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时不识中药味
【字号: 新华网( 2021-06-08 08:49)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李宗新

  与中药的遇见,是小时候在保健站一个个贴着标签的匣子上,看见了人参、金银花、莱菔子、车前子等令人似懂非懂的名字,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一种怎样的草木之根叶茎实,更没想到这些标签之下的一草一木,都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

  那时候,并不知中药蕴含着人生的况味。

  山野里生长的植物中,可做药材的并不多。我们铲去喂猪的车前子,也叫车轱辘草,草籽做药,可以利尿。蒲公英也是入药的,它毛茸茸的圆球,随风而逝,就像是长大后我们四处漂泊的人生。枸杞子我们叫做白刺果,红溜溜的时候,酸甜可口,可惜荒芜的山上并不多见。柴胡、葛根也听说过,只是自己始终没有认识。

  怎能忘了荆芥呢。它带着香气,只在沙沟垴里才有,那里离村子十多里,稀稀拉拉生长着灌木,灌木丛中,就有荆芥。紫色的花穗,像是小小的鸡毛掸子。夏天放牧的时候,都会去寻找。摘下来,攥在手里,自己都被浓浓的清香包裹了。煮了,喝荆芥茶,咣当咣当灌上一肚子,只觉神清气爽。头疼感冒的时候,父母也会给熬来荆芥茶。原来它本来就是中药材,清热解毒。

  还有艾蒿,田间地头见得最多,大片大片的,淡绿中泛着银白,割草的时候,也割了去喂羊。它自然有独特的气味和作用,夏初,人们总是把鲜嫩的艾蒿割了去,捆起来,晾在屋檐下。有时候用来做艾灸,或者熬成药汤喝。也用来熏屋子,驱除蚊虫。

  大蒜、萝卜都是最平常的食材,除了做饭炒菜使用,晚上炉火盖子上烧几粒大蒜吃了,或者熬上半锅萝卜汤吃喝下去。烧吃大蒜的滋味还可以,萝卜汤确实不好喝。那可由不得自己,父亲的理由和权威总是让人莫名其妙。不过慢慢总算知道,自己的感冒、肚子疼、积食是怎样在不知不觉之中化解了的。

  那时候,常见的头疼脑热肚子疼,都是一剂中药,甚至于一个偏方,就能解决问题。后来,也许是西医的发达,也许是失去了熬煎中药慢慢调养的耐心,很少喝中药了。

  冬天衣着单薄,一不小心就会冻感冒。不过不要紧,父亲熬一碗“四合汤”喝了,躺在热炕上盖上被子出出汗就好了。葱白、姜片、灶腥土、红糖加水熬制,有时也放两颗大枣。甜、腥、辣相混合,别有一番滋味。也许,这些接地气的东西,本来就是安身立命的根本。灶腥土是从灶火门口掰下来的,经过了柴草的无数次熏烧,坚硬似铁。葱姜是从泥土里生长的,红糖也是糖萝卜熬制的。看来,人是不能缺少地气和烟火气的,四合汤就是给你补地气和烟火气呢。

  当然,那中药的滋味其实并不好,不论大人还是娃娃,喝药毕竟不是一件开心事。大人自然坚强,等药罐从炉火上端下来,黑乎乎的药汤倒进碗里,稍微凉一些的时候,捧起碗,对着嘴,咕嘟咕嘟几下,就咽下去,到底有多苦,别人不知道,就像是他们究竟承受了多少生活的滋味,只有自己的心里最清楚。小孩子就不同了,药汤凉了,还不敢喝,父母就要一口一口喂,还要不时地喂一点白糖,一勺凉开水。自家没白糖,就向邻居讨要一点。虽说那种苦被稀释冲淡了好多,还是不能忍受,叫唤着,擦着嘴,龇牙咧嘴。

  每当中药罐子在火炉上噗嗤噗嗤的时候,满屋子、院子里都弥散着浓浓的苦腥味。人生何尝不是一剂中药,草木、药罐都源自泥土,在水火之中熬成浓浓的苦水,就算是再苦,也要慢慢熬,熬到一定火候的时候喝下去,病也就慢慢好起来。中药是柔性子,只有不急不躁、不愠不火,才能有机会让这些草木精华洗涤体内的病毒。

  我心跳过快,有时还有心悸的毛病,父亲忧心忡忡。后来终于弄到一个偏方,他买来一包红枣,每天晚上临睡前,取上四五颗,放在炉火盖子上烤焦,然后熬上半碗焦枣汤,让我喝下。弟弟眼巴巴望着,也能分一杯羹。红枣却被母亲藏起来,害怕被我们发现后一扫而光。没办法,那时可是没有多余的钱来买红枣呀。好在坚持喝了一段时间,我的心脏竟然奇迹般正常了。

  冬天严寒凛冽,父亲兄弟几个合起来杀了一只羯羊分了肉,父亲从药铺买一些黄芪、党参,晚上熬了羊肉药膳汤,第二天早上让我们羊肉汤泡馍。那腥膻苦涩的滋味,确实让人不敢恭维。只是迫于父亲的执拗,不得不端起碗强忍着咽下去。好在一个冬天,我们都能热乎乎过下去,等到新年时候,门后墙上的等高线前面一站,个头高出了一截,身体也变得胖乎乎的。

  最可笑的是,那时候我竟然还盼着不管是自己还是别人,要喝那有药引子的中药。不为别的,就为了倒掉药渣的时候,可以拣出其中的药引子,或者里面可以吃也是自己觉得好吃的东西。比如红枣,就容易被当做药引子,有时候还要炒焦。虽然在苦水中浸泡熬炼过了,对没有像样的零食的我们,还要抢着吃,就是为了那苦中带着的一丝丝甜。甘草、杏仁都是好吃的,不管甜不甜,能够咽得下。所以,不要说自家窗台上晒了药渣的时候,自己爬上去拣着吃,就是别人家的药渣倒了,几个小孩子都会蹲在地上,用小木棍划拉着“寻宝”。

  好吃的就好吃的吧,唯一遗憾的是那时候没有认真问一下父母,他们喝中药的滋味。不过没有这些药引子的诱惑,没有这一丝丝甘甜滋润,文火慢熬的中药充满希望和期待。

  那些红枣、甘草、杏仁、荆芥、枸杞子等,是芬芳,是甜蜜,是中药里面最常见最具亲和力的元素,带给我们甜蜜的感觉和美好的期盼。(李宗新)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5407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