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池流影
【字号: 新华网( 2020-11-19 17:33)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高建林

  五年了,我时时在思念着她。像思念久别的恋人一样。有几次在梦里见到她,只是远远一瞥。这更增加了我的相思。“莲池夜月”是我永远的梦。

  在金城生活的时候,我隔三差五要到小西湖去。只有与湖水的碧波近距离接触后,在一段时间里都会觉得神清气爽、精神抖擞。也许是因为住在城市久了,人的灵与肉都太干燥了的缘故。

  居在水边,这是人类千万年的理想。水是生命之源,没有它生命就会终结。水也是灵魂的栖息处,它能让人们领悟自然的力量,感觉自然的脉动,倾听自然的声音。

  大凡美的事物都在简单、平凡之中。大凡美的情感都在不言、默契之间,这种美是心底深处难以言表的感受。小西湖就是老人们口中的莲池,她宛如一个妙龄女子,水面就是她如绸似缎般滑嫩的肌肤,吹弹可破。我知道这水也是有灵魂的,在脉脉地注视、静静地倾听时,就能听到她心跳的声音。

  与她结缘已有多年了。早年还未到金城生活时,在我的想象中她应当是丰腴多姿、典雅端庄的。毕竟,她曾经是王家的园林,自然仪态万千。无论是高官显贵,还是平头百姓,都离不开水。人,既要吃水而活着,还要看水而想着。

  聚水成湖,那水有从山里流出来的,也许还有地下涌出来的。是泉,是溪,就是一股清流。无论是岩石间渗漏滴出,或是从石缝间喷涌而出,一点一滴,不舍昼夜,汇点滴成溪流。水在山间就是一条溪流,在荒野就是一汪塘池。春花秋草,暑热冰雪,冷暖自知。水默默地滋润走过的地方,让那一片土地不再荒芜,让她的身边多了一些无名的小草。如果她能汇集到江河,在浩渺的大海上将去载舟扬帆。如果只能停留在某一处地方,那仍然是人间独特的一道风景。这一泓水却与我有缘,在这里与我相见。

  以前,曾因工作在小西湖住过。住处正好毗邻这一泓碧水。晨曦中,我最爱伫立在湖边,注视着平静的水面。这个时候的她犹如春睡初醒的西子,疑是湖边垂柳间的鸣鸟,惊了她的甜梦,那细细的波纹里有一两分的嗔怪。自然我也是静静地注视着她,决不惊扰。黄昏时分,我最爱在她身边寻石而坐。夕阳照在水面,那明暗相间的光影处,犹如她害羞的桃腮,是无尽的情思。我喜欢这样静静地相对,在无言中表白。我喜欢这样默默地守候,在寂寂中等待。就这样,我与她相互守望。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现在金城的人们把她叫小西湖,因为她也有柳浪闻莺。在金城,初夏,午后雨停,正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景色。其实,她与杭州的西子是姐妹。而她却历经磨难,战乱让这一块胜景破败了,残垣断壁、残花败柳、乱石荒草。在一派萧条中,莲池就像美人眼窝中将要干枯的几滴泪水。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才为她重理云鬓,重新梳妆,重见天颜。我突发奇想,如果苏轼穿越而来,站在小西湖边一定会长吟,也能留下一首千古绝唱。

  上善若水。水是极其有灵性的。河清海晏。水是极其敏感的。春和景明,风和日丽;花好月圆,人民安康的时节,水滋润如酥,水也唱着婉转绵长的轻歌。如果每天有宁静的片刻,只要在小西湖边静静地坐着,以心与她对话,久而久之,便会与这一湖碧水心波共频。时时,你能听到她的脉跳,听到她的轻歌。她也能感受到你的悲喜,听到你的心声。

  今年初夏,我又到了金城。清晨,旭日初升,微风拂面,这是一年最好的时节。小西湖碧波粼粼,不远处的林间,少年正在吹奏笛子,悠扬的笛声如歌如诉。恍然间,我仿佛正在画中信步漫游,领略姑苏山水。

  因为这白天未了的情,我相约了她,要与她同奏《渔舟唱晚》。同醉在今晚无眠的清波里。

  □高建林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76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