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兰州鼓子古老的美 两位老人深沉的爱
2017年04月22日 07:52:34
来源: 兰州晚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原标题:兰州鼓子古老的美 两位老人深沉的爱

  陆孝兰和他的团队在什川农家乐演出

  兰州鼓子,又名兰州曲子、兰州鼓子词,是流行于兰州地区的一种汉族民间曲艺形式,中国曲艺的古老曲种之一。2006年5月20日,兰州鼓子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目前,全兰州市共有300多名鼓子爱好者,平均年龄在65岁以上。安宁的魏世发,什川的陆孝兰表兄弟都是鼓子老艺人,魏世发还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虽身处两地,他俩却有一个同样担忧:后继无人。

  A

  传统鼓子多为家族式传承

  4月的什川,万亩古梨园花正怒放。古老的树干下,一群艺人男着长袍,女着彩裙,在扬琴三弦的伴奏下轮番上场,演唱传统的兰州鼓子。他们的核心人物就是75岁的陆孝兰。此时在兰州市非遗陈列馆,陆孝兰的表哥、78岁的魏世发正在为这里的游客演唱传统鼓子。

  《莺莺探病》是兰州鼓子的传统唱词,起声一句“菊花开放……”,到最后一句唱词结束,需要20分钟左右。刚刚唱完一遍,魏世发却执意要重来一遍,原因只是唱词里“梨花”是一个词,而他在演唱的时候,在“菊”和“花”之间拖的时间稍稍有点长了。因为这一点点瑕疵,这段时长约20分钟的《莺莺探病》被魏世发重新唱了一遍。他说经常伴奏,一张嘴唱,就容易出错。

  这边是唱着“菊花开放”,那边,梨花开放的什川古梨园,陆孝兰正在敲着扬琴,为他的鼓子团队伴奏。

  兰州鼓子的发展有一个特点:家族式的传承占主导地位,包括亲戚和关系好的人都会受到影响。魏世发家里弟兄六人,都是受到父亲的影响而全部学习了鼓子。其中,他的天赋最好,也最为认真。为学兰州鼓子他还闹过笑话:晚上吃饭的时候,他的筷子还在碗里放着,就先问父亲那一句是怎么唱的,当时被母亲说他们着了魔。

  词记不住,怎么办?走到路上背词,想不起来了,就在路灯下面把词拿出来看一下。他说这样下一次唱的时候不容易忘词,他要求自己要做到最好。

  身在什川的表弟陆孝兰也和他一样,自己从小就唱鼓子,结婚成家后,还教会了自己的妻子。

  B

  唱鼓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兰州鼓子有十个大调,包含一百多个曲牌,难度比较大,平常经常演唱的,有三个大调。兰州鼓子的特点,最突出的还是韵味悠长,以正平调为例,正平调全曲280个字,演唱时间45分钟,难度是比较大的。一段鼓子词,短则演唱20来分钟,最长的则要演唱70多分钟,这对于演唱者是个极大的考验。魏世发现在还记得,正平调全曲280个字,他学了19个月的时间才学会,很不容易。

  陆孝兰说,鼓子的词是千变万化的,节奏也很重要,没有相当的功底是唱不来的,就是勉强唱上,也没有那个韵味。要唱得正宗、正规,先要用音乐吸引住爱好者,之后要弄懂唱词,以前的唱词基本都是文言文,所以增加了难度,但是最好听的最难学。背词难,背谱子更难,因为要掌握在哪一个音节上要唱出哪个字或者词,错一点点都不行。

  2007年魏世发是市级“非遗”传承人、2008年是省级、2009年是国家级传承人。作为目前兰州鼓子的“领军人物”,兰州鼓子唯一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他唱兰州鼓子唱了一辈子,越唱越觉得孤单。魏世发是艺术团的全才,会弹三弦,也会打扬琴,而且唱得好。

  同样,远在什川的陆孝兰,为了鼓子的传承,也从去年3月开始办起了什川镇北庄村兰州鼓子培训班。他还定了个规矩:凡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只要学会了一首鼓子,并且经过艺人们验收合格,就自掏腰包,奖励500元钱。

  在办培训班的过程中,63岁的陆立明去培训班学习,没有想到领着6岁的孙子陆弘博听了一段时间后,孙子竟然跟着曲调完全哼唱了下来,被别人发现后告诉了陆孝兰。发现了苗子,陆孝兰就想给孩子教着唱,孩子也愿意,他的爷爷也给帮着背词。学了40天,一遍遍背,一遍遍唱,一遍遍给纠正,陆弘博终于学会了《韩英见娘》,经验收合格后,按照最初定的规矩,陆孝兰给他发了500元奖金。

  C

  鼓子的传承和发展都需要更多支持

  除了办培训班、艺术团,两位老艺人在鼓子的发展上也开始想办法。魏世发说,鼓子的发展,也不是一成不变,刚开始的时候老艺人一个三弦也能唱。之后,在伴奏上,扬琴和三弦是不可缺的,现在慢慢加入了更多乐器,有二胡、笛子、古筝,甚至让民乐队伴奏,伴奏可大可小,演唱者也由一个演员坐着唱,发展到有站着唱的,也有加一点肢体动作的,表演形式和唱词也都在发展与创新。

  现在比较现实的问题是怎样把兰州鼓子“推出去”,光靠艺人们的努力肯定是远远不够的。魏世发希望政府设立项目,深入挖掘,“把没有挖掘出来的东西挖掘出来,整理好,好好保存起来。”

  古有古腔,今有今韵,鼓子不是没有好的东西,重要的是怎么就推不出去?

  魏世发说,他生怕鼓子会在他的手中失传。演出了60年,他觉得最迫切的问题是要解决唱词的问题,许多观众觉得韵味好听,但听不了几分钟就走了,为啥?因为所唱的内容他们没有听懂,他希望职能部门能够给每个艺人团体都配上一套字幕机,一边演唱,字幕机就把字幕打出来,这样艺人们就不再是演独角戏。

  陆孝兰也希望政府能多给支持,多创造一些演出机会。突破兰州鼓子本身的地域限制,让兰州鼓子走上更大的舞台,也让兰州鼓子一代一代往下传。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0854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