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柜情缘
【字号: 新华网( 2021-04-09 09:13)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柳小瑛

  当夕阳透过窗玻璃将一抹霞光抛洒在我的书柜上时,我陡然觉出了这个世界给予我的暖。

  当我的目光走过乳白色的书柜,与被霞光晕染成金黄色的书柜玻璃相遇时,便驻足不前了。在那里,老庄孔孟,陶谢李杜,苏东坡黄山谷,李易安柳三变……他们有的好酒,有的喜茶。但我不好酒,只喜茶,所以即便请李白,我也是用茶。我知道李白斗酒诗百篇,但我想要在袅袅茶香中,让李白沉睡的醉眼和豪情重新舒展。

  读李白,自然不能少了谢灵运,“谢公宿处今尚在,渌水荡漾清猿啼。”谢公飘逸若仙,情寄山水。而请谢灵运,又怎能少得了陶渊明?中国山水诗与田园诗在他们二人的撮合下终成一家亲。陶公朴素,清透,如碧泉泠泠,所以拿这清茶款待陶公,似乎更为妥当。木心最懂陶公,他说,陶诗朴素而精致,读起来是一种享受;陶公不是中国文学的塔尖,陶公在塔外散步!

  因为书,我和妻子很凶地吵过一架。有一个雨天,妻子由于太累而沉睡。我在旁边读书入了迷,孩子不小心从床上滚了下去,扯着嗓子大哭。妻子醒来,见我抱着书,气得一把夺过书扔了。她说,孩子都掉床下了,你还抱着书不放!盛怒之下她抱上孩子冒雨去了娘家。

  小时候在父亲的影响下,我深深地喜欢上了读书,并且很快有了属于自己的几十本藏书。家里没有书柜,我便把母亲的红漆衣柜充当我的书柜。那个衣柜是母亲结婚时的嫁妆,多年来母亲一直视为珍宝。这回我拿它装书,母亲非常大方地赐予了我。每当夜深人静之时,我的双手常常在这个红漆衣柜中开采珠宝似的,探进探出。

  上了中学以后,这个衣柜已经无法装载我的所有书籍,我又把父亲的黑红木箱拿来当自己的书箱。上了大学,每学期我总是要买一大堆书。学期末了大包小包地背回家,然后整理入箱入柜,把它们放在家中最显赫的位置。每年的寒暑假,我总要挑个阳光充沛的日子,搬出所有的书,在太阳底下晾晒。几百本书,在院子里挨个排开,好大一片呢。

  后来我在老家新修的卧室里规划我的书柜,父亲嘿然一笑说,那好么,你自己挣钱买么!

  和妻子争吵后的第二天,未等我考虑好是否去向妻子道歉时,妻子却抱着孩子回到了小屋。金秋的傍晚,夕阳的斜晖照在黄河上,泛起点点金光。妻子说,居家过日子,总得和锅碗瓢盆打交道吧,你总不能撂下孩子逃遁俗世吧!我一时哽咽,真不知该说什么。其实我打心眼里心疼妻子,我知道她很忙很累,可我就是因为读书而常常疏忽了一些细微的照顾和关怀。妻子说完,开始给我描述新房子的装修设想,她说要在客厅为我设计定做一个漂亮大气的、足以承载我的梦想的书柜。

  我眼前这个被霞光晕染的多彩世界,就是妻子两年前专门为我设计定做的书柜。它稳稳当当地靠墙而立,显得无比大气而高雅,很像一个胸藏万卷书的饱学之士。这个书柜容纳下了我的所有藏书。我常常站在这里用眼光温柔地抚摸它们,我知道它们是我用来眺望文学世界的窗口。

  书中这些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哲学家,对他们,我以虔敬之心待之,也以批判之心待之;对他们,我仰望之,亦审视之。我相信,“尽信书则不如无书”;我同样相信,“书并不以用处告人,用书之智不在书中,而在书外,全凭观察得之”。(柳小瑛)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309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