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研习品味唐宋文学是一种享受——访古代文学研究专家庆振轩
2017年12月21日 11:52:36
来源: 兰州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原标题:研习品味唐宋文学是一种享受——访古代文学研究专家庆振轩

  庆振轩(中)与同行合影

  庆振轩

  河南偃师人。1982年毕业于兰州大学中文系,留校任教至今。1983年至1984年在四川大学中文系进修学习宋元文学、古籍整理。现任兰州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兰州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暨古典文献研究所所长、中国毛泽东诗词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苏轼研究学会理事、甘肃省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甘肃省古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甘肃省唐代文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台湾东吴大学中华文明现代化研究与创意中心研究员等职。长期从事古代文学、传统文化、地域文化的教学研究工作。先后在《文学遗产》、《南京大学学报》、《兰州大学学报》、《陕西师大学报》、《西北大学学报》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70余篇;出版专著、主编、参编著述多部。

  在介绍自己时,庆振轩告诉记者他是一个“南腔北调”的人,他说:“我是河南洛阳人,本科在兰大学习,毕业后又去川大进修了将近两年,我当时家乡的话没有忘,兰州话还没学会,然后还学了‘成都方言里的音韵学’,所以说我到现在都是‘南腔北调’的。”在我的想象中,做古代文学研究的多是些古板的人,但庆振轩却有着幽默的一面。

  庆振轩喜爱文学来源于他酷爱阅读,也正是因为阅读才使得他考上了大学并拥有了今天的成就。在他的记忆中,小学和中学时都处在一个动荡的时期,能读的书非常少,但这也激发了他读书的热情,千方百计找来各种书籍阅读,十来岁就读完了《红楼梦》等名著。庆振轩回忆说:“初中毕业,我幸运的成为了一名教师,在教师这个岗位上,我一干就是6年。6年里,一方面出于教师的责任,要不断努力地充实自己;另一方面因为有了教师身份的便利,读了不少书籍。当时读了《鲁迅全集》等很多书,《毛泽东诗词》更是能背诵下来。正是因为阅读,让我积累了丰厚的基础,在恢复高考后,我才有机会去上大学。”

  1978年庆振轩如愿考上了大学。他幽默地告诉记者,考大学时他还有一件很“奇葩”的事情,那就是当时他数学分数很低,但他在历史、地理、政治、文学上有着很深的积累,考得很好,这让他考上了兰州大学。而且,他当时对兰州却一无所知,第一志愿报考兰大完全是出于一种探索的心理。庆振轩说:“我之前对兰州一点都不了解,但我的第一志愿就是兰州大学,我对自己未知的地方都非常的向往,因此选择了西部、选择了兰大。记得初到兰州时是秋天,傍晚在校园散步,那时非常思念故乡,但兰大校园的学习氛围非常好,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很快就融入到了学习状态之中。现在想想这个决定是我人生命运的一次转折,我的选择是对的。”

  从考入兰大到留校任教,庆振轩在兰大一干就是近四十年,这四十年里他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学习、工作之中,即使面对一些外来的邀请,他也毅然留在了兰大,这固然有他所说的“传统观念”的原因,但更为主要的则是一份感恩的心。庆振轩告诉记者:“我进入兰大就学习的是古代文学,留校的研究方向也是古代文学,搞古代文学的人观念都相对传统,所以我认准了兰大,就要留在兰大。而且兰大当初选择留下我,这对我来说就是一份责任,我感恩兰大,也感恩那些教授过我的老师。当然,甘肃厚重的文化历史,也是我选择留下来的一个原因。1983年我曾到川大进修,当时有老师就给我们讲‘敦煌文学’,‘敦煌文学’的博大精深,被学者们研究达到了那样的高度,让我对西部的认识从很高的层面上打开了一个窗口。要知道,我们在研究中国古代历史时,甘肃对中华民族的文明进程的贡献非常大,周王朝是从甘肃东迁的,清王朝也是在甘肃南部达到一定程度后东迁的。我们在研究中国文化发展时了解到,西部厚重的文化滋养了中华文明的发展。”

  在庆振轩的研究领域里,唐宋文学是重要的一项,在谈到这项研究时他告诉记者:“我其实也时常在追问自己:我为什么喜欢唐宋文学?我毕业的时候,面临着当时社会上十年的人才断档,我为什么就选择了教师这个职业?而且一干就是四十年。用一句经典的话来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诗经、楚辞、汉魏乐府、唐诗、宋词、元曲、明清戏剧小说曾经在不同时代各领风骚。唐诗宋词、唐宋散文是古代文学发展史上诗词散文创作难以企及的高峰,唐风宋韵具有诱人的永恒魅力,孟浩然诗曰: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古人留下了如此丰富的精神财富,研习品味,是一种享受,用苏轼的话说,‘乃造物之无尽藏也’,穿越千年,我与唐宋哲人对话,其乐无穷。我是幸运的,大学毕业之后,就留校任教,三十余年,漫游书山学海,悠悠然不知老之将至。”

  在谈及中国传统文化受到西方文化的冲击和近年来的“国学热”时,庆振轩告诉记者:“此前也有人问我关于西方文化冲击中国传统文化的问题,实际上,我们党、我们国家长期以来对此有着明确的指导方针。即古为今用,洋为中用,批判地继承中外优秀传统文化。我们的立足点着眼点一定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人自觉地清醒地学习和吸收优秀传统文化,自觉地把文化自信和道路自信、政治自信、制度自信、民族自信融合起来。窗子打开了,你不能总盯着那几只飞进来的苍蝇;给孩子洗澡,不能倒脏水时,把孩子一起倒掉。关键是,站在今天的高度,我们怎么看待和吸收中外文化。所以,当今的文化学者,担负重要历史使命,在世界文化共同体的建设中,在世界文化的融合碰撞中会出现一些问题,问题如何解决?需要我们全民的文化素质、教育素质的普遍提高。对于‘国学热’,我也在看一些相关节目,我觉得在当下许多人忽视这种心灵的精神滋养的时候,这个节目对诗词的普及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是,它到底是强化了记诵还是强化了理解?它究竟是往什么方向引导?也有不同的声音。我只是想说,记诵是理解的基础,记诵只是理解、研究的一种手段而非目的,不能将两者颠倒。我们欣慰地看到,最后的获奖者还是体现了对诗词的理解。”

  虽然在古代文学研究方面庆振轩取得了很多的成就,但他的主要工作之一还是教书育人,而他也非常重视这份职业。庆振轩说:“教师是一个崇高的职业,所以我看重这个身份。教师担负着‘传道、授业、解惑’的职责。孟子曾经说过,人生最大的乐事之一,就是得天下之英才而教育之,所以当老师,和一届又一届的同学教学相长、一起成长是快乐的事情。我常和同学们说,我的幸福观是‘做自己喜爱的事业就是幸福,把自己喜爱的事业做好就是一种享受’。我希望我的学生们在学习的过程中能尽早体味到学习研味的乐趣。不要把这学期学了几门课,要做几篇论文,期末要对付考试当成自己的压力。我希望他们有信念、有追求,在学业上有所建树。还有,要耐得住孤独寂寞。‘情到深处’是一种享受愉悦,但情到深处,‘衣带渐宽终不悔’,‘衣带渐宽’的过程,那样的一个奋斗过程中,可能会非常寂寞孤独。但是‘情到深处人孤独’,那孤独是一种境界,寂寞是一种享受。你看人生的三境界,每一个阶段都是孤独的。‘昨夜秋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些都不是热闹、喧哗的去处,追求有其独到的地方。只有在一定的高度、深度,才会享受到人生特有的情趣。”(兰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孔德胜)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2146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