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cn|新华网 新华通讯社 新华社甘肃发布 | 新华网甘肃频道   新闻中心 | 甘肃网视 | 新华影廊 | 新华舆情 | 记者看甘肃
您的位置:新华网甘肃频道 >> 陇上书画 >> 正文
徐华:国画是文人的心灵家园
2017年03月31日 15:18:11
来源: 兰州日报
分享
新华微博 分享到腾讯微博 分享到QQ空间
【字号: 】【打印

  松风下棋亭

  大吉祥

  光照下棋亭

  风之舞

  太华仙境

  黄昏却下潇潇雨

  华山雨夜松

  风摇叶扇里

  秋阳朵朵艳

  鹅黄吐嫩春

  人物简介

  徐华,1971年出生,1998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画系;2002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山水专业研究生班;2008年考入西安美术学院攻读博士学位,2012年获美术学博士学位,师从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教授。现为美术学博士,教授、硕士生导师,陕西国画院青年画院副院长、《陕西国画院院刊》执行主编,华山画院副院长,西北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长期从事中国画教学和理论研究工作。从1998年至今发表绘画作品四百余幅,论文四十余篇,著作4部。作品曾多次入选国家级和省级展览,并有论文及作品发表于《美术》、《文艺评论》、《今日中国论坛》等数十种期刊,2006年出版个人专著《水墨面对面》;2008年获省高等学校社科成果三等奖;2012年出版《水墨清华徐华国画作品集》、《走近画家徐华》;2014年出版专著《大道当风·石鲁绘画研究》;2015年出版《山水画技法品析》、《长安风格·王维研究》;2016年出版专著《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徐华华山图册》。

  徐华出生在甘肃镇原县郭塬乡,从小就喜欢画画的他有着令人称羡的艺术环境。“我的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小学的校长,属于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在我的童年记忆里,九岁的时候全家搬到了陕西宝鸡,要说对美的体验,最初的印象应该是从这里开始的,春天家门口的山坡上开满了杏花、桃花,到处都充满了色彩。夏日的地椒茶的香味现在还飘荡在我的记忆中。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院子里和山坡下到处是果树,杏子、海红树和核桃树,煞是好看。那个时候的冬天,雪下的很大,会漫过膝盖,所以多数时间都呆在窑里的热炕上,爷爷和奶奶都读过私塾,他们就会拿着父亲给我买的彩色图片书,教我看图认字,所以看似寂寞的冬天我过的并不枯燥。”

  随着年龄的增长,徐华的美术天赋日益突出。家人也很支持他。徐华说,记得那时候爷爷教我在院子的地上又写又画,有时胡乱的涂鸦,爷爷见了也夸我画的好。记得当时家住的窑洞,中间有个八仙桌,靠墙那边挂着四个条幅竹子,每次吃饭的时候爷爷都会指着其中的一幅竹子,告诉我,这是夏天的竹子、春天的竹子……后来吃饭的时候,就会指着其中的一幅问我,我每次都能答对。有时候趁爷爷不在,还会拿铅笔在底下偷偷地照着画一下。后来这四条屏几经周转,如今在我手里的这四条屏上还清晰的留着我童年乱画的印迹。

  “父母见我越来越喜欢画画,就给我买了两本书,一本是《芥子园画谱》、一本是《怎么画风景》,这两本书我现在还保存着。”徐华回忆着,母亲的朋友当年在印刷厂工作,给我买了很多比A4还大的纸,质地也很好。还买了笔墨,就任我“胡画”,这是我展开自己天性的大好时机。后来我们全家搬到兰州,进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那时候就开始每天画色彩和石膏像,经常在晚上前往火车站画速写,后来我以甘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西安美术学院国画专业。

  毕业后的徐华本可以去华西村、景德镇陶瓷学院、江苏的某画院工作,由于当年父母在兰州工作,所以最终选择了回兰州还有就是西北民族学院美术系。到西北民族大学从教后,徐华对自己仍不满足,后于2000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山水专业学习,这期间除了画画,也写了一些文章。2006年出版了《水墨面对面》的著作,受到了各方面的好评,获得了省上的社科成果三等奖。2008年,他又继续考取了西安美术学院杨晓阳的博士生,读博士期间,他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当中。“当时我大量研读画史、画论、走访名家,为我的博士论文寻找选题,为此我曾六下南方,几十次的前往北京学习考察,最后选择了长安画派创始人石鲁的大写意绘画作为我的研究对象,石鲁是一位思想型的画家,对石鲁的深入研究,使我对长安画派有了更成熟的了解,同时也坚定了我在山水画和花鸟画上的探索和研究。”

  从那时起,徐华的艺术视角集中在终南山,“唐代离我们已经非常遥远,但是当眼睛能看到南山的时候,又会觉得它很近。”徐华说,此时此刻,陶渊明的诗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王维的“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诗句就会浮现在眼前,不但有生活,还有文人的一种超脱。所以在这段时期,徐华画了很多表现终南山的作品。

  2013年,徐华担任《陕西国画院院刊》执行主编,开始对陕西文化、长安艺术进行梳理,随后考察了铜川照金、蓝田辋川、长安的终南山、华阴的华山等地。“初次去照金,就是想看看北宋山水画大家范宽的生活地,这里独特的雅丹地貌吸引了我,照金的山体到处都是一根线似的瀑布,山体呈现灰褐色,都是由大大小小沙石子构成,这与范宽的作品极为相似,考察了数次并进行了现场写生之后我撰写了《范宽溪山行旅图与照金地形比较》,随后在《美术》杂志上发表,引起了学术界对照金的关注。”徐华接着说,随后我又对唐代王维的辋川进行考察,感知王维在营造“辋川”二十景。王维将诗与画的审美视角融入到园林营造当中,创造了一个可居、可游、可耕的世外桃源。在考察王维辋川之后,我首次提出了“长安风格就是中国风格”的论说。记者问他为何会得此结论,他回答说:“长安诞生了诸如王维、范宽、吴道子、李思训、张萱、周昉等诸多大画家,他们的绘画作品及艺术思想,代表了中国绘画的高度。他们的绘画风格,奠定了中国绘画的原生面貌。”徐华举例说,就像王维所提出的绘画思想影响至今。比如他提出的水墨至上,墨画合于自然。关于用墨,谢赫的六法中也未提及,直到王维才“一变勾斫之法”而以“水墨渲淡”风貌延续至今。也反映了中国画家突破形似追求生命内蕴的精神。水墨画合乎于文人画家空灵淡远的审美趣味。王维以诗境作画,赋予中国画以新的生命力。他的绘画超越物性的有限性,升华为无限的画境,“诗为有声之画,画为无声之诗”。而从史的角度来说,“画中有诗”开创了绘画向文学方面发展的新路。徐华坦言地说,“长安风格就是中国风格”的这个提法一部分人赞同,一部分人反对,我想有争论这是好事,我们还需进一步研究完善。

  对于中西方对艺术的理解,徐华很有自己的看法,他说,回看中国美术发展史,如果要和西方对照的话,我想要把范宽的国宝级作品《溪山行旅图》作为例子,宋人将其与关仝、李成并列,誉为“三家鼎峙,百代标程”。中国的绘画精神,凝结了中华民族几千年的艺术智慧与理性超脱。中国山水画并不是真实再现自然,而是中国文人的心灵家园,是艺术家的一种精神空间,作画成为一种修养和心境的抒写,中国画家以其特有的表现方式,为我们诠释生命的流变与中国人生生不息的生命精神。

  除了山水,花鸟画也是徐华擅长的,徐华说,由于在高校上课,除了山水课之外,也上写意花鸟课,所以在课堂上经常要给学生示范,这样几年下来。对花鸟画又有了更加系统的认识和实践。徐华说,我认为学习中国花鸟画,要三看,三突破。三看一是向后看,周秦汉唐;二是向文人画看;三是向当下看,感受这个时代的特征。三突破一是指绘画语言(形、色、结构、题材)诸如周京新,田黎明、吴山明;二是时代感;三是绘画思想和意境上。在交谈中,记者得知他更为偏爱没骨花鸟。他说,选择了没骨花鸟画也是一个偶然。首先:没骨花鸟画可以充分发挥色彩特长,将笔、色、墨很好的融合。第二:可以将山水画笔法应用到花鸟画中,改折花鸟画为全景式花鸟画,拉通山水画和花鸟画的界限。第三:我的没骨花鸟画以翡翠绿、抹茶绿为主调,一个是宝石色,一个是水色,沉稳鲜活。这种绿色是生命和希望的象征,也是美好的象征。画面中的花,我选择的则是冷红,这种红又和绿色形成了对比。

  谈到这些年对艺术的追求与突破时,他说:“我一直有个愿望,就是寻找自己的笔墨语言,而非任伯年、吴昌硕、齐白石等,我总想找一条自己的路,这个说起来来很简单,但是做起来是相当困难,但是我始终会为此努力。”

  兰州日报记者华静文/图

( 编辑:王小华) 【字号: 】【打印】【关闭
分享到:5.36K

版权所有 新华网甘肃频道
Copyright © 2015 GS.XINHUANET.COM
移动版 | PC版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0732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