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塔胡杨
【字号: 新华网( 2020-10-19 10:52)  来源: 兰州日报  作者: 滕建民

  跟着秋风,车子在宛如飘带的高速公路上奔驰,我的心早已飞向了金塔胡杨林……

  金塔,一个诗意的名字,她让我向往了很久很久。

  每年金秋,金塔胡杨林总是笑靥灿灿,迎来送往着一批又一批从远方慕名而来,赏秋观光的客人,遗憾的是我却总被繁琐事务缠身,与金秋的胡杨擦肩而过。

  今年十月,我终于如愿以偿,急急赶来金塔与胡杨赴约。一路上我能听到胡杨的呼唤,哗哗啦啦,委婉动听,以及时光深处,回响在大漠叮叮当当的驼铃声。

  被车轮卷起的沙尘,在地上打转、起舞,好像有意伴随我们。阳光的慷慨无私,让秋日的大地金光闪亮,丰盈饱满,到处是五谷飘香的味道。

  趟过时光的明媚,在这片充满神奇的土地上,远去的历史依然在我们的眼前浮现。那背上压着沉甸甸担子的马帮、驼队,那叮叮当当,踢踢踏踏,或深沉,或急促的声音,为寂寥、苍凉的戈壁沙漠传递着信息,带来了希望。那些脚步匆匆传播文明的使者,那些肩负重任开疆拓土、戎守边关的壮士,那些云游四海,抒诗作画的文人墨客,都为大漠带来了生机和活力,更重要的是它向世人展示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奇异美景,及“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的遥远。

  一路上哗哗啦啦随风摇曳的树叶,是秋风弹奏的悠扬赞歌,也是茫茫丝绸路上古老的长调。

  远处黄茫茫隆起的蜿蜒的古长城残垣,坍塌倾斜的古碉堡垛痕,颓败苍凉的古烽火台断壁……缕缕古迹,让季节的风带着丝丝寒凉扑面而来,使我真正感受到了塞外的荒凉。

  在昔日的时空里,大漠的长风鼓动着猎猎旌旗,裹挟着金戈铁马,在黑河两岸厮杀、征战。我能想象出,当时惊天动地的厮杀声,连天飞驰的羽剑遮云蔽日,马革裹尸的血腥场景。殷殷鲜血浸透大漠,铮铮筋骨幻化成胡杨不屈的灵魂,世间便有了大漠胡杨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下一千年不朽的传奇!

  如今,悠悠丝路,阳关大漠,不再是苍凉边塞上的一道道关隘,而是西部延绵千年历史的文化符号。烽火、燧墩虽然被时光的风雨无情地剥蚀失去了原有的气势,但却无法湮没辉煌的历史。

  河西走廊不仅是往来于欧亚的玉石、丝绸通道,也是一条文化走廊。古代戎、羌、月氏、乌孙、匈奴、回鹘等在中国西部繁盛过的民族,在祁连山下,河西走廊,戈壁大漠都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凝视戈壁的空旷、苍凉,纷乱的思绪被车轮碾成了粉末……

  想金塔,道大漠,向往的胡杨林像等候了多时的朋友,在路边向我招手、微笑。

  与大漠相依相伴的胡杨林,在秋阳的照射下,闪着熠熠金辉。清澈明净的蓝天与绚丽夺目的黄叶交相辉映,呈现了金塔胡杨沉静,端庄、淳朴、清秀的美。

  那满树金黄的叶子犹如一首首精美的诗文,满眼金黄的林带如一幅美轮美奂的画卷。叶片上清晰的纹理脉络,仿佛蕴含着西部延续的传奇故事。那繁盛的黄叶中藏着的淡青色的叶片,犹如调皮的孩子与同伴挤眉弄眼捉迷藏。婆娑的青黄叶片,有一半又呈现出鹅黄色,仿佛美女搭配的衣裤,时尚但不失格调。

  那一树一树,一枝一枝,一片一片,一串一串的黄叶,炫在枝头,与清爽的秋风窃窃私语,与擦肩而过的游人爽朗地对话。偶尔还会嘻嘻哈哈与游客打趣逗乐。

  摩肩接踵的人群,或摄影,或写生、或拍照,那种开心中的愉悦,谈笑风生间的流连忘返,展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欢乐气氛,更为大漠增添了秋实烁烁,旷世雄浑的奇景美色。

  那些高高低低起伏不平的沙丘,宛如大海的波浪,沉静平缓地浮动着。我看这也算是沙漠之海吧,那些密密麻麻如进港船桅的梭梭草,沙棘、朽了的胡杨躯体,如倾斜、沉没的船只,虽然它们默默无言,有些悲戚伤怀之感,但却依然与荒漠相依相拥,与戈壁不离不弃。

  大漠胡杨,宇宙洪荒,流芳千古。

  你看,在这片干枯的土地上,它们活得欢实,活得潇洒自然。岁月留在它们身上的是伤痕累累的疤疖,有不少高大的胡杨心已成空,身躯近乎腐朽,但依然有伸向四方的枝叶,且蓬蓬勃勃,富有生机的生长着。而那棵死了的如空洞的心,又像一条时光的隧道,期待着世人去穿越,去探索。

  黄叶似锦,蓝天如镜。

  秋日的大漠,如一位体态丰腴的妇人。虽然她的财富有限,积存在体内的经血不多,却也毫不吝啬地繁衍着极其有限的沙漠植物,尽其所能,任胡杨自由地衍生成长着,让勤劳的人们尽情地发挥极限的耕耘和收获。

  一直以来,我信奉万物皆有灵性。不信你看,这片人工栽植的胡杨林,身杆笔直挺拔,叶子金黄透亮。伸向苍天的枝干,无声诉说着世事的沧桑。时光深处,留在大漠深处一串串马蹄的印窝,散发着古老凝重的历史气息。

  至今,在酒泉民间有这样的传说。有一天,左宗棠在肃州城里巡视,发现一头拴在柳树上的毛驴悠悠然地啃着树皮。左宗棠当时很恼火,当即下令军士把毛驴牵到鼓楼前斩首示众,并张贴了告示告诫民众:“今后若有毛驴毁坏树木者,驴和驴主同罪,一律斩首!”

  左宗棠斩驴护树的义举,一时传为美谈,而今天的酒泉公园还有一棵三人才能够合抱的左公柳。它铁骨铮铮,却绿荫匝地,更显现出杨柳固守戈壁的顽强意志,和扎根西部的决心和信心。

  正是先哲们的行动和壮举深入到了后人的灵魂和内心,才使金塔的胡杨林成为一道美景,成为人们向往的一处休闲娱乐之地。站在烽火台眺望,无边无际的大漠已被葳蕤的胡杨林覆盖。黄叶渲染了秋的气氛,一片一片借秋风的翅膀,馨香浮动,给了我们鞭策和激励,更让我们感到了责任和力量,

  岁月无声。历史与现实相互交融、凝望。胡笳、羌笛的哀怨声,马帮、驼队的响铃声,烽火硝烟已消散远去,而发展兴盛在河西走廊多元素的灿烂民族文化,却在这条古道上浸入山川河流,渗透大漠戈壁。

  今天当我沿着丝路古道,闻着古人的气息,踏着他们的脚步进入大漠。贴近胡杨林,拥抱一棵胡杨树,能聆听到的是胡杨自然的呼吸和心跳声,感受到的是生命的可贵和顽强,更能体悟到苍天、自然对人类的厚爱,及人类对自然、对大漠深深的依恋和那份难舍的情怀……

  □滕建民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628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