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仰望苍穹
2017年04月25日 09:17:30
来源: 甘肃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文/鲁枢元

  “世界上有两样东西,我越思考它们就越感到发自内心的敬畏,这就是天空中的星辰和我心中的道德律。”这是伟大哲学家康德的一段名言,陈学仕将其放在他新出版的散文集《仰望苍穹》的扉页上,说明他对这段话的珍惜与崇敬,从中也就大抵看出此书的主旨和立意。

  天地自然规律的破坏必然使人类社会受到伤害,这实际上就是当前生态危机的症结所在。陈学仕对人类生态的关注是比较早的,这出自他善良的先天禀赋与敏感的文学气质。对于当前人类面临的生态困窘,他远不仅是知识的破译、理性的阐释,而是将自己的个体生命紧贴身处的自然环境,以自己的呼吸与心跳感应天地间的变幻与律动,从而吐露自己的真实感受,抒发自己的心声。于是便有了这本书。

  书里的核心词汇是“乡土”和“记忆”,这两个词汇就是“自然的人化”“人化的自然”,因而注定是文学的秘府、诗性的渊薮、审美的胜境。

  乡土,首先是一方自然环境,乡土又是一支聚集的种群。乡土是生命的源头、人生的起点。记忆,则是岁月在生命活动过程中遗留的一些情绪和影像。在记忆中,乡土往往成为一个被情感熏染、被想象幻化的心灵境域。在“乡土”与“记忆”这两个美妙的语汇中,蕴涵着丰富的生理学、心理学、诗学、美学、文艺学、生态学的内容。

  遗憾的是,随着科技的进步、社会的发展,随着交通工具的超高速运行,随着电子设备超巨量的信息贮存,乡土已经漂移,记忆已经凋零。关于乡土的记忆以及记忆中的乡土都已经暗淡无光。

  陈学仕说:“乡土是人类社会的根,家乡连着我们的血脉,载着儿时的梦想,牵着永恒的乡愁,但记忆中的家乡,却在经济发展的大潮中悄然逝去。”当家乡和血脉受到损伤,物质的丰富又能给当代的人们带来多少真实的幸福呢?

  陈学仕的家乡永昌县红山窑位于河西走廊东段、祁连山北麓、阿拉善台地南缘,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这里山地平川交错,戈壁绿洲相间,多民族杂处,文化历史悠久而自然生态脆弱,这样一方水土自然就会生长出许多人物、故事、风俗、风情、传说、奇闻,这些在他的记忆中都已经酝酿成文学的篇章,被收录在他的这本散文集中。但这又不是一本通常意义上叙事、记人的散文集,陈学仕在叙事的过程中总是能够透递出自己关于世事与人生的思考,弥漫着哲理性乃至学术性。比如,书中关于神秘现象的记述并未停留在“真”与“假”的层面,而是将笔触深入到“善”与“恶”的层面:

  一个个神奇的灵异故事,为一时一地的百姓提供了信仰的支柱,同时也提供了行善除恶的参照。在乡下,不仅鬼离人的距离很近,神离人的距离也很近。老人们常说:“人在做,天在看。”“举头三尺有神明。”村庄里的神,不但距离乡亲们很近,也很亲。人们把雷神不叫雷神,叫轰隆爷;把土地神不叫土地神,叫土地爷;把灶神不叫灶神,叫灶王爷。

  奶奶一边给“我”讲故事,一边也告诫我们长大走向社会要做善事,不要做坏事。于是,做善事、远离恶事的种子种在了一代人幼小的心灵里。

  陈学仕将鬼和神比作乡土上空的两只眼睛。这两只眼睛,有时候睁着,有时候闭着。他说,乡贤们谈论鬼和神,实际都是在谈灵魂的问题。他援引已故作家史铁生的一段话,从而又将乡土流行的“鬼神”信仰上升到“美”与“丑”的高度:

  人死后灵魂依然存在,是人类高贵的猜想,就像艺术,在科学无言以对的时候,在神秘难以洞穿的方向,以及在法律照顾不周的地方,为自己填写下美的志愿,为自己提出善的要求,为自己许下诚的诺言。

  陈学仕对于文学创作有着始终不渝的深情,他的写作出自他生命本真的冲动,他用文字书写他的心迹,他的文学创作已经成为他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陈学仕有着中国传统文化人的怀抱,位卑不忘忧国,时艰尤感任重,这本书里凝聚着他对当下世事人生的潜心思考。虽然,比照文学创作的更高尺度,这本书里的语言文字还可以更贴切、更洗练、更精到一些,氛围的渲染、境界的创化还可以更丰盈、更灵动些。文学的追求,是永远“不封顶”的。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0868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