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深处挖药材
【字号: 新华网( 2020-09-15 09:04)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蔡永平

  在这样的天气里,我不禁想起儿时的暑假,那时我们冒细雨去草甸采撷蘑菇,顶着烈日去深山挖药材。辛劳一个假期,就能赚回一学期的学费。

  晨曦刚镀亮山谷,林山哥揪着耳朵把我从酣梦中唤醒。拿上药锄,背上干粮,在狗的狂吠声中穿过惺忪的村庄,奔向白云深处的红沙沟。

  空气清新,满眼苍翠,满耳鸟语。红沙沟森林葳蕤,笔直挺拔的松柏,缀满紫色小花的香柴,浑身长尖刺的马刺……红沙沟是动物的乐园,山鸡在树下觅食,小松鼠在树梢耍闹,野兔在林间追逐,还有美丽如公主的梅花鹿,在山头倏忽远遁。有一次,在远远的山冈上,我们发现一只狼,它昂头长嗥,那叫声在山谷中回荡。我躲到林山哥身后,林山哥呵呵笑:“别怕,人不伤虫,虫不伤人。”

  大山是中药铺,我们就是“李时珍”。我们熟稔药材如同自家的鸡猫,叶片像胡萝卜的是羌活,叶片像长剑的是秦艽,茎叶匍匐在地如针状的是柴胡,茎干直立挂紫铃铛的是甘草,开灿灿黄花的是黄芪,开红艳艳花的是百合……

  我们扑入灌木丛,药材遍地。抡起药锄,“扑哧”,锄头入地,向上抬木柄,撬起黑土,刨开土块,药材就到手了,磕去泥土丢进背篓。我们手脚利索,一天挖十几斤,能赚十几元。我们双手拢土回填,刨压翻起的草皮,保护草甸是父辈教导的。

  中午,捡来柴火,用三块石头支起一个炉灶,燃起火,熬一罐酽茶,放上酥油,拌上炒面,香甜地吃糌粑。四肢大张躺在山坡上,旁边摊晒的药材散发浓浓的药香,看苍穹中云卷云舒,听林山哥讲山外的事情,心儿飘飞得很远。

  山里的天,孩子的脸。山头涌起一堆棉花,堆起来成雪峰,雪峰崩塌,成大黑铁锅扣压在山顶。闪电划开天幕,巨雷炸开天河,雨水哗啦啦倾倒,天地间扯起一道瀑布。我们扔了药锄,撇了背篓,像惊慌的羊儿,冲向半山腰的山洞。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天晴了,一条彩虹横跨在东边的山峰间。沿那“桥”一定能见到天宫中的七仙女。林山哥刮鼻子羞我:“别做梦了,那是太阳光照射空中水粒,光线折射的缘故,这些知识,你上中学就懂了。”

  我们把药锄、茶罐、药材放在山洞里,唱着歌沿山峰往家走。一路上碰到许多蘑菇圈。暮色苍茫中,我们背一篓蘑菇回家,这就是我们香喷喷、鲜嫩嫩的晚餐。(蔡永平)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494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