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才高八斗(外三章)
2017年04月25日 09:17:30
来源: 甘肃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才高八斗(外三章)

文/丹麓听翁

  曹植有八斗才气,就有八斗民情。

  跌在八斗岭的民情,曹植用笔杆扛住了,在干涸的大地上打出一口口井水,浇湿了民心。

  一场干旱,远离了皲裂的土壤。

  给人民一斗情,人民会给你八斗情。人民的记忆传承着时间流量,这种流量不记名,会一直向民间的航道上跑步。

  曹植燃烧了三国。才华,在八斗岭上交织出诗歌化石。

  井水影像中的曹植,在江南追梦。曹植开了以斗量才的先河。

  斗,量粮的容器,一旦被用来量才,那十万高山、十万士兵,也不过是斗中物、杯中酒。

  打着斗器,诗歌一次次量得曹植酩酊大醉。才高八斗,民间传阅着曹植。

  八斗岭的月色

  岭,侧锋的山。

  诗歌的畦垄,月色的脐带。

  逼真的风,惟妙惟肖地吹拂着八斗岭。曹植披着斗笠,与八斗岭的月色对酌。曹植提笔疾书,在月色落地遂成美女的八斗岭,在战马嘶叫,兵营生冷的前排,唯有月色捂热诗人心里的忧患。

  月色烫灼了曹植的心,漫天飞舞的杀戮,被一朵朵月花接应了。

  曹植,开在三国的一朵月花。种在八斗岭上的一株月亮树。只要天空还存在,只要日月星辰还在有序运行。

  曹植,与八斗岭同岁。

  以步写诗

  七步七秒,时间细得比微子还细,小得比圆周率的尾数还小。

  思想里掀起了八级地震,曹植酿造了《七步诗》。

  步子长藤,绕宫阙三千。难耐的七步,曹植走了千年。

  步履的画壁上,木讷的剑戟在冷艳中出彩。曹植研磨的豆子离开了土壤,在锅中下赌注。以性命为赌注,赢得生命的续集。

  天籁月色,影子是婆娑的地气。独自饮月,饮着悬崖、饮着庶民。

  步履腾起的尘埃,每每深夜时分在女儿墙边热闹起来,倾听着月光的回音,刻录着时间的蛛丝马迹。

  七步之遥,镂空了赤橙黄绿青蓝紫。

  八斗镇

  十万长岭。

  八斗镇镌刻在肥东以北。

  在镇上可以碰见继承曹植衣钵之人,那些店员、种田者、教书者、程序工程师、楼房设计师,一溜烟浮在八斗镇上。

  他们操着曹植咀嚼过的语言,与八斗镇的天气对话。

  江南潮破茧而出,吞吐着皖之南北。在印刷丝绸的水乡里,浣纱女采撷月色,装裱了《洛神赋》。

  八斗镇,温婉地躺在曹植的八斗才情中。以曹植诗歌为边幅的地理,心灵的琥珀里,依稀可见森林和阳光。

  八斗镇,驶出了码头的界面。

  曹植的脚印,与行色匆忙的古今人们重合。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0868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