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望一座山
【字号: 新华网( 2020-10-16 14:37)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吴子胜

  平生见过各种形式的山,它们或雄伟、或俊秀、或奇险,常常在不经意间扑入眼帘。“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每座山都尽显它的特质,层叠的青山,宛如大海起伏的波涛,展现出一幅壮阔波澜的景象。苍茫的远山,则像罩在轻纱里的几笔淡墨,给人无尽的遐想。即使那些平坦的山,也不忘努力向上伸展,欲与天空一试高低。

  现在,我每天望见的这座山叫冬青顶,它的外表并不俊秀,只那么连绵不断横亘在城市不远的位置,一年四季,在城市任何角落,都能感受到蓝色天幕里它高大沉稳的身影。

  不经意间,这座山进入我的日常生活。每天清晨,当我习惯性地打开窗户,把第一缕晨曦迎进室内,举目远眺,层叠的山峦已被霞光涂上一抹鲜亮的绯红。蓝天下,高山丘壑,岩壁峭石,纤尘不染,素净澄明。而此时,残星尚在天幕上闪烁,城市还没有完全从带着露珠的花草丛中醒来。黄昏里的冬青顶,披一身暮色,庄严肃穆,似乎在等待某个时刻的到来。当一轮红日隆隆撵过千岭万壑,披射出万丈绚丽的霞光,仿佛是它生命在最后刹那喷涌的光焰,有一种浴火重生惊心动魄的壮美。更多时候,冬青顶是单调的暗青色,不远不近挂在窗玻璃上,高耸的山峰插入云天,浮游的云雾来去不定,那云里分明有溪流的声音,有从颜色更深一些的森林那边吹来的凉风。而在更广阔的蔚蓝里,雪峰头戴闪闪发光的玉冠,若隐若现。

  有一回,我正凝神远眺,其时,天空乌云密布,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而冬青顶却是一派沉静的墨蓝色。我发现,一团云雾正快速向山顶压来,不一会儿工夫,整个山体被浓浓的云团掩盖得严严实实。我看不清冬青顶裹在云团中的巨大身影,我想,它一定在做着某种抗争。我定定神,翘首以待,几分钟后,云端上果然露出它高昂的头颅,如绵的云海在它身下翻滚。

  山从蛮荒中走来,在形成之初就经受地球不断运动的碰撞、挤压,承受了数百万年的风雨雕琢,依然不改性情地傲立于天地之间。它阅尽沧海桑田,包容万象,却仿佛连一点痛苦也没有;它朴实厚重,没有一丝奴颜媚骨;它不卑不亢,努力地向上扩张着,似乎只是在为证明有自己存在的立体。在无数次与山的对视中,我慢慢体会着山的伟岸与博大。

  天地宇宙,万物生灵,谁说不是一个个有生命的物体呢?河流是大地的脚步,星星是长夜的天灯,雨水浇过任何地方,落叶记住昨日的一缕幽香。而树干把四季的轮回悄悄刻写在身上,那一圈一圈走出的生命线路就叫年轮。

  山也是有生命的物体,它的生命线路就嵌在坚硬无比的岩石上。你看,那一层层呈波浪状延展又垒叠而成的岩体,多像是它起伏腾挪的肢体,那刻在崖壁上几乎中断又派生出一道道痕纹,多像是它身上奔腾不息的江河。数百万年,山在沧海桑田的巨变中,默默坚守着信仰。它一直坚持的信仰就是站立着,独自站立着,永远也不垮下去。

  山又何其壮美!在地球上,最壮阔的景象莫过于延绵起伏的山脉。高峻雄奇的山,有经天纬地之伟岸,但它却从不嫌弃一根草、一棵树,哪怕是一条石隙间潺涌的小溪。重重叠叠的山,气势磅礴,从不在狂风骤雨面前低下头颅,却始终以泥土为怀。即使是一座平坦的山,也不忘把阳光和雨露带给花草树木。人们赞美山之雄伟,而山却把阳光和泥土默默捧过头顶。山因为有泥土,才孕育了茫茫林海劲松,孕育了无限风光在险峰的绝美。

  山乃百川之源,地球上的河流,大多数发源于崇山峻岭,那涓涓细流汇聚成浩瀚大河,一路奔腾,日夜跋涉,涌向浩瀚辽阔的海洋。在河流经过的广袤平原、丘陵之上,生长着玉米、高粱和棉花,生长着我们的城市、村庄和工厂。因为有山,江河才有桀骜不驯的气势,因为有河,大地才显得万木葱茏,生机勃勃。

  山,素面朝天,朴实的品格和敦厚的外表,最讨人喜欢和亲近,人们流连忘返于山的壮美景色,也感受到它母亲般的慈祥,领略到它广袤的内心世界和丰富情感。而山依旧是山,不矫饰,不苟且,也不委琐。山不懂曲意逢迎,它最爱把真实的一面展示给世界。几块天外飞石,几簇杂树野花,便是石上起风云,便是山的情怀,山的浪漫。

  还有山的声音,它是清脆的鸟啼,它是清澈的泉水,它是飞流直下的瀑布,它更是日夜响彻的林海松涛,这涛声,似呼唤,似愤怒,又似对狂风骤雨发出的最强烈的抗议。白雪覆盖后的大山更迷人了,整个山坡、林间,都铺上了厚厚的雪褥,山谷像透明的玻璃匣子,阳光在雪地上尽情撒欢。在半坡的绝壁上,密密的树林像扣在山腰处一顶巨大的黑毡帽,那里松枝正为雕塑玉树琼花抖起漫天雪屑。而在那些腐叶和冰层之下,依旧听到小溪发出汩汩的声响……

  山以其博大的宁静超然于岁月的冲刷,以万古不变的姿态遵循着轮回的规则,重复体验着生命的快慰与艰辛。

  四季在大山的褶皱里缓缓行进,目光闪烁间,渐渐悟出做人的道理。胸中有一座高山,你方盛得下鲜花和雨露,也盛得下风雨和雷电;胸中有一座高山,你才可以登高望远,看你从未看到过的远景。一个有着山一样开阔胸怀的人,从不会迷失人生的方向。

  而人生就像登山,只有一步一步地征服,才有希望到达山巅。只有你把一座山完全踩到脚下,立于山巅,巡视八方,才能真正体会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自豪感。当然,登顶并不是终点,而是另一个起点,在未来的路上,等待我们的将是更高的山峰、更大的挑战。

  那么,做一个与山有缘的人,不是以轻慢浮滑的态度,而是以一颗谦恭的心,一种仰视的姿态对待它,就像仰视高尚的灵魂和精神,仰视一种生命的哲学。做一个与山有缘的人,不是把山仅仅当作山看,当作风景看,而是用心与它平等交流,用心与它构成宁静的往返与默契。自有了这份默契,无论走到哪里,你都可以望见自己心中的那座山。

  在凡尘中行走,不妨停下脚步,看看周围的风景,包括仰视一座山。在仰视中,保持一颗温煦平静的心。在仰视中,守住自己灵魂的家园。

  我一直在凝望窗外的这座山,我感念它,我想它是我窗外最壮美的风景。我知道,云飘远了,雨走远了,冬青顶还在那里,一直在那里,永远在那里。(吴子胜)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618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