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如河
【字号: 新华网( 2020-07-13 08:39)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彭巨彦

  一阵阵敞亮鲜活的歌声,在村子上空飘来窜去:“上河沿上一只船,花花的船儿谁来帮呀,哎嗨哎嗨呦。白布衫子呀蓝青带,系在腰里一道河,哎儿哎嗨呦……”有船自然要有河,举目四望,黄土茫茫,哪来的河水啊?不要紧,不但有河,而且还有十道河呢。你听,歌声如水,艄公的桨声中,一只船儿轻捷而来,在西北的村庄里悠然穿行。

  旱船,是兰州农村过大年时一道流动的风景。早晨起来,旱船出门,便见乡道上,场院里,一帮反穿皮袄手持桨板的人簇拥在花红柳绿的旱船四周,咿咿呀呀地唱着小曲儿,忽高忽低地交替在旱船上空。

  帮船人手腕上惹眼的绸布扇儿,一团一团在头顶抖动,红得像火。

  “两个姐儿绣房里坐,眉毛弯弯两道黑;新来的媳妇儿馓馓饭,馓不出馓饭馓到黑;毡匠房里弓弦响,弹不开羊毛撕到黑;三斤羊毛下染缸,染不上颜色捂到黑……”十道河与十道黑,原本是一回事情。同一种旋律,用两种唱词交替使用。十道河是为船而唱,是船的河;十道黑则为人而唱,是人的歌;船与人,此时此刻都意会和通感着共同的意境。

  又唱又跳,才是旱船表演的魅力。“年年有一个年是新年,新年的鸽子扑棱棱飞上天哪。”流动的欢乐中,心愿早和上了天的白鸽子一起放飞。旱船既是舞蹈,自然少不了曲儿,是那种人人张嘴就来的小调。一道青腰带,果真遮不住一身白布衫子。二道黑竟然现挂了两位俊俏的村姑,弯弯的眉毛,黑得动人、黑得传神。生活化的语言,随便就能透出黄土一般的淳朴气息。

  旱船表演前,旱船艄公拱手抓楫,要唱一番发自内心的客套话:“胡麻开花蓝花花,我们的船姑娘是娃娃家。不会跳来不会耍,看船的亲亲们不要笑话。”

  河里驾船的人,叫旱船艄公,头戴斗笠,一身长衫,银须飘飘,双手撑桨,且走且唱:“鹦哥儿飞到菜地里,转不过颜色留到黑;瞎子骑驴沿街过,摸不到店门骑到黑。”

  在锣鼓伴奏下,老艄公做撑船状,匀速行进。船在场内“跑四门”,每个“门角”上都要做倒8字,叫“剪子股儿”。随着歌声节奏的不断加快,船行速度也不断提速。突然,船遇漩涡搁浅。艄公挽裤捋袖,跳入水中,将船推出旋涡,又是一阵快行船。接着船儿又入漩涡,连连打转,船身起伏跌宕,频频倾侧,船上的主角“船姑娘”惊慌失态,场上锣鼓点愈发紧迫,观众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上。险情排除后,船身出现漏洞,水流涌入船舱,老艄公脱衣堵漏,向外泼水,化险为夷。整个表演,从解缆开始,历经几次险情,表演动作丰富多变,起承转合紧凑自然,妙趣横生。而“船姑娘”要适时完成“羞涩、轻松、惬意、惊恐、慌乱、欣慰”等一系列情绪的转换。“帮船”的人也要根据事件的推进,以“兴奋、癫狂、诧异、欣喜”等情绪衬托强化表演过程。

  天黑了下来,村庄的巷道又变成了河,月光如水,歌声依然透着质朴:“眼看月亮撇斜了,把呀亲亲们嚷踏了。扬起的黄土变成金哪,斗大的元宝滚进家门里来呀!”

  歌声中,船儿满载着祝福和希望,飘进了各自的家门。(彭巨彦)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6229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