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马岭
【字号: 新华网( 2020-09-11 14:47)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王培国

  蔚蓝的天空,随意地飘着几朵白云;绿草茵茵的山坡上,牛羊悠闲地吃着青草;一条小路,从这道山梁蜿蜒到那一道山梁,一辆三马子突突的马达声由远及近;静谧的村子里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响,此时,忽然多了几声汪汪的狗吠。

  沟两边的人家都养着狗,这边的狗一叫,那边的狗就和。两边的狗一起叫,村子就绷紧了神经。

  绷紧神经的还有我。这是我第二次来马岭。中间只隔了一年,拄着拐杖、摇摇欲坠的黄土墙不见了,荒草掩径、满目苍凉的空庄窠不见了,那些已从马岭名册中移出的人家,留下的残垣断壁被夷为平地,一簇簇新绿又从旧时光的黄土中破土而出,此刻,芳草茵茵的马岭,仿佛翻了个身子,她泛黄的日子又仿佛刷新了一次。

  老罗的家盖了三间新屋。松木梁柱,红砖墙体,雪白的瓷砖映照着洁净的小院落亮亮堂堂的。客人进门,老罗照旧是笑脸、热茶,一口炉子热得发烫,膛里的柴火哔啵作响。清晨明媚的阳光从洁净的玻璃窗户里照进来,顿时满室生辉,油漆的桌椅、箱柜,暖热的水壶、茶杯,一盘金黄的油馍,三四张带笑的脸庞都散发出幸福的光芒。老罗说,房子都是政府出资张罗给修建的,自己一分钱都没出,一点心思都没费。只见老罗额头的皱纹化为喜悦的涟漪,流淌开了。

  老罗又忍不住向我们报喜,儿子跟嘉峪关城一位姑娘正谈着恋爱哩。家里的羊下了羔,驴又购进了两头。今年雨水好,庄稼多少年都没有长得这么好过……

  我一向喝不惯苦酽的茶水,这次是个例外,一边话家常,一边饮苦茶,不知不觉老罗给我添了四次水。

  是谁在老罗的茶水里悄悄放进了冰糖?

  走出了马岭,站在一道山梁的脊背上忍不住回头张望。以前站在远处看马岭,像一部打开的旧书本,纸页泛黄,字迹漫漶。今日再看她,却像一位母亲张开双臂的怀抱,温暖、安详……等候着游子归乡——也像小山村马岭敞开她的怀抱,将深藏于胸中的梦想放飞。(王培国)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48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