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着喜鹊窝散步
【字号: 新华网( 2020-09-11 14:47)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刘恩友

  “喳喳!喳喳!”循声望去,三三两两的花尾巴喜鹊在头顶不远处的枝头上跳跃。盛夏时节,在嘉峪关的公园或马路上散步,总会听到喜鹊欢快悦耳的叫声。

  这个戈壁之城的街头,随处都能看到嬉闹的各种鸟儿。几年前五月的一天清晨,太阳刚刚出来,我在车水马龙的马路上散步,突然发现行道树上有一个大大的喜鹊窝,说是窝,其实还没有完全成型,也就是很多树枝堆在一起,从下面看还透着光亮,一对“穿着”大熊猫一样黑白线条外衣的喜鹊,在阳光照耀下格外抢眼,他们进进出出忙着修筑自己的“新家”,更让人惊奇的是两只喜鹊竟然还用嘴“抬”着一根大枝条放在窝上,显然一个喜鹊“拿”不动,于是“小两口”用嘴合力抬起了那根大枝条。这让我想起老家农村盖房时众人合力抬起十几米长的房梁架在立柱上,然后在这个房梁上逐一搭椽、钉板、放泥,最后上瓦的情景。

  从“风吹石头跑,遍地不长草”的最初景象,到喜鹊窝高挂于枝头,该要经历一段怎样的蜕变历程!循着喜鹊的叫声,我在这座城市总能找到喜鹊窝的踪迹,探究喜鹊们在这座戈壁城市筑巢的规律。一日,我从迎宾湖北门进去,沿着林荫下的土埂前行,突然听到喜鹊熟悉的叫声,抬头一看,一个大大的喜鹊窝挂在树梢之上,两只喜鹊摇晃着细长的尾巴和我打招呼,仿佛在对我说:“你不是找喜鹊窝吗,我就在这里等你!”然后扑闪着翅膀跳到另一棵树上,我的目光跟随喜鹊飞翔的高度,落在又一个挂在树梢的喜鹊窝上,两个喜鹊窝相隔不到五六米。这两个喜鹊窝的主人似乎喜欢有邻居相伴,或者他们本身就是亲戚,所以窝也建得很近,就像农村的居民点一样,紧紧挨在一起。过了一会儿,这对喜鹊飞走了,走前还“喳喳”地叫了几声,好像在跟我说“再见”!

  这个公园究竟有多少喜鹊窝呢?顺着树木密布的弯弯曲曲小道继续朝前走,结果在不到100米远的几棵树上又发现三个喜鹊窝,而且它们距离高层居民楼都很近。如果不是自己亲眼所见,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这种情景的,我被这种“鸟雀在戈壁人家阳台上筑巢”的城市新景象深深地震撼着。之后在公园南门小广场旁边的高枝上又发现微风吹拂中微微摇晃的两个喜鹊窝。此时正是晚饭后,广场上的红男绿女伴着音乐的旋律,在风中翩翩起舞。树梢上的喜鹊窝仿佛也在跟着舞步在风中舞动。在我快要出公园的时候,又有三个喜鹊窝挂在探到马路上的槐树上摇曳,像结在马路上的圆果,泛着沉甸甸的光芒。在这个公园里,竟然有12个喜鹊窝。

  阳光清爽的清晨,在嘉峪关东湖生态公园晨练的我,再一次被喜鹊的叫声所吸引,循声望去,就望见了海豚气象塔东南边槐树上两个大大的喜鹊窝。这两个喜鹊窝仿佛就搭在90多米高的海豚气象塔上。这时节梨花盛开、杏花绽放、杨柳吐绿,不远处湖水荡漾,伴着喜鹊的叫声,仿佛天下美景尽收眼底,一派山水相依、人鸟与共的景象。

  一日兴之所至,信步走进嘉峪关最老的公园酒钢公园,这是酒钢集团公司修建的最早的职工游乐园,当年曾经为丰富酒钢职工文化生活发挥过重要作用。沿着紧邻酒钢厂区的公园南门进入来到湖旁边的人工小山冈上,隐隐约约传来机器的轰鸣声,我想这个公园恐怕不会有喜鹊窝了,没承想,当我转到西门准备出去时,却看到一个格外醒目的喜鹊窝,有一对喜鹊在窝旁的树上守望,显得很安静。许多的喜鹊都南迁到嘉峪关新的大型公园了,这对喜鹊依然在这里固守,像一些坚守故园的老房子。

  在嘉峪关森林公园里,我也发现了同样的景象,但森林公园的喜鹊窝却搭在高高的杨树上。城里公园和马路边上所有的喜鹊窝几乎都是搭在槐树上,是那种比较高的槐树,正因为高,所以搭窝的枝杈位置也没有杨树那么粗壮,每当刮风,喜鹊窝也和槐树一起摇摇晃晃,喜鹊们大概喜欢这种挂在槐树高枝上摇床般的感觉吧。但像森林公园这个搭建在又粗又壮的杨树枝杈位置既稳当又不受刮风影响的喜鹊窝倒显得与众不同。以前在农村经常看到田埂上的喜鹊窝都是搭建在大杨树上的,由此可以断定这个喜鹊窝是农村迁来的喜鹊搭建的,所以还保持它在农村的选址和建筑风格。后来,走在城市大道上,又陆陆续续在嘉峪关最繁华最热闹的几条马路边也都发现了喜鹊窝,还在三中、四中校园内也发现了喜鹊窝,特别是酒钢三中那个喜鹊窝,竟然搭在当年栽植的一棵并不高的松树上,仿佛是迫不及待地就来到这座校园。而在去机场的路上,在一棵树上竟然看到有三个高低不同的喜鹊窝,有人说这叫“喜鹊楼”。还有一对喜鹊窝竟然垒在路灯上,这恐怕是为了冬天取暖吧。

  “喜鹊叫,喜事到。”喜鹊是人们公认的吉祥报喜鸟。人们常用“喜鹊登枝”描绘喜事,用“鹊桥相会”描绘爱情。特别是在一些农村,昔日还有借喜鹊祈雨的民俗。昔日古老民俗随着时代发展早已成为传统故事。现在有了人工降雨,有了田地灌溉等多种方式,再也不劳烦神鸟喜鹊祈雨了。

  喜鹊喜欢选择绿色田园筑巢,选择宁静乡村栖息,但在嘉峪关这个戈壁荒滩上建起来的城市,自然条件比较严酷,而且又是以钢铁冶炼为主的重工业城市,喜鹊筑巢的环境还是受到许多限制,所以以前很少有喜鹊窝。但这些年来,这个戈壁城市,到处都能期遇蓝莹莹的湖水,张目四顾,蓝天与湖水相映,如梦如幻,“半城草木半城湖”成为这座戈壁城市的一大景观。特别是夏秋降雨之前和雨停之后,关城上空群燕翱翔,马路上群燕纷飞,燕鸣声声,让人们真切感受到这座燕子垒巢般的城市,与长城雄关、边关烽燧、古墓壁画、黑山石刻等人文景观相映生辉,那槐花枝头飞翔的燕儿和喜鹊带着故乡的味道,藏掖着最美的乡愁,串起了古老与现代时光与空间、城堡与田园的和谐共鸣。在这种条件下,喜鹊们“独具慧眼”,也像嘉峪关农村有些农户那样义无反顾地进了城,在自己认可的“风水宝地”大大方方筑巢,有的建在公园密林里,有的建在马路边的槐树上。不仅是喜鹊,周围一些麻雀也在清脆婉转地歌唱,在风和日丽中与高枝上的喜鹊相随相和。

  嘉峪关无处不在的喜鹊,时常引领人们穿行在楼群、湖泊、树木、花草和绿地交织的大街小巷,带着美丽的故事,带着各种捷报和希望。(刘恩友)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48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