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饺子情结
【字号: 新华网( 2021-01-13 14:54)  来源: 兰州晚报  作者: 刘明礼

  我小时候家里比较贫困,好几天才能吃上顿白面。至于吃饺子,要么得家里来了亲戚,要么就是过节。

  可生在穷乡僻壤,家乡人在困顿岁月的长久消磨中,把很多节日都过成了寻常日子。比较在意的,大概只有春节、元宵节和中秋节。冀中老家一带的习惯,是“初一饺子十五菜”。正月十五、八月十五两个重大节日,一般人家传统上都是熬一锅肉菜。“法定”吃饺子的节日,也就只剩下春节了。

  我父母都是尊崇传统、又对生活充满仪式感的人,日子过得循规蹈矩,对传统的节晌更是一丝不苟。所以,我们家的生活节拍与一般家庭有所不同。譬如冬至。从我记事起,每到冬至这天,家里就一定会包饺子吃。父母说,冬至大如年呢!

  至于为什么说“冬至大如年”,年少懵懂的我当时并不明白。按照当初的理解,冬至有饺子吃,不是年又是什么?!

  年龄稍大些后,我渐渐明白冬至是冬至年是年,可终究还是不晓得为什么人们总说“冬至大如年”。为解开心中的疑惑,我便去问父亲。父亲是1948年毕业的老师范生,也算是饱读诗书。他告诉我:3000多年前,周公姬旦以“土圭法”测得“日影”最长和最短的日子,就是现在的冬至日和夏至日,并将“日影”最长的一天作为新一年的开始。因此在远古时代,以农历十一月为正月,到了冬至才过新年,每年冬至为一年的元旦。父亲说,“冬至就是曾经的年呢!”

  可父亲的话,到了母亲那又是另一番解释。母亲说,父亲对冬至情有独钟,与他儿时的经历有关。父亲3岁父母双亡,和两位哥哥同他们的爷爷相依为命,靠讨饭为生。

  有一年冬至这天,小哥儿仨像往常一样出村要饭。这天他们去的是离家5里地的南答村。可一连几家,都吃了闭门羹。眼看时交中午,肌肠辘辘的父亲饿得眼冒金花,一步都走不动了。两个哥哥轮流背着他,来到一户人家。主人看小哥儿仨实在可怜,没忍心赶他们走,拿出来半个玉米窝窝。两个哥哥都没舍得吃,全给了我父亲。见我父亲狼吞虎咽,主人随口问了一句:你们是哪村的?大伯说是小王村。主人又问你们的爹叫什么?大伯说出了我爷爷的名字。主人闻听,顿时声泪俱下:“孩子们,这是你舅家啊,快进屋去吧!”原来,小哥儿仨误打误撞地把饭讨到了亲娘舅家。冬至这天,父亲在舅舅家,平生第一次吃到了饺子,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过年!是啊,对父亲来说,这个冬至,真的是大如年啊!以至于多少年后,每逢冬至这天,父亲一定会把他舅舅接来,在我家吃顿饺子,直至舅爷去世……

  从此,我终于理解了父亲为什么那么爱吃饺子,为什么把冬至饺子看得如同过年一样隆重。也许,在别人看来,冬至吃饺子,无非是一种传统的继承和对美好生活的享受;而在父母看来,冬至饺子,是对岁月的一种回望,是对生活的一种感恩,也是对未来的美好期望。

  □刘明礼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977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