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远楼下看燕子
【字号: 新华网( 2021-09-03 10:15)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汪海峰

  远处的树林泛出毛茸茸的绿意的时候,天边上偶尔有一二小黑点试探性地书写今年的故事,那是性急的燕子迫不及待地来赶赴故乡的盛会,同时寥天旷地地散发春天的请柬。你刚刚要指给人看,一不留神,哪有燕子?天是一片空旷的灰蓝,地上还吹着一丝丝残冬的寒风。明明知道春天已经来了,不仔细地寻觅还发现不了她的踪迹。直到迎春花、碧桃竞相展示自己生命的美丽,空气中弥漫着润润的、撩人的粉色的时候,燕子的大军才纷纷北上,撒满嫩蓝的天空。油菜黄了,柳丝绿了,梨树白了,桃杏羞了,榆钱儿一串串如油绿的、饱满的谷穗张狂于半空,这时,春天的嘉宾总算到齐了,三月的盛会也到了高潮。人常说春天里南燕北飞,我总怀疑是燕子给故乡衔来了春天。

  那么多的燕子要安家落户,二十多米高的威远楼自然是它们最好的家园。不光是威远楼,在陇西还有许多古建筑,燕子自然也就多,这也成了这个地方大半年的主要景观。在威远楼下看燕子,可谓是一大快事。一进入夏季,黄昏时分,威远楼下宽阔的基座上乘凉、观景的人多了,空中的燕子也就更其热闹。燕忙人闲。燕子们勤奋地挥动锋利如镰的双翅,在寥廓的天空刈割着自己的庄稼。成千上万的燕子在空中嘶鸣着,划出一道道黑色弧线,和楼上无数个窝里雏燕期待的啼叫遥相呼应,傍晚的天地间就流动着黑色的音乐。

  陇西城区现在能见到的燕子都是楼燕,它们是标准的空中“骑士”,是春夏天空的主人。不落地、不沾树、不在屋脊或电线上歇息;出门就是天,入门就是家,没有驿站,也不需要过渡,直来直去,目的明确;一袭黑衣,一对小眼,短尾长翅,尖喙平头,不需要美丽,不存在悠闲,生来就是劳碌。

  相比楼燕,我更怀念故乡的雨燕。雨燕生活于寻常百姓家,通常檐间梁上就是它们在北方的故乡。有燕子的人家,晨起开门,晚归关门,出门只关大门,屋门是不关的——为了方便燕子的出入。雨燕的声音是真正的“呢喃”,不像楼燕划破长空、先声夺人的嘶鸣。尤其是燕子夫妻间的那种唧唧哝哝、窃窃私语、亲亲密密,更在无意中引发着人们对于寻常生活中亲情的珍惜。雨燕能长久地寄居于人家,在于它们长期以来与人形成的一种亲和关系,它们在人们的眼中不是异类,而是家庭成员,抬头可见,低头可闻。

  我没见过像雨燕那样善飞的鸟,无论高升、俯冲、拐弯、转身、空中停顿,都显得优雅自然,技艺娴熟。它们不但常常漫步于云间天上,也喜欢在长街深巷低飞穿行。有时,你正在街巷走着,冷不防一痕黑影迎面而来,你刚要驻足,它已悠闲地掠过你的身旁,飘然远去。雨燕的飞翔是最值得观赏的空中芭蕾,它们并不急于做什么,一天的功课就是在天空翩翩起舞。雨燕的颈和翅缘有橙黄的装饰羽,胸腹间是橙或白的亮羽,身上又披着玄色的斗篷,这已显出装饰的不俗,再加上那一对长长的尾羽,使它飞行中的舞蹈不像鸟类,更像蝴蝶。尤其是雨过天晴之际,空气清新,朵朵白云衬着蓝天的背景,在这一幅画里,雨燕是点睛之笔。它们或穿行于老槐嫩柳,或在路上积水的坑洼嬉戏,或在电线上点出一串串音符……只可惜现在在故乡也绝少见雨燕了。一次在山里却意外地见到了久违的雨燕,它们翩翩起舞于山梁沟壑之间,姿态更其隐逸了。这才知道雨燕遁迹山林,成了“隐士”。

  今年夏天,我领上孩子到威远楼下去看燕子,它们也是我们人类的好伙伴,是孩子童年里富有情趣的小生灵。(汪海峰)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823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