鸡肉;辣的,比如档次不等的白酒。于是,吃吃喝喝成了过年的盛事,吃的人吃得津津有味、痛快淋漓,喝的人喝得沸沸扬扬、高谈阔论。

  其实,过年不仅仅在于饮食文化的鼎盛和张扬,更在于我们每个人精神世界的亮堂和光明。从根本上来说,对耄耋老者,过年的快乐就是四世乃至五世同堂,十数个儿孙绕膝同乐,和被儿孙们争相左扶右搀的孝道;对中年人,过年的舒心就是与家里的老老少少谈心、交心,更好地增进团结,更好地一脉相承,更好地谱写家族史;对青年人,过年的惬意就是集中时间打开电视看世界,集中精力通过网络知风情,在大喜中赶潮流,于大乐间追时髦;对儿童,过年的惊喜就是点燃红嘟嘟的鞭炮、噼噼啪啪炸响时用双手紧捂着耳朵一蹦子跑远的紧张,就是穿着花衣裳、新鞋子,揣着压岁钱,眉飞色舞地颠出院门后的炫耀。

  同过一个年,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心境,各自所拥有的物质享受不同,其心灵世界的感受也各异。但是,过年决不是五花八门的物质凭借五官的简单消耗,而是由此触及到内心深处的情景反映。贴楹联祝心中大喜,挂红灯迎心中大福,饮美酒沁心中大爱,品佳肴解心中大饥,观春晚赏心中大餐。朗朗天空,康泰大地,谈笑风生正当时呵!

  从某种意义上讲,过年就是打开心灵世界、提升精神亮度的一把金钥匙,既传统又独特更典型。那么,只有高高兴兴过年,营造一个隆重而热烈的氛围;只有认认真真过年,诠释一个虔诚而恭敬的主题;只有甜甜美美过年,共享团圆情同嚼华夏根。

  年啊,其实就是我们每个人心灵最大的享受!

  □陈赟平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2454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