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雪很大
【字号: 新华网( 2021-01-13 14:54)  来源: 兰州晚报  作者: 陈克林

  冬天是我最喜欢的季节,冬天的雪景也是我最盼望的场景。

  其实,雪天本没有想像的那么美,只不过物以稀为贵罢了,毕竟一年四季可不是季季落雪。

  昨夜,我所居住的这个城市落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二场雪。虽然比前一场下得大,但我总觉得还是没有儿时老家的雪景好看……

  我的童年乃至青年时期都是在祁连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度过的。那时候,家乡的天空特别爱下雪,隔三差五就会有雪花落下。几乎整个冬天都是雪天雪地,整个冬天都在雪的陪伴下度过。

  记忆中,儿时老家的一场大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三天三夜,足足有一尺厚。

  记得那是上初中的时候。日落的时候天气格外晴朗,一夜之间,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早晨起来放眼望去,哇!好漂亮的雪景啊!整个村庄都是雪的世界,地上、屋顶上、树木上、山川、田野都变成了白色,仿佛时间停止了脚步,天地完全融合在一起了。

  走在上学的路上,踩在快要没到膝盖的积雪上面,行走非常费劲。高年级的同学在前面开路,踩出一条路,我们个子小的踩着他们走过的足迹。回头一看,身后形成了一条弯弯曲曲的雪沟,不禁令人联想起红军长征时的艰难……

  尽管如此,还有同学们在雪地里跌跌爬爬地奔跑着、追逐者,你追着我、我赶着你,场面非常的热闹。

  到了学校后,整天全校师生都在扫雪。教室前后、马路上、操场上,到处都是一片忙碌的景象。几个淘气的同学把雪团抓在手里,趁同学不注意偷偷的放在后背里,那种凉凉的感觉至今难忘……

  上世纪80年代的农村条件比较艰苦,没有城市里的孩子们幸福,更没有城市里的房间通着暖气,整个教室里只有一个用土坯砌成的炉子,炉面上放煤砖取暖。而且分给各班的煤砖是限量的,烧完了就得从家里往学校带,这也成了历年来不成文的规矩了。

  那时候,冬天午休的时间很短,下雪天许多同学中午都不回家,拿个馒头或者洋芋什么的放在炉子上烤着吃。条件差的同学拿一个小布袋子,里面装着炒面,饿了就吃上几口馒头或者炒面,渴了就抓几把干净的雪就着吃!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条件真的很艰苦。偶尔给孩子们谈起,他们都不相信,认为父辈们是在讲故事。其实,那就是故事,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真实故事……

  放学回家的时候,大人已经在上学的路上的雪地里扫出了一条小路。远处,各家烟囱里冒出的炊烟和洁白的雪花在村庄上空汇聚在一起,上升的上升,飘落的飘落。房前屋后,到处堆满了父亲扫在一起的积雪。

  晚饭后,我们兄弟姊妹几个挤在火炕上,趴在一张一米见方的炕桌上看书、写字。母亲和邻家婶子就着微弱的灯光做着针线活儿。

  窗外,雪还在飘飘洒洒地下着,整整下了三天三夜……

  □陈克林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977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