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好的一个秋
【字号: 新华网( 2020-11-17 15:23)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宋轩

  最能展现民乐之美的,是秋季。庄稼还没有下地,祁连山便飘飘荡荡飞起了雪花。这里的庄稼也习惯了这种气候,雪在下,花在开,豆角依旧在生长,土豆深埋在地下,吸吮着雪压着的温暖和融化的雪水。而远处的祁连山却一下子冷峻了起来,大雪已经覆盖周身,进入了不再融化的时节。其实祁连山终年都顶着积雪,不过盛夏时那一片白退缩到了山顶。

  最能体现民乐秋景的当是黄。进入十月,金黄的叶子便开满民乐大地。赏黄叶当到祁连山中去。那满山遍野的落叶松,与祁连云杉次第生长,黄绿相间。落叶松的黄是纯正的黄,泛着金色的光泽。民乐大地也生长着老白杨,和胡杨同属一个科类,但老白杨的黄里透着红。站立在高大的落叶松树下,抚着那一片金黄,褐色的松塔缀满松枝,处处展现着一种暮年的成熟、稳重和优雅。

  祁连山的秋远不止黄色。这里的红更可爱。这种红是酸果子的红,是灌木秋叶的红,红得浓烈,红得深沉。祁连山的红不是绯红,不是大红,是深红。这也许与祁连山的个性有关,雄壮,沉稳,内敛而不张扬。

  进入秋季,祁连山落的已不是雨,而是雪了。落下的雪轻易不会融化,随着时令的推移,便成了冰。秋天的黄叶,夹杂着云杉的绿,还有酸果子的红,纷纷匍匐在落满积雪的山坡上,一幅多么宁静美丽的山水画卷。而远山,挺立着洁白的身姿,环视着这个秋天的世界。天上盘旋着鹰,乌鸦的鸣叫响彻云霄。这就是祁连山的秋,民乐县的秋,青藏高原边缘的秋。

  在民乐赏秋不需要到大山深处。身处深山是永远无法领略秋的全貌。在县城的高楼,在公园的小亭,你便可看到祁连山秋的容颜。当晨光洒向山尖时,山顶的积雪泛着红光,山坡的树木一片金黄和火红,夹着浓绿,在白雪映衬下,好一派北国风光。

  记得郁达夫曾为赏秋,专程去了北平。他说,“在北平即使不出门,就是在皇城人海之中,租人家一椽破屋来住着,早晨起来,泡一碗浓茶,向院子一坐,你也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郁达夫没有来到过大西北的祁连山,其实北京的秋远没有大西北这样张扬、泼辣、雄浑博大。在祁连山,坐在农家小院,沐浴着秋日的阳光,炖一壶清茶,尝几枚野果,慵懒地看着远方的青山、黄叶和深红。夜晚,听着山风,坐在农家的热炕头,围着火炉,炖一锅羊肉,酌几杯小酒,微醺沉睡。第二日,拉开窗帘,哇,一夜飞雪,满山洁白,黄叶飘飘,多好的一个秋!(宋轩)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749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