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浪河雪夜
【字号: 新华网( 2020-01-07 19:31)  来源: 甘肃日报  作者: 赵智远

  这是入冬后的第二场雪,一派银装素裹的世界。我去庄浪河边踏雪。

  城里,雪装扮出的无瑕白色底幕上,已被人们踩踏得斑斑驳驳;马路上的车辙,像两道乌蛇逶迤着。我来到庄浪河边,见到的只有素色中的沉静、自然界的低语,仿佛它又是庄浪河的沉思。

  河边的人民公园,因假山喷泉、亭台廊榭、绿树红花、小桥流水的良好环境,一年四季,游人如织。即使夜晚十点前,仍是广场舞阵阵,练拳、舞剑者皆有,喧腾热闹。时下的公园,却一片静怡,任我踩琼踏玉,独来独往,尽享美好,心旷神怡。

  我走到河边,倚栏而立。落雪不厚,但雪花密密匝匝,从路灯光下雪落的速度看,雪下得不小,而且很急促。站在雪地里,眼观琼楼玉宇般的美景,难掩内心激动。我面向河对岸的大山、树木高声呐喊,等到将内心的激情释放后,我醒过神来,才知道在河边站立的,只有我这个赏雪者。

  河岸隐没在灯光里,灯又透过片片雪花,流泻出朦胧的光。河水像一条墨色的带子,远处的山、村庄,近处的亲水平台、护栏也不似白天那样分明,有的变成了似有若无的轮廓。侧耳细听,它们似乎与雪细语,不知在诉说与河相守的艰辛,还是在表白瑞雪到来的喜悦。河畔除了簌簌不断的落雪声,我“嘎吱”的踏雪声,河水的流动声,还有时而经过的行车声外,听不到其他声响。

  滨河大道之东,次第排列的高楼,也是一幅高高低低的朦胧画。从楼上窗户中透出的灯光,给足了我这夜游者暖暖的温馨,叫我感到不再孤单。

  滨河绿化带上的树木,顽强地伫立在那里。松柏头顶白雪,“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一派傲雪凌霜的英雄姿态;杨树,任凭风雪删繁就简,一点点地将自己捋光,与冬天赤诚相见;垂柳,还有叶子坚守在柳丝上,在风雪中翩然;草坪上,顽强的青草,还有那三叶草,它们被风雪拍打了多少次,积雪压在头顶,绿色依然可见,它们在灯光下映射出一派朦胧的美。冬日的树木、青草,无论是落叶的,还是不落叶的;无论是高大的,或是矮小的,都叫我感受到了一种勇敢无畏的力量。

  我沿河岸人行道逆流而上,行至庄浪河大桥处,这座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建成的水泥拱桥,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已被拆除。新建的几个高大粗壮水泥桥墩,直指夜幕。河水从桥墩间流过,犹如母亲伸开的坚实臂膀,把河水搂进了自己温暖的怀抱。灯光里,雪花飘落水里,雪花无踪,河水淙淙……仿佛一切事物都在静心地聆听,慢慢用平和的心态,体验这份深情和灵动。

  “大自然真是神奇,它能创造万物,也能洗涤心灵。”我站在雪地里,享受这份自然的宁静和惬意。庄浪河雪夜风光,成了我心灵的驿站。一支钢琴曲,幽幽从河边的第六中学传出,忽急忽缓,清丽唯美。回家途中,我心中竟涌出诗意:生命里有过繁华,也有寂寞,多少季节里的故事,就此随风雪而去,等待着又一年的春暖花开。(赵智远)

 
Copyrigh © 2000-2012 gs.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甘肃频道
本网站所刊登的新华社及新华网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
均为新华通讯社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010070160010000000000000011110541125430382