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岭上
【字号: 新华网( 2021-09-07 10:53)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胥小蕊

  神仙岭西起闭门关(今通渭县碧玉镇),向东延伸至秦安县郭嘉镇,东俯贠王川和阳兀川,最高峰大东山是县境内最高的山峰之一。神仙岭是陇东南渭北黄土高原最普遍的自然构造和风景,每一条山梁都普通得似乎没有自己的特征,但是无数的山梁叠加起来,延展开来,莽莽苍苍,登高远眺,山峦无尽,消失于天际漠漠云层中,就会有特别雄壮的气势。我的家乡王铺镇,就在山顶之上。风是它每天的过客。

  在神仙岭上,四季的风给人的感受是极不相同的,有时微风习习,有时狂风大作,有时和风细雨,有时北风吹雪,每个季节的风都有着不同的力度和感觉,但无论怎样变化多端,勤劳质朴的神仙岭人对善变的四季风,都是非常的接纳和包容,甚至喜欢,被风吹过的岁月折叠成或婉约或粗犷的生活帷幕。

  山高风冷,神仙岭的春天姗姗来迟,春天的风糅合了桃花、杏花、梨花和各种野花的香味,犹如过生日时,妈妈在案板上揉着棋子馍馍时,和进去的苦豆儿发出的醇香一样,飘逸在所有的空间,充满了童年的记忆。那时候,我常常坐在春草刚刚萌发的地埂上,静静地望着田间劳作的妈妈,春风撩拨着妈妈的头发,掀动着妈妈的衣角,吹干她发梢下微微的汗水。青青的麦苗被风吹得左右摇晃,像是细细的波浪向远处流动。

  随着天气渐渐变暖,马路两旁山林中的洋槐花成形了,和风吹过,一阵阵浓郁香甜的花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紧接着,蓝汪汪的苜蓿花也盛开了,花色各异的蝴蝶在微风中翩翩起舞。山坡上,牛儿、马儿和羊儿在地里欢快地吃草,不时摇一摇调皮的尾巴。田间小径下清冽的山泉,被山风撩动,泛起微微的水波!

  养活生命的麦子在夏季抽穗、扬花、灌浆,慢慢地由青变红,由红变黄,一天天成熟。暖风吹来麦子成熟的气息,神仙岭沉醉在一片醉人的丰收气息中。这儿山高气凉,即使大旱之年,仍能获得丰收。麦黄六月是最忙碌的季节,人们挥汗如雨,抢收麦子,运麦打碾,打麦场上熙熙攘攘。这时候,风是最为珍贵的,打碾之后的麦子堆积成山,人们静待着下午的南风徐徐吹来,把麦粒和麦衣分离开来,让辛苦一年的劳动成果颗粒归仓。人们一直忙到后半夜才疲惫不堪,进入香甜的梦乡。神仙岭寂静下来后,夏夜温煦的风吹过此起彼伏的虫声蛙鸣。

  当忙碌的夏季悄悄结束,田野里的秋田迅速长高、成熟,神仙岭的风也一天天地凉下去。后来,风中就裹挟着一年中最后一波清苦的花香,那是野菊花的味道!糜子和谷子们都弯下了沉沉的腰身,洋芋的枝蔓也慢慢干枯,秋风带着霜气,在草木上刻下深深的痕迹,远近山头的树木变幻出五颜六色的苍莽色彩。人们开始赶着收割,秋风在劳作者的脸上和手上留下粗粝的标记,但他们皱纹深刻的脸上展露着笑意。

  秋意越来越深,当地埂上的露水变成浓霜的时候,一夜呼啸的北风刮落片片黄叶,在道旁和山坡的林间堆积起来,勤劳的人们会冒着清晨的寒意,背起背篓,拿着扫帚,仔细地把每一片树叶扫成堆、装进背篓背回家,成为一冬填炕取暖的燃料,给神仙岭的人们带来温暖。

  神仙岭冬天的风,裹挟着硕大的雪片从天倾倒而下。那时的冬天是真正的闲月,男人们在温热的炕头喝点散酒,姑娘们约三五好友,在热炕上拥被而坐,一边纳鞋底或掐草辫,一边漫无边际地说着一些轻轻淡淡的话。冬天,神仙岭的集市会越来越热闹,姑娘们几乎每集必到,用花花绿绿的头巾包裹着头,只留一对挂着霜雪的毛眼眼,似乎是专注着身边的小伙子,似乎是专注着远处的大东山,又似乎仅仅是感受着御风而行的快乐。

  时光推移,季节轮回。每当风从神仙岭刮过,为山川带来雨露霜雪、雷电雾霭,和风化雨,滋润着五谷果蔬,养育着勤劳质朴的神仙岭人。(胥小蕊)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835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