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 膀
【字号: 新华网( 2020-09-11 14:47)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贾芳玲

  住院几天后,同病房的病友渐渐引起了我的注意。

  她大约二十五六岁模样,纤细高挑的身材,白皙俊秀的脸上一双黑亮有神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友善的光芒。但奇怪的,一是住院一周里从未见有人来看过她;二是她的一日三餐连带饮用水全部叫外卖;三是在这视频、语音炽热的手机时代,她的手机却整天都寂寞地躺在枕头边上;四是她每天只要醒着,总是手不释卷,边看边写,除了投给我们几个礼仪性的温和微笑和简短问候外,整天都那么安静。她看书时那股子专注的精气神,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刚刚受了外伤还处在疼痛中的行动不太方便的病人。

  当我的家人们来探望我时,她除了淡淡地微笑以示打招呼外,总是偷偷地看着我们亲人欢聚在一起热闹温馨的场面,眼神里明显地流露出羡慕和向往。有几次眼神撞车,我看到她有点慌乱地赶紧收回望着我们的那种炽热的目光,尴尬地冲我笑笑。

  我很想亲近她。看她走路不太利索,我让家人每天捎带着帮她打水,帮她盯看点滴及时呼叫护士。将家人买来的各样水果各分她一半,她坚决不要,执意要发微信红包给我。我笑说:“你看,这几百万人的城市,住一个病房,那可是缘分啊!我们没有血缘之亲,但是我们有中华民族之亲,有女性之亲,还有同病房病友之亲,我们多亲近,多么有缘呀!”她被我逗笑了。我看到她手里捧着的有时是考研教材,有时是一本阿来的长篇小说。我惊异,能读阿来的作品,可见有着一定的文学功底。我手捧着张贤亮的作品,我们相互看着彼此手里的书,像他乡遇故知般喜悦,心照不宣地充满相互的认同感。

  我们的谈话内容逐渐丰富起来。我得知,她父母早年去世,她是吃百家饭长大的孤儿,非常向往和渴望有父母陪伴的亲情浓郁的幸福生活。童年无知,少年懵懂,青年时期敏感的她最害怕逢年过节和周末,每当爆竹声声,绚丽多姿的烟花腾空,别人都欢天喜地奔向家中享受万家灯火的温馨时,她只能对着浩瀚夜空呢喃:“我也好想吃爸妈包的团圆饺子呢……”

  我的眼眶湿润了,怜爱地看着眼前这个清纯又温馨的女子。孤寂的时光里,她发奋努力地学习,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她说多亏了乡亲们的帮助才有她的今天,抓紧时间学习,读研打好知识基础就是为了将来能够更好地工作,为社会尽自己的责任。

  没有家人相聚,也没有家人问候的电话,更没有亲人间那种甜蜜的牵念。人在生病时最脆弱,尤其当伤口疼痛和行动不便时。她对我说:“看到你和家人亲密的场景……你真幸福啊!”

  她的话一下子把我拉到十几年前。那年,我也是她这般年纪。母亲带着弟妹搬迁西安,我独自一人在陇东上班,突然患上急性肺积水,积液淹到了心脏,呼吸困难,急待手术。自从父亲去世后,对母亲和幼小的弟妹我向来报喜不报忧。我请求医生同意后,自行在手术风险单上签了字。术后,放射性的神经疼痛可真让人痛苦呢。那时疼痛、孤独无助交加的心很渴望有家人陪伴在身旁……人同此心,情同此理,我心里升腾起无限爱怜,走过去,搂住她说:“你不孤单,如果你不嫌弃,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姐姐。”她睁大眼睛望着我,破涕为笑。那一声“姐姐”拉近了心的距离,情意在那一刻流淌,洇湿了鸿沟与界限。

  其实,人与人之间,有一种帮助需要的并不多,就是在孤单的时候,只要你默默亮出你的肩膀,另一个人就得到了最好的依靠。(贾芳玲)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48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