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
【字号: 新华网( 2021-04-01 10:22)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牛 勃

  给儿子打完电话,她又给儿媳打了。儿子的话还是向来的风格,简单而生硬,相对来说,儿媳稍好点,虽说没明确答复,一句“到时候看”还是给赵妈多少一点希望。

  让来也没啥事,还不是让他们好吃好喝一顿,又不让他们掏钱。名义上是想见见孙子,真实的意图是老头子的六十岁生日,只是真实的想法她说不出口。儿子儿媳忙,让他们大老远来为老头子祝寿,合适不合适反正她说不出口。一想,也没必要说,父亲的六十岁生日,做儿子儿媳的应该不会忘吧。

  赵妈一生生了两个,夭折了一个,剖腹生了这一个,抓养的艰难没法说了。话说回来,像他们这光景的家庭,谁的孩子抓养的容易?儿子虽说没怎么娇惯,可天生了一个拧巴性格,说啥都像和父母有仇似的,简单而冷漠,不问不说,一问就烦,好像他俩前世亏欠了他什么似的。原先她以为这是性格,可自打成家后她发现,他并非如此,因为他在媳妇面前的表现,不仅乖巧,话不仅多,而且甜腻得让她发窘。

  六十一花甲,六十岁生日在人一生中是个大日子。亲朋打早就说要来家庆贺庆祝,但他俩生性低调,都不想大搞,普通人家祝什么寿,因此,凡亲友这样说时,感谢之余她都会婉言谢绝:“儿子和儿媳要我们在省城过。”亲友听了不免羡慕,“你可真是养了个孝顺儿子。”不会说谎的人说谎,心里虚虚的,可听别人这样夸赞时,就像儿子真的那么孝顺一样,刚才还虚着的心,一下变得不仅踏实,且还有一丝淡淡的幸福。

  亲友可以一个不请,和儿子儿媳孙子一起吃顿饭这点讲究不能免。她把挂历、台历看了几遍,老头子生日那天恰好星期天,儿子星期六来,星期天吃完午饭回去,啥事都不耽搁。一星期前她又落实了一回,儿子还是老话:“没空。”好在儿媳不仅没改口,还多加了三个字:“到时候看。尽量吧。”这三个字让赵妈似乎看到了希望。

  她不动声色,暗地里置办了许多好东西。自打工作到现在,儿子没给过他俩一分钱,就儿媳年关时象征性给的一千元,她除一分不动全交给孙子外,还要再加上一千。对这她没意见。她下岗得早,现在领社保,老头子从前年起就不上班了,但工资不少。人老了,自己舍不得花,整天想的是一个攒两个给孩子花。儿媳虽从未张口,可每年孙子生日,她总会以庆生的名义给儿子两万元。

  昨天星期六,整整一天他俩不敢出门,因为她打早就说生日要和儿子一家在省城过,碰到亲友不好解释,万一有亲友来家,谎言穿帮,她这老脸真就没处搁了。电视也没开,一是怕有声响,最真实的原因是眼睛直直地盯着门,耸着耳朵听孙子进门叫“爷爷、奶奶”的声音。可等了一天,儿子一家不仅一个鬼影没见,连电话都没来一个。别人的祝贺电话倒多,一听他在省城,羡慕之余不免惋惜,“还不如让儿子一家回来,大家在一起,热热闹闹,多好。”

  星期天,赵妈早早起来,儿子忙,她理解,星期六来不了,两个小时车程,星期天八点起身,十点就到了。昨天没来电话,说明他们今天一定来。所以,她早早起来,忙里忙外,人少,量可以少,但品种不能少,人啊,活到六十岁不容易,一辈子,只有一个六十岁。

  十点没来,十一点没来,十一点半还没来,十二点了,赵妈几乎有点崩溃了,她几次想打电话问儿子,老头子总是让她等等。快中午一点了,再不能等了。她拿起电话,颤着手拨通,听到儿子“喂”了一声,电话就让儿媳接了,“唉呀妈,今天可把我们给忙糊涂了,电话都忘打了。”

  “忙,忙什么?”赵妈问。

  “今天是皮皮两岁生日,我们给皮皮在饭店正过生日哩。你和我爸做啥?”

  “我也给皮皮做了一桌菜!”

  “啥?你也给皮皮做了一桌菜?”

  “今天是你爸六十岁生日,我做了一桌菜,你们不来,看来,这菜只能给皮皮吃了。”说罢,又自言自语地说:“你们有个皮皮,可我们这儿,连皮皮都没有呀。”

  赵妈轻轻挂上电话,头有点晕。

  皮皮是儿子儿媳养的宠物狗。

  □牛 勃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28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