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鸟的渴望
【字号: 新华网( 2020-07-24 08:21)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章桂云

  黄昏散步时,在郊外看到一个鸟笼,竹子做的笼底半淹在水塘里,不远处停着一辆电瓶车,却不见主人。这鸟儿应该是被主人带来放在这里戏水的吧,不会是被弃置的,我想。还是觉得有点好奇,走近,蹲下来看鸟笼,有一块藏青色的布罩在上面,鸟笼里极暗极暗,虽然外面是一个被夕阳洒满余晖的美丽黄昏,可是这些美丽仿佛都与它无关。鸟儿只安静地在里面,像个临水照花人,自顾自地戏水,不停给自己的羽毛梳洗,是否这就是它一天最快乐的时光?

  细看,这是一只做工精致的鸟笼,喂养用的碗碟也是雅致的青花瓷,能看得出这是一只被主人宠爱的鸟儿。我忽然很想给它照张相,可上面的布半遮着,拍不清楚,我便蹚水过去想将布掀开。

  还没动手,我被一声喝令制止了:“不要打开布,它会害怕的!”

  转身看到是一个穿着朴素的年轻男子向我疾步走来,说着很标准的普通话,身上的衣服沾了很多泥水浆,估计是工地干活的外地小伙。

  “这是你的鸟?真好看!我想给它拍张照片。”说这话时,我还是想恳求他,让我掀开半遮的布,看看鸟儿美丽的全身。

  “它习惯了黑暗,全部打开,它会很害怕。”

  “为什么?很害怕?害怕成什么样子呢?”我像个孩子似的更好奇,又给主人赔笑脸说:“就让我拍一张照片,放心,我不会伤害它,谢谢!”

  小心翼翼打开那块布,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一只美丽的画眉鸟,水面泛起的波光伴着夕阳映照在它身上,极其炫目。它忽然灵活地上蹿下跳起来,是兴奋吗?不安吗?害怕吗?还是在光的诱惑下它想逃离这个小小的笼子?我不知道。我只感觉拿着相机的手怎么也捕捉不了它的倩影。只好胡乱拍了几张照片作罢,怕主人心疼,就急急把布半遮回去。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鸟儿会害怕,它真的是害怕吗?那么美丽的景色为什么不能让它看到?

  主人说,他每天会带它出来两次,但是每次笼子上的布都不能全部拉开,只开一小半儿,他说他怕鸟儿会不安。一般他都会找个有水的地方让它梳理一下羽毛,快乐的时光、快乐的方式仅此而已。

  我认真听着,又好奇发问:“你把鸟笼打开,它会飞走吗?”

  “当然会!”

  “那说明它还是与你不亲!”我心底其实有点愤愤了,但鸟主人与我不熟,只能佯装温柔地说。

  我想起了冯骥才笔下的珍珠鸟,有人说,珍珠鸟是一种害怕人的鸟。冯骥才先生用吊兰的藤蔓覆盖在鸟笼上,给它营造了一个绿色的安静家园,平时也极少去惊动它。过不多久,珍珠鸟的胆子就大起来了,起先能在房间里自由飞翔,后来,居然在冯先生写文章时,在他的肩上睡着了。看过文章的朋友都能记起那句话:信任,往往创造出美好的境界!是冯骥才先生笔尖一时流下的感慨,说明人与动物是能建立感情的。

  我们小区也有一个爱好养鸟的朋友,养了一只八哥,八哥鸟极受朋友宠爱,最后就是自由到被他放养着也不会远他而去。亲眼见过几次,他带着八哥鸟在徐霞客大道下面的大坝边洗澡。远远看着八哥鸟对着清清的坝水揽“镜”自照,细心专注地梳理羽毛,就觉得鸟儿像极了自恋的人儿,让人忍俊不禁。据朋友说,天气好时,几乎天天都要去一趟,每次洗完澡一召唤,它便飞到他的手上肩上。来回的路上,朋友与鸟,像是一对父子,一路优哉游哉地穿过街头巷尾,不知羡煞了多少路人。

  离开时,转身望那笼中的鸟,为它生出些许悲哀来。蓦地,我想起曾在某本书上看到过的一句话:“隐忍的东西总是最具杀伤力!”这一刻,我竟然那么强烈地希望有一天,主人不小心打开了笼子,它便能逃离那鸟笼。会有这一天吗?希望会有。

  毕竟,做一只自由的鸟,是每一只鸟儿都渴望的。(章桂云)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278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