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的安远驿
【字号: 新华网( 2020-09-15 09:04)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贾雪莲

  穿过乌鞘岭长长的隧道,抬头的瞬间,一大片缠缠绕绕的白云便迫不及待地捧着哈达奔了过来。

  安远,源于汉,宋朝时被称为“安远砦”。砦,同“寨”。想来是有一个气势宏大的山寨驻扎在乌鞘岭这个险要的隘口。

  至明代,方为驿站。

  从乌鞘岭上施施下来,左拐进入村道,即是南泥沟村。南泥沟,这样的村名在天祝县有好几个,是“烂泥沟”转化而来。可以想象当年这里定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的尴尬境地,后登记造册,“烂泥沟”不好登上大雅之堂,方取谐音为南泥沟。

  今天的南泥沟,水泥路迎着312国道,像哈达一样飘进每一条巷道,飘至每一户门口。路两旁大片大片金黄的油菜花吮吸着天地之精华,竞相吐蕊。每走一段路,就会有一棵合抱的老柳树,树下有黄牛,为南泥沟村平添了几分田园牧歌的诗情画意。

  村庄很静。村口有镇政府今年新修的木栈道。拾级而上,极目远眺,近处,油菜花染黄的南泥沟、云雾缭绕的雷公山和尖山都尽收眼底;远处,大片大片的油菜、藜麦、青笋等正在拔节成长。

  雨后初霁,一层层轻纱样饱含着水分的云带,徘徊缠绕在雷公山尖,忽上忽下,忽浓忽淡,忽明忽暗,一直看不清雷公山的真面目,宛如蓬莱仙境。

  沿雷公山西去,到三沟台以北,方发现这里是一处盆地。四周群山环绕,云雾缭绕,如鱼儿在盆内游水嬉戏,怪不得安远历来就有“金盆养鱼”之美称。

  坐在镇政府今年新建的水库边,一匹马在山腰“咴咴”地嘶鸣着,几座帐篷,扎在野花丛中,煮沸了山中的慢时光。

  背靠雷公山,再一次把目光投向远方,却被气势博大的乌鞘岭挡了回来。进入眼底的,依然是一条条、一块块金黄的油菜,红色的藜麦、红笋,绿色的今年试种的荚豆、娃娃菜等大田蔬菜。而错落有致的村庄、屋舍反而成了这一幅山水生态图中的动态点缀。

  乌鞘岭,这一道天然屏障,横立当空,护佑着安远的牛羊,也护佑着安远的人民。“雨不打安远”,这个美丽的神话传说,随着大块大块缠绵的云朵儿,在安远驿的上空久久不肯散去。

  据说,在雷公山和尖山的通道边,有两个月牙形的小池,两池间隔约十米。若遇上雨水丰沛的年景,池水清澈,如月牙、明镜镶嵌在碧绿的草原上,池边各色山花齐放、蜂飞蝶戏、牛羊撒欢,人称鸳鸯池。有人说,如果在一个月圆之夜,用鸳鸯池中的水洗了脸、许了愿,定能与相爱之人白首不分离。

  下次去安远,一定要找到这个传说中的鸳鸯池,手捧一把鲜红的百合花,饱饮一口池中水,许下一个庄重的心愿……(贾雪莲)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49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