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野菜的日子
【字号: 新华网( 2021-03-22 16:06)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滕建民

  花开的季节,阵阵香气扑面而来,我站在岁月的岸边眺望。

  透过云雾我看见了我的家乡,看到了匍匐在大地上的蒲公英,苣苣菜向我招手呢。

  每年春天青草芽刚露头,村子周围的地埂,草滩就有人弓着腰寻找蒲公英的影子。我们的方言是黄花子,它是乡下人春天饭桌上唯一的绿叶菜。

  借春雨的滋润,大地上的黄花子一天比一天多,人们所到之处,荒滩坡地,林间沟壑,到处都有它们的身影。此时,刚露头的青草还未完全变绿,而黄花子葱绿的叶片,给萧瑟的大地注入了生机,为寂寥的田野增添了新色。

  山区的春天,早晚依然寒凉。当我们缩着身子,双手捂在袖筒里,瞪大眼睛搜寻到隐身于草丛中的黄花子时,身上的寒意被激动和欣喜冲淡。黄花子也仿佛见到了久违的亲人,叶片随清风舞动,任凭我们爱怜,拨弄。我们专挑朵儿大的黄花子挖,用铲子从它根部连根挖出,抖落黏连的泥土,洁净的本色即刻显露。

  一筐一筐从土地挖出的黄花子被带回家,再经一番细致的挑选,剔除多余的根部,留下叶子,洗干净用开水烫好,再用冷水过一遍,叶子更显得葱郁。然后把多余的水挤干,撒点盐,炝上葱花蒜末,浇上醋,就是乡村人春季里饭桌上的一道菜。

  无论是糁子稠饭,还是青稞面干拌,一盘炒洋芋条,一盘黄花子菜,如再配上一盘酸白菜,在当时看来,这就是勤劳人家惬意的生活。

  伴随着气温一天天升高,春的脚步将要跨入夏的门槛。当黄花子退出我们的饭桌时,乡村土地里的另一种野菜正焕发着蓬勃生机。那便是我们熟悉的苣苣菜。

  苣苣菜生长在停种、歇息的土地里。至今,清晰地记着那个场景。当周末的早上我在睡梦中被姐姐唤醒,揉着眼睛,撅着嘴及不情愿地接着她给我提前预备好的筐子和铲子,跟在她身后上地挑菜。

  我们经常是趁东方霞光初现的时间赶到地里,那满地的新芽,仿佛刚醒来的婴儿,张着嫩唇期待母亲的亲吻,期待亲人的爱抚。那一刻,所有的不快被满地摇曳的小精灵冲淡。此时,刚刚还在揉眼睛,打哈欠的人只要双脚踏进地块,两眼立刻有了神气,几乎是一下子扑进地,不加任何思索,蹲下身子,用手拨拉着前呼后拥的苣苣菜,将手中握着的铲子深深挖下去,轻巧的一撬,那根茎白皙的苣苣菜伴着泥土的馨香气息,被沉闷在泥土深处的心绪,得以释放。尽情地吮吸着阳光的味道,空气的味道,还有惺惺相惜的人的味道。

  趟过时光的水湄,乡村的场景,吃野菜的感动依然会沉淀在心的最深处。

  当焉支山升起的太阳,为大地披上一层绚丽的彩霞,为早起的人们送来温暖。我们每个人手里的菜筐也都已满满当当。那安放在筐子里的菜,随我们回家的脚步,犹如躺在摇篮里白白嫩嫩的孩子,与我们蹦蹦跳跳前行,与我们一起分享收获的快乐和内心的满足。

  一种极其普通的野菜,在人们津津有味的夸赞中,伴着袅袅炊烟,弥补着乡村人单调的生活。

  这个季节,家家被烟熏黑的灶台上,都放着一个大水盆。挑回家的苣苣菜经过一次又一次梳理,然后用清水反复清洗,准备接受上桌前的洗礼。

  用铁锅将水烧开,把洗干净的苣苣菜放进去烫,用筷子夹着不断地翻上翻下,直烫到它的根茎部软棉才可出锅。熟透的苣苣菜自身的苦味淡了,再被放到冷水里漂着,根茎部显得皙白、滑嫩,吃时捞出挤干水分,撒上盐,切点葱花、蒜末,清油烧熟炝上,浇上醋,放点辣椒,一道清爽的凉拌苣苣菜,给农家人饭桌上增辉添彩。

  乡村的日子伴着各种野菜的清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往复循环着。此去经年,蓦然回首,流年的飞花,染指的情怀,所有的回忆都是抚慰心灵的暖。

  □滕建民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7241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